左岸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配件 寶箱 食譜
樓主: 諸生浮屠

深淵主宰 类别:网游竞技小说 屠神之战篇【第三卷完】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4-5-14 09:13:5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十一章 遠古木乃伊
作者:諸生浮屠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諸生浮屠 | 深淵主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淵主宰 第五十一章 遠古木乃伊

(需要的資料庫已經補完了。△,鞠躬。感謝大家。今天是兩更。)——

游蕩者其實也是很容易開掛的職業。

雖然說法爺們有著各種變態的手段,戰士們各種耐抗耐揍,可是天生精通多種技巧,擁有最多基礎技能掌握的游蕩者,也并不缺少開掛一般的戰績水平。比如說越級坑殺超過10個生物等級的怪物,獨身潛入挑戰等級12以上的地牢內竊取寶物,又或者借助高敏捷和道具組合玩出來一點驚世駭俗的花樣雜技,硬生生拖死了一個團的職業者。

這種事情并不算罕見。

游蕩者是一個很容易讓人發揮出來自己特長的職業體系。

有潛行、能偷襲、會暗殺、會挖坑、會開鎖、會偷竊、會煉金、會制毒、學識不低、表演不錯、耹聽很強、野外很容易起來。

在綜合基礎技能里面,沒有任何一個職業比游蕩者更全能。(游蕩者本職技能最多。)

所以在繞過遠古木乃伊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后,索倫心中便有了新的想法,他準備干掉這只傳奇等級的遠古木乃伊,因為它給的殺戮經驗不會比一條成年的白龍少多少。而索倫距離進入傳奇已經只剩下不到二十幾萬的殺戮經驗,在擁有‘反偵測斗篷’的情況下,即便是遇到了強大的敵人,只要沒有真實視野他想走就走沒人留得住他。

遠古木乃伊并不好對付!

它最讓人頭疼的地方主要是兩點,第一是本身作為高等亡靈相當的能抗,屬于肉盾級別的亡靈物種。第二就是它天生擁有‘食尸鬼之觸’的類法術能力,在普通攻擊的情況下可以發動負能量侵蝕,讓豁免抗性不足的人直接僵直在原地,并且有可能通過負能量侵蝕竊取一部分的屬性。

“食尸鬼之觸二環法術:在命中目標后。觸發一次強制性的強韌豁免判定,無法通過的目標將進入麻痹狀態。在發動時會產生一股惡臭,讓附近的敵人感到惡心,并因此受到輕微的影響。食尸鬼之觸的豁免難度受施法者的施法等級或者生物等級影響。”

吸血鬼之觸、食尸鬼之觸。

這兩道法術都是等級不高可是卻很有用的能力,遠古木乃伊最惡心的一點,就是它的普通攻擊會自動附帶‘食尸鬼之觸’。

索倫到不是很怕這個法術。

畢竟他的體質很高,強韌足夠媲美許多戰士,今天他帶過來的人,除了東方舞姬強韌比較低,其他人豁免通過的可能性都很高。

索倫并沒有靠近遠古木乃伊。他拿出來了精靈戰弓,拉開距離后一箭射了過去。

呼呼呼。

詭異的聲音傳來,遠古木乃伊在受到攻擊后,一瞬間發現了索倫的位置,隨后速度驚人地沖了過來。

“準備戰斗!”

索倫將精靈戰弓收了起來,戰斗大師手套瞬間切換出來彎刀冰亡,隨著他的身影從陰影中沖出,一頭渾身被繃帶包裹的怪物也出現在他的身后。遠古木乃伊跟其他的木乃伊有所不同,它身上的繃帶幾乎已經融入了它的軀體。干枯的皮膚和繃帶黏在了一起,整個身軀都好像是多出來一層皮膚般。

一股惡臭味彌漫開來。

東方舞姬不由自主地皺了一下鼻子,其他人倒是沒什么影響。

“是遠古木乃伊!”

沙漠武士對于木乃伊的學識不少,當看清后面的怪物后。立刻臉色大變道:“注意不要被它碰到,它的攻擊能夠讓人麻痹!”

總歸他還是說慢了一句。

眼看著遠古木乃伊追在索倫的身后,作為一個合格的肉盾戰士,矮人重裝防御者直接便是舉起盾牌沖了過去。

“盾牌沖鋒!”

遠古木乃伊的身影硬生生被擋住了。個頭不高的矮人戰士宛若一面墻壁,硬生生將它撞退了一步。

“盾擊!”

雙方在一瞬間發生了碰撞,矮人重裝戰士在被遠古木乃伊接觸的剎那。有那么眨眼間的顫抖,好像是打了一個寒顫,但是很快就恢復了過來,掄起沉重的戰斧就砸了下去,怒吼道:“該死的亡靈!這是什么鬼東西!”

豁免通過。

在場的所有人里面,矮人重裝戰士的強韌無疑是最高的。

看到這一幕,沙漠武士不由送了一口氣,隨即揮舞彎刀加入了戰斗。索倫一直在注意身后的動靜,在發現矮人重裝戰士能夠抗住豁免判定后,他也是不由心中大定轉身加入戰團。只要肉盾不怕‘食尸鬼之觸’的效果,那么干掉遠古木乃伊就容易太多了。

“陰影襲殺!”

“劍勢斬首!”

索倫從左側縱身而上,瞬間出刀斬向了遠古木乃伊的頭顱,敵人的身軀異常堅韌,有種劈在了干澀的鐵木上一般的感覺,同時在跟對方產生接觸的一瞬間,仿佛有一種刺骨的寒意襲來,這是它身上的負能量力場。

“疾風斬!”

負責輸出的主力還是索倫和東方浪人,沙漠武士的作用還是二號肉盾,如果矮人重裝戰士扛不住豁免被麻痹,那么他就要臨時充當一號肉盾。在場唯一不敢靠得太近的就是東方舞姬,也不知道是心理原因,還是她的強韌太低,稍微被遠古木乃伊接觸一下,這個女人的臉色就有點蒼白。

僅僅是命中了敵人一次,東方舞姬就轉為騷擾進攻,似乎是不敢靠得太近。

可偏偏就是她這樣的舉動,讓擁有一定智慧的遠古木乃伊將她列為第一目標,因為她看起來像是所有人里面最容易被突破的一個。

“死靈之觸!”

遠古木乃伊在索倫疾風暴雨般的攻擊下突然放棄了防御,只看見它整個軀體猛地一縮,隨即身上的繃帶突然宛若毒蛇般飛射而出!

一剎那間。

所有人都來不及閃避,無論是索倫還是東方浪人,都被飛舞的繃帶封死了所有退路。

索倫的眼前瞬間浮現一排數據:

“受到遠古木乃伊攻擊!”

“你受到遠古木乃伊的類法術能力死靈之觸攻擊!……自身受到嚴重的負能量侵蝕效果!……強韌豁免判定失敗!……你受到42點的負能量侵蝕傷害!……你被臨時吸取了2點力量。2點體質!……”

該死!

是吸取屬性的類法術能力。

在場的四個近戰系職業者全部被命中,每個人都降低了四點屬性,戰斗力頓時便下降了一大截。

不過遠古木乃伊并沒有繼續攻擊他們,而是將視線轉向了游走的東方舞姬,一瞬間撲了過去,身上的繃帶宛若鞭子般纏繞而上。

“朦朧舞!”

東方舞姬的臉色蒼白,身體化作三道虛影,同時瘋狂后退。

可是已經晚了一步,她化作的幻象全部被繃帶擊中,緊接著她整個人便好似僵直般呆在了原地。

果然!

她的強韌無法豁免‘食尸鬼之觸’的效果。

一絲絕望浮現。

眼看著遠古木乃伊撲了過來。完全僵硬失去活動能力的東方舞姬,甚至就連閉上眼睛都辦不到了。

傳奇怪物身上總有些碾壓傳奇以下敵人的能力!

死亡的陰影降臨。

就當其他人已經來不及救援,以為東方舞姬就會這樣死在遠古木乃伊的手中時,索倫的身影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躲藏目光!”

“陰影穿梭!”

這種時候已經沒辦法隱藏實力了,索倫雖然跟她是相互利用,但也不希望她就這樣死掉。

在東方舞姬絕望的那一剎那,索倫的身影突然從她的影子后面出現,然后直接撞開了她的身軀,咬牙硬接了一次遠古木乃伊的攻擊。

“石膚術!”

冰冷刺骨的負能量伴隨著一股惡臭涌現。屬性被降低了整整四點的索倫,瞬間沒能抗住強韌豁免,整個人僵硬地站在了原地。

砰砰砰!

一連串的攻擊宛若暴風雨般落在了他的身上。

其他人想要救援明顯還需要一點時間,在這種情況下索倫唯一的保命手段就只有依靠‘石膚術’硬抗。

僅僅是兩次的攻擊。石膚術便漸漸崩潰。

遠古木乃伊每一次的觸碰,都讓索倫受到一次負能量的影響,它的任何攻擊都會額外附帶接近10點的負能量侵蝕傷害。

即便是以索倫超過兩百多點的生命力,也一下子被打入了重傷狀態!

畢竟不是長期合作的隊友。

其他人救援的速度明顯慢了半拍。尤其是被索倫撞開的東方舞姬,她似乎壓根就沒有想到索倫會在這種情況下救她,居然很白癡地愣了一秒鐘的時間。

這個愚蠢的女人!

索倫心中不由浮現一絲暴戾。在被‘食尸鬼之觸’麻痹的情況下,眼前這些隊友救下他的可能性還不到三成。

麻痹效果不會很快消失!

他如果不出底牌的話,極有可能死在遠古木乃伊的手中。

終于!

索倫決定不再隱藏自己的實力。

他的瞳孔中瞬間布滿血絲,原本僵硬的身軀發出噼里啪啦的爆響,一股充滿暴戾的氣息在他身上浮現,同時強行解除了‘食尸鬼之觸’的麻痹效果。

“殺戮者形態!”

果然還是不能太心軟了,居然這樣就把自己逼得不得不變身殺戮者。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4-5-14 09:14:1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十二章 巴洛炎魔
作者:諸生浮屠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諸生浮屠 | 深淵主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淵主宰 第五十二章 巴洛炎魔

殺戮,死亡,毀滅。+◆+◆,

一股暴戾的氣息從索倫的身上浮現,自從變身‘殺戮者形態’的代價越來越高后,索倫已經很少再激活這個能力了。可是沒有想到他在北海岸多番搏殺都沒有使用這個能力,今天居然為了救一個女人而不得不再次激活‘殺戮者形態’自保。因為遠古木乃伊是傳奇等級的怪物,索倫沒有把握硬扛到‘食尸鬼之觸’的效果結束。

心腸不夠硬果然還是要付出一點代價的!

無形的能量力場爆發,當索倫變身殺戮者形態時,自身所擁有的一部分能力也自動激發。

恐懼目光(神性)!

死亡行者(傳奇)!

殺戮與死亡永遠都是密不可分的。

當索倫變身殺戮者形態時,一股如有實質的領域力量也爆發出來,前一刻還因為索倫救下自己而心懷感激的東方舞姬,下一刻就在索倫的氣息下不由臉色發白,甚至她的嬌軀還輕微有些顫抖,一張蒼白的臉蛋兒好似看到了什么相當可怕的存在。

一排數據浮現:

“激活殺戮者形態!”

“變身完成!……神性力量激活!……免疫負能量侵蝕效果!……死靈之觸負面狀態消除!……力量6,敏捷2、體質2,感知2,戰斗能力轉化為同等級戰士,對于任何異常狀態抗性增加10點!……”

“殺戮意志激活!……免疫精神類控制法術!……”

“殺戮饑渴觸發!……自身受到殺戮饑渴的負面狀態!……無法滿足殺戮饑渴則自身進入瘋狂狀態!……”

索倫的瞳孔化作了一片血紅色。

面對眼前再次發動攻擊的遠古木乃伊,他突然抬起了自己的手掌。

索倫徒手接住了遠古木乃伊的攻擊,一股力量碰撞的氣浪出現,索倫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而遠古木乃伊的手腕卻有輕微的彎曲痕跡。

這是多么恐怖的力量!?

眼前的一幕讓所有人都驚呆了!尤其是曾經跟索倫交過手的東方舞姬,此刻已經是滿臉難以置信的表情!

索倫不加持法術狀態的情況下,力量值只有19點。

但是他如果變身殺戮者,那么他的力量值就可以達到恐怖的25點!這個力量值幾乎能夠碾壓許多傳奇等級的戰士!

一個天生15點力量的戰士。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鍛煉力量上。

那么他在進入傳奇后也只不過才25點的力量,但是作為偏門鍛煉的代價他的體質、敏捷等等都會大幅度的削弱。

“死!”

索倫的表情冷酷無比,張口輕輕地吐出來一個字,隨即反手一扭伴隨著清脆地咔嚓聲,直接就暴力無比地扭斷了遠古木乃伊的胳膊。他抬腳跨步一個漂亮的過肩摔,伴隨著地面地顫抖聲,遠古木乃伊被他直接用蠻力砸入了地底,硬生生砸出來了一個人形的凹坑。

鏗鏘!

傳奇彎刀冰亡的寒光閃現,刀身上流轉著奇異的銀光。

索倫揮舞彎刀劈斬而下,剎那間便是一片冰冷的寒光籠罩。遠古木乃伊甚至都還來不及站起來,它的身軀上便浮現一道道驚人的刀痕!

——“劍勢斬首!”

索倫由單手握刀轉為雙手握刀,猛地躍起朝著遠古木乃伊的腦袋橫切了下去。

噗嗤。

一種物體被切透的聲音傳出。

索倫緩緩地收回了彎刀冰亡,在他的腳下只剩下來一個腦袋被斬斷的木乃伊尸體。

索倫(殺戮者形態)vs遠古木乃伊!

冰冷的視線在解決眼前的遠古木乃伊后,轉向了其他至今都還在呆滯當中的人們,矮人重裝戰士看著他不由咽了一口唾沫,額頭已經全是冷汗,疾風浪人握著劍柄的手在輕微顫抖,全身的肌肉已經繃緊到了極限。沙漠武士更是表情不堪,臉色有明顯的恐懼之色。

至于最開始被索倫救下來的東方舞姬,她張口似乎想要說些什么,可是話到了嘴邊卻好似被人掐著喉嚨般說不出來。

索倫的視線太冰冷太恐怖了!

那股壓力仿佛滲入靈魂。讓他們連說話都感到艱難起來。

殺戮饑渴。

遠古木乃伊的靈魂滿足了一部分的殺戮渴望,但是它即便是傳奇等級的怪物,也無法滿足索倫現在對于殺戮饑渴的要求。

更多的殺戮!

索倫現在就好像是一個餓了很久的人勉強吃了半分飽,更多的渴望讓他漸漸有點失控。

“留在這里等我!”

冷冰冰宛若毫無感情地聲音響起。索倫的身影瞬間飛掠而出,然后一拳砸在了某個封閉的通道處,直接依靠恐怖無比的蠻力打通一條道路。緊接著他的身影消失在了黑暗中。只留下來四個站在原地表情依舊驚恐的隊友。

四周的景物在飛快倒退。

暗黑視覺讓索倫能夠輕易地在這里穿梭,他的眼前出現了一些亡靈,但是沒有任何一個能夠在他刀下支撐一秒鐘,即便是生物等級15的骸骨亡靈,也僅僅只是抗住了索倫一刀半。他面無表情地收割著所有看到的怪物,因為他知道自己如果不滿足變身殺戮者后的渴望,可能會陷入瘋狂狀態將自己的隊友,以及外面的人類勞工全部殺光。

無情的收割還在繼續!

殺戮者形態下的索倫估計挑戰等級都能達到18以上,整個遺跡里面目前能夠跟他交手的恐怕只剩下來了最深處被封印的巴洛炎魔。

饑渴。

來自靈魂的殺戮饑渴!

這些游蕩在遺跡里面的垃圾怪物根本無法滿足索倫對于殺戮的渴望,他需要更強大的敵人更強大的靈魂來滿足自己的殺戮渴望!

灼熱的氣息在蔓延。

地面的溫度不知道何時已經升高,如果是普通人站在上面恐怕會覺得燙腳,可是索倫就卻沒有絲毫感覺。

火焰的光亮浮現!

在這座地下遺跡的深處,似乎出現了火光的倒影,以及某個龐大而扭曲的身影。

巴洛炎魔!

作為來自深淵的高等惡魔,它同樣感覺到了充滿殺戮、死亡和毀滅的氣息,這氣息讓它非常的熟悉,因為這是宛若同類般的氣息。

巴洛炎魔在火焰中帶來殺戮與毀滅,死亡是它所最鐘愛的盛宴!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4-5-14 09:14:3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十三章 瀆神之言
作者:諸生浮屠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諸生浮屠 | 深淵主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淵主宰 第五十三章 瀆神之言

灼熱的火焰。在這原本應該是漆黑的地下遺跡深處,不知道何時在通道附近燃起火焰,那些也不知道是多久年插著的火把,放著油脂的燈具,全部都在某種力量下自動點燃起來。據說巴洛炎魔走過的大地都會燃燒,雖然真正見過這種可怕怪物的人已經很少了,但是有關它的傳說卻依舊在凡間流傳。因為在凡人的故事當中,巴洛炎魔已經是接近最強大的敵人!(挑戰等級相當于老年紅龍,而凡間故事里面出現的龍大部分都是青年龍和成年龍。)如果再往上的話。那么基本上就需要挑戰神靈級別的存在了。………………深淵是混亂邪惡之地,惡魔的種類相當繁多,幾乎每天都有新的品種誕生。但是毫無疑問的一點是無底深淵當中真正的主人是塔納厘惡魔,也就是現在的第三代深淵惡魔。在它們之前無底深淵的統治者是奧比斯魔,也就是‘混亂與毀滅’的后代,它們是第一批混沌惡魔的造物,曾經統治著無底深淵漫長的歲月。可是后來人類誕生了!在現在的秩序還沒有真正成型之前,死去的人類開始有靈魂進入無底深淵,奧比斯魔們對于這些凡人的靈魂很感興趣,它們用自身的混亂力量改造這些靈魂,最終創造出現了而今的塔納厘惡魔族群。融合人類靈魂創造的惡魔異常強大,而是數量非常繁多,最終無底深淵的混亂戰爭爆發,塔納厘惡魔干翻了第二代的惡魔君王。并成為了深淵的統治者。現在。即便是深淵內的諸多惡魔領主,也同樣是塔納厘惡魔出身。它們身上有來自人類的靈魂之力!巴洛炎魔是塔納厘惡魔當中的佼佼者,也是繼承了‘混亂與火焰’之力的高等惡魔,即便是在無底深淵內巴洛炎魔也是絕對的統治階層,它們站在惡魔族群內僅次于惡魔領主的頂端。這是為數不多天生帶有神性的高等惡魔。一直都是深淵戰場上的主力,一頭巴洛炎魔在無底深淵任何地方都是領主級別的存在,下面控制著為數不少的惡魔大軍。(備注:挑戰深淵內的巴洛炎魔,必然要面對惡魔大軍。)“名稱:巴洛炎魔。種族:塔納厘惡魔。屬性:力量35,敏捷25,體質31。智力21,感知24,魅力26。陣營:混亂邪惡。生物等級:25。挑戰等級:20。生命值:360。神格:無。神性:弱等神性。領域:火焰、混亂、邪惡。財寶:標準錢幣,雙倍寶物,3深淵斬首劍。3深淵烈焰鞭。基礎技能——哄騙310,專注330,交涉350,易容100,躲藏260,威嚇330,知識300,聆聽380。潛行300,搜索300,察言觀色300。法術辨識300,偵察380,野外生存70,使用魔法裝置310。特殊技能——焚身爆,纏繞,類法術能力。召喚惡魔。專長能力——順勢劈,強力順勢劈。精通先攻,精通雙武器戰斗。猛力攻擊,高等猛力攻擊,瞬發類法術能力(心靈遙控),高等雙武器戰斗,長劍,斬首劍。類法術能力——瀆神之語,支配怪物,高等解除魔法,高等傳送術,攝魂術,律令:震懾,心靈遙控,邪惡靈光,火焰風暴,內爆術。天賦專長——火焰身軀。”………………巴洛炎魔。無底深淵內教科書一般的怪物,幾乎任何準備前往無底深淵的冒險者,都會把巴洛炎魔的基礎資料記得清清楚楚。索倫在感覺到附近的溫度升高時,腦中便已經浮現了一大片的數據資料。當初他進入無底深淵冒險,巴洛炎魔就是他重點關注的一種怪物,因為萬一遇到這種怪物,你必須對它足夠了解才有可能擊敗它。它太強大了!挑戰巴洛炎魔并不會比挑戰一個半神存在容易多少。殺戮的饑渴還在繼續,索倫心中的理智并沒有因為變身殺戮者而消失,只是多出來了一股渴望戰斗殺戮的,巴洛炎魔是這里唯一能夠滿足他殺戮的敵人。烈焰!龐大的陰影。當索倫穿過漆黑的通道后,眼前的光亮頓時充足了起來。因為他面前站著一個渾身燃燒著熊熊烈火的龐大怪物,它有著一對惡魔之角,身后是寬大的惡魔翅膀,不過在這狹小的地下遺跡內基本上沒有用處。巴洛炎魔的身高達到了12尺以上,體重超過了5000磅,在它的手中拿著一把巨大的深淵斬首劍,上面燃燒著熊熊烈焰。巴洛炎魔同樣是掌握雙武器戰斗的高等惡魔,它另外一把武器是3等級的深淵烈焰鞭。溫度在逐漸的升高。巴洛炎魔整個人就好像是一團巨大的火焰,任何靠近它的生物都會源源不斷地受到燃燒傷害。不過。就當索倫的眼前出現了這頭龐大的怪物時,傳奇彎刀冰亡上也浮現起來奇異的銀色流光,它宛若星辰的光亮般耀眼,將灼熱的火焰隔絕在外,同時在一陣法術靈光中自動撲滅了附近因為巴洛炎魔而產生的魔法火焰。這把傳奇彎刀曾經干掉過巴洛炎魔,在感知邪惡的靈光發現了新的敵人后,它甚至在索倫的手中輕微顫鳴。火焰變得衰弱了一點。巴洛炎魔身上的烈火似乎變得暗淡不少,隨即索倫的視線中出現了一對沉重的鐐銬,泛著銀白色金屬光澤的鐐銬束縛在它的雙手上,在巨大的惡魔之翼上似乎還有一根倒鉤穿刺而過。它被封印在這里已經很久了。即便是時間已經過去了上千年,它依舊無法掙脫這里的封印,因為當初囚禁它的是奧術帝國的大奧術師們。“惡魔?不!是人類?”巴洛炎魔的瞳孔宛若跳躍的火焰,它注視著前方出現的索倫,用古老的惡魔語道:“一個人類的身上居然有殺戮者的氣息!”“凡人!”“過來。釋放我。我將賜予你想要得到的一切!”索倫的嘴角浮現一絲冷笑,根本就沒有理會巴洛炎魔的話,因為惡魔都是言而無信的存在,它們根本不遵守什么契約法則。任何跟惡魔交易的人,最后都有可能被它們吃得一干二凈,況且索倫的目的是想要取走它的性命。搭箭上弓!索倫拿出精靈戰弓直接朝著眼前的巴洛炎魔射出去了一箭。鐺。巴洛炎魔巨大的斬首劍瞬間擋住了箭矢。同時箭身的木桿瞬間燃燒,就連鋼鐵制作的箭頭都有輕微的融化跡象。高等惡魔可怕的實力在一瞬間展露無疑,除非是傳奇等級的存在,否則就連靠近它的身邊都辦不到,因為巴洛炎魔的身軀就是灼熱無比的火焰。(備注:任何被巴洛炎魔纏住擒抱的敵人。都將每秒鐘受到36點的火焰傷害。)封印的力量還在。暴怒的巴洛炎魔發出怒吼,它朝著前方踏出一步,瞬間禁錮著它的鐐銬上便浮現微弱的法術靈光,緊接著它整個人都是悶哼了一下。鎖鏈連接著身后的墻壁,上面是一個巨大的九芒星法陣。在法陣的表面有輕微的龜裂痕跡,附近還有戰斗后爆發的殘骸,這是曾經探索過這里的冒險者留下來的。地圖上巴洛炎魔的標注也是他們留下的。“該死的凡人!”巴洛炎魔發出了一聲怒吼,束縛雙手的鐐銬并不能阻止它對索倫的進攻。只看見巴洛炎魔猛地揮舞起烈焰之鞭,便是騰空抽了眼前的索倫。十多米長的火焰!烈焰之鞭夾著呼嘯的風聲襲來,靈活刁鉆的宛若毒蛇。封死了索倫的所有退路。啪嗒!索倫的目光一凝,身影騰空而起,絲毫沒有閃避的意思,而是直接揮刀斬向了烈焰之鞭。銀色的流光浮現。烈焰之鞭上的火焰似乎變得暗淡,然后漸漸地熄滅,緊接著被巴洛炎魔一抖手收了回去。它注視著索倫手中的彎刀冰亡。眼中的火焰跳躍,沉聲道:“這把武器上有令人討厭的氣息!”第一輪的交鋒。似乎雙方都是試探性的攻擊。索倫雖然親眼看到了巴洛炎魔身上的鐐銬。可是卻絲毫沒有莽撞進攻的想法。被封印的巴洛炎魔也依舊是巴洛炎魔。無論它是怎么被困在這座地下遺跡里面,它高達21以上的挑戰等級是不會騙人的。索倫不止一次遇到過這種被封印的高等惡魔。它們雖然被困在了某個地方,但是卻并非代表著毫無戰斗力。就好比索倫即便是沒有武器,即便是雙手被鐐銬鎖住,他本身強大的屬性和專長依舊可以瞬間讓他變成可怕的殺戮機器。這里封印已經松動。在巴洛炎魔的身后有兩個殘破的柱子,本來它雙手的鐐銬應該是纏在上面的,可是現在僅僅只有后背上的倒鉤連接著墻壁。這使得它擁有了一部分的活動能力!索倫的腦中飛速運轉,思考著干掉眼前巴洛炎魔的辦法,同樣也計算著它的危險性。呼!烈焰之鞭再次化作一道火焰襲來,巴洛炎魔混亂的天性讓它如此容易被人激怒,它一抖火焰長鞭纏繞向索倫,似乎是打算把他抓到自己的身邊。啪嗒。索倫再次縱身閃開,被鎖鏈困在原地的巴洛炎魔攻擊距離有限,對他的危險降低了很多。但是!就當索倫縱身閃開攻擊時,巴洛炎魔的臉上卻浮現一絲獰笑,低吼道:“凡人!你逃不掉的!”——“攝魂術!”邪惡的法術靈光浮現,巴洛炎魔抬手朝著索倫一指,便是發動了自身的類法術能力。索倫的身軀被瞬間命中。隨即,在他的眼前出現了一排數據顯示:“你受到了巴洛炎魔的攻擊!……”“殺戮者形態激活!……神性力量轉化!……你免疫了該次法術效果!……”索倫安全落地。巴洛炎魔的表情似乎是有點難以置信,它咆哮著再次揮舞烈焰之鞭,同時朝著索倫發動了另外一道法術能力。——“律令:震懾!”烈焰之鞭呼嘯而過,邪惡的法術靈光再次落在了索倫的身上,可是這一次索倫連躲閃的打算都沒有,直接硬抗了巴洛炎魔的法術,同時揮舞彎刀斬向了火焰之鞭。一道數據提示浮現:“你受到了巴洛炎魔的攻擊!……”“殺戮者形態激活!……神性力量轉化!……自身生命力高于200點!……強韌通過判定!……你完全免疫了該次法術的效果!……”索倫的嘴角露出來了一絲諷刺的笑意。他敢來這里挑戰高階傳奇的巴洛炎魔,就是因為他在變身殺戮者的情況下,基本上免疫對方的控制能力,像‘律令:震懾’這樣的法術,對于擁有強大生命力的索倫而言,直接失效的可能性相當高!巴洛炎魔的控制法術基本上沒有幾個能夠對他生效!仿佛是感到難以置信,巴洛炎魔頓時朝著索倫連續施放了好幾道法術。——“心靈控制!”免疫。——“邪惡靈光!”免疫。——“瀆神之語!”憤怒的巴洛炎魔口中發出古老的褻瀆之言,這邪惡無比的語言似乎是帶著某種強大的魔力,當它說出這墮落的語言時,四周的空氣都彌漫著一股邪惡的能量。這一次,索倫終于不再是那副不為所動的樣子,他的表情發生了一絲變化,似乎是有點痛苦有點瘋狂,身軀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好似在承受著莫大的痛苦。巴洛炎魔忍不住大笑起來!眼前自大的敵人終于還是中了它的法術,瀆神之言在他的身上產生了效果。“啊!!!”索倫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嚎叫,緊接著他渾身顫抖地站了起來,他的瞳孔中浮現妖異的血紅色光芒,身上暴戾的氣息變得越發濃郁。只看見他輕輕地張口,說出來了一段同樣充滿邪惡的褻瀆之言。瀆神之語!索倫的眼前在一瞬間浮現密密麻麻的數據顯示。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4-5-14 09:15:16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十四章 掙脫
作者:諸生浮屠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諸生浮屠 | 深淵主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淵主宰 第五十四章 掙脫

時間倒回一秒鐘前。△,

當巴洛炎魔的口中說出過來的瀆神之語時,索倫的大腦也好似瞬間被閃電擊中,一股灼熱的氣息從他的身體內部涌現,剎那間就流遍了他的全身。不單單是如此,索倫強大的記憶能力似乎也因為某種力量而激活,居然瞬間記下來了這些根本就聽不懂但是卻有些朦朧感覺的褻瀆之言。這是屬于最古老邪神的力量,也是邪惡陣營神靈所擅長的能力之一。

“痛苦!”

索倫的大腦仿佛被某一股力量擊穿,剎那間明白了這段古老的褻瀆之言。

——“瀆神之語:痛!”

這力量仿佛是跟此刻的他如此契合,居然在一剎那間索倫便掌握了它。

一連串的數據浮現:

“你受到瀆神之語效果影響!……”

“殺戮神性轉化!……恐懼神性轉化!……殺戮者形態激活!……觸發過目不忘專長!……觸發博聞強記專長!……”

“自身陣營為守序邪惡!……”

“神性等級為微弱神性!……你免疫本次褻瀆傷害!……自身邪惡程度與瀆神之語的契合度為91!……神性掌握能力激活!……領悟新的能力瀆神之語!……”

瀆神之語。

顧名思義便是邪惡陣營的特殊力量,這是最古老的褻瀆之言,只有某些強大而邪惡,并且本身還擁有神性的存在,才可以掌握這種能力。否則的話,只能夠掌握更低一級的‘褻瀆之言’,也就是當年白馬城的褻瀆祭司們所使用的特殊類法術能力。這種能力有些受到神靈眷顧的牧師也有,不過他們所掌握的卻是‘真言術’,如果能夠成為神靈的選民或者眷顧者。這種能力可以提升為‘圣言術’。

善良與邪惡。

這兩大陣營所掌握的能力有所不同,但邪惡最根源的力量還是褻瀆。

按照正常的情況來講!

索倫即便是想要掌握‘褻瀆之言’,也必須經過一個邪惡無比的祭獻儀式,并且在祭獻儀式當中進行墮落的褻瀆儀式。儀式的過程根據祭獻的神靈有所不同,如果是祭獻是惡魔,那么很可能是血腥的殺戮儀式,如果是祭獻的魔鬼,那么有可能是某種可怕的陰謀。當然,這種儀式祭獻的對象有很多可以選擇,因為無底深淵和巴托地獄的邪神也可以賜予這種能力。

比如說魅魔女王。取悅她的祭獻儀式應該是最容易的。

因為她是掌管、墮落與倫理的魔神,某些禁忌的歡愉儀式很容易取悅她并因此獲得她的獎賞。

惡魔、魔鬼、邪神賜予的‘褻瀆能力’都是有代價的。

雖然可以強化自身的力量,但是也等于將自己落入了他們的掌控當中,索倫此刻的變異卻是跟所有的褻瀆儀式不同,他是自動掌握并領悟‘瀆神之語’的。

這一點!

甚至就連他自己都有點想不明白,只能模糊地猜測跟自己的陣營,以及殺戮者血脈,或者說微弱神性有關。

因為有神性就等于踏入了神靈的領域。

眼前的巴洛炎魔如果沒有主人,那么它所掌握的‘瀆神之語’也是因為自身的神性所領悟的。

巴洛炎魔的身軀在顫抖。

即便是它擁有強大的火焰身軀。在‘褻瀆之言’的力量下也受到了不小的傷害。

“瀆神之語:痛特殊能力:說出最古老的褻瀆之言,將這褻瀆神靈的語言化作痛苦的力量作用在敵人身上。任何非領域性的力量都無法豁免本次傷害,對目標造成等同于自身職業等級神性值的真實傷害。該能力每天可以使用1次。”

索倫面無表情地站了起來。

痛苦的力量漸漸消退,他注視著眼前的巴洛炎魔。眼中浮現妖異的血紅色光芒。

此刻的他看起來充滿著一股邪惡與墮落的氣息,仿佛是有些某種深淵魔神般的影子,眼前的巴洛炎魔好似想到了什么,突然臉色一變沉聲道:“殺戮之子?!”

“不!不對!”

“你的力量太弱了!看起來我遇到了殺戮之子的后裔!”

巴洛炎魔的眼中浮現一絲貪婪。

它突然低吼了一聲。猛地朝著踏步,刺入它背脊的倒鉤瞬間被拉得繃緊,然后便是一滴滴的惡魔之血順著鎖鏈滑落。巴洛炎魔發出痛苦的嚎叫聲。但是卻依舊沒有后退,而是握緊了手中的深淵斬首劍,再次超前踏出去一步,血肉被撕裂的聲音傳出,它身上的火焰微弱了很多,巨大的惡魔之翼被禁錮的鎖鏈撕開,后背露出來相當猙獰的傷口。

“殺戮神性!”

巴洛炎魔的瞳孔中浮現一絲狂熱,咆哮道:“哈哈哈!居然遇到了殺戮之子的后裔!”

“凡人!”

“讓我們來決一勝負吧!”

“勝者擁有一切!失敗者成為祭品!……站在你面前的是火焰與毀滅的后裔!……高等惡魔巴洛薩肯迪!……”

只要還被禁錮著,巴洛炎魔很難真正殺死索倫。

因為即便殺不掉眼前的巴洛炎魔,索倫也可以隨時逃走,而巴洛炎魔被封印鎖鏈限制死在了一個范圍內。巴洛炎魔并不知道眼前的索倫身上有殺戮饑渴的狀態,在不滿足這種殺戮的情況下他會陷入瘋狂。它只是感覺到了索倫身上的殺戮神性,這股力量激活了它屬于惡魔的瘋狂天性,所以為了干掉眼前的索倫,它準備強行掙脫封印的枷鎖。

殺戮與毀滅。

深淵中最強大的兩股神性力量!

雖然他們并非是控制這兩股神性力量的神靈,可是這兩股力量依舊造就了一個自身等級27的巴洛炎魔,以及現在凌駕普通傳奇之上的索倫。

鎖鏈連接的墻壁浮現一絲龜裂的痕跡,巴洛炎魔的身上出現撕裂性的傷口,它的雙手依舊被鐐銬困住,可是它被禁錮在原地的鎖鏈卻是一點一點拔了出來。在它的后背上有一道尖銳的倒鉤,幾乎是穿過了它的琵琶骨,上面有著奇異的銀色符文,這就是將它禁錮在原地不能離開的力量。可是現在它卻是在強行掙脫,伴隨著一股股的惡魔之血涌出,巴洛炎魔在夾雜著痛苦與瘋狂的咆哮聲中,再次朝著前方踏出去了一步。

它的傷勢越來越重,可是封印的力量卻越來越弱!

巴洛炎魔的瞳孔中出現一片貪婪與瘋狂,只要干掉眼前的凡人,奪取他身上的殺戮神性,那么此刻它付出的代價并不算什么!

作為強大無比的高等惡魔,它自信即便是重傷狀態下的自己,也能殺掉眼前的凡人!

——巴洛炎魔巴洛薩肯迪生物等級27重傷狀態封印虛弱六階!

——索倫殺戮者形態職業等級18四階!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4-5-14 09:15:3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十五章 傳奇游蕩者
作者:諸生浮屠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諸生浮屠 | 深淵主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淵主宰 第五十五章 傳奇游蕩者

手機請訪問

一滴滴的惡魔之血滴落在了銀白色的鎖鏈上。

仿佛是蘊含著某種強大的魔力,這些惡魔之血在沾到了銀白色的鎖鏈后,便宛若汽油般燃燒起來。巴洛炎魔表情瘋狂地注視著索倫,再次朝著前方踏出去了一步,隨即一股股的惡魔之血從它的傷口處涌出,宛若火上澆油般讓熊熊的烈火遍布銀白色的鎖鏈。鎖鏈上的靈光正在逐漸暗淡,似乎這些惡魔之血侵蝕了它的力量,正在腐蝕它上面古老的符文。

原本準備有所動作的索倫停了下來,他站在原地注視著表情猙獰一步一步往前走的巴洛炎魔。

惡魔真血!

來自高等惡魔的本源力量,是它們與生俱來的血脈能力。

這種力量相當的寶貴,在無底深淵只有麾下的其他惡魔立下來了相當大的功勞后,上位惡魔才會賜予它們這種力量,將弱小的惡魔進行晉升。這種晉升會降低一部分上位惡魔的力量,所以對于天性殘暴的高等惡魔而言,也是極少使用的一種能力。更多的時候下等惡魔需要依靠殺戮來一點一點提升,從最弱小的怯魔慢慢地進階到中階惡魔。

惡魔雖然擁有軀體,但本質上它們還是靈魂造物,靈魂轉化后的實體。

因此它們的成長具有突變型!

巴洛炎魔此刻發動的力量就是惡魔真血,這鮮血不單單是它的生命力,更是它自身實力的一部分,以此為代價破除鎖鏈上對它的封印力量。

簡單來說。

如果換成現在被困住的是索倫,那么他此刻降低的不單單是生命值。隨著生命值一同流失的還有他過去戰斗中獲得的殺戮經驗。這種力量的流失是永久性的,失去的生命值可以逐漸恢復,但是失去的殺戮經驗卻需要重新獲得。巴洛炎魔正是在以這種方式破除封印,付出的代價將會是它的力量降低,甚至有可能直接掉落一個階位。

巴洛炎魔愿意付出這樣的代價。代表著索倫在它眼中的價值驚人!

確定對方是在用惡魔真血腐蝕鎖鏈封印后,索倫反而不急著發動攻擊了。別看巴洛炎魔現在被鎖鏈困在,可是它的戰斗力并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只要索倫靠近了它十五米的范圍內,巴洛炎魔隨時可以發動兇猛無比的進攻,甚至將附近的區域直接化作火海。

索倫默默地等待著。

等待著巴洛炎魔破除封印的那一刻,當封印徹底解除的時候。巴洛炎魔的實力也降低到了極限。

那個時候他的勝算會比現在更高!

雙方都想殺死彼此。

在巴洛炎魔的眼中,索倫身上有無比美味的神性力量,而在索倫的眼中,干掉同樣擁有微弱神性的巴洛炎魔,又何嘗不能讓自己的實力獲得極大的提升?

殺戮者形態限制了索倫的施法能力。

這對于他的戰斗而言有些不利。因為殺戮者變身有點類似于‘譚森變形術’,雖然讓他的戰斗能力轉化為同等級的戰士,可是卻也因此無法進行施法。索倫只能夠發動神性力量所帶來的能力,以及自身天賦所擁有的類法術能力。(備注:施法需要集中意志和清晰的頭腦,殺戮饑渴極大影響施法能力。)

不過索倫心中的勝算并不低。

否則的話,他也不會站在原地等待著,當年在無底深淵他就挑戰過巴洛炎魔,很清楚這種強大怪物的戰斗方式。這里狹窄的地形限制了它的飛行能力,更限制了大型武器的戰斗技巧,沒有足夠開闊的空間施展。巴洛炎魔長達兩米以上的深淵斬首劍威力降低了許多。

索倫不打沒有把握的戰斗!

只有心中的勝算超過五成時,他才會冒險搏一搏。

巴洛炎魔咆哮著再次踏出去一步,此刻它后背上的銀白色鎖鏈已經被繃緊到了極限,上面銀色的符文光亮變得非常暗淡,惡魔真血化作熊熊烈火,一點一點將它融化。巴洛炎魔的力量源泉是火焰。它的惡魔真血是無底深淵最灼熱的烈火,即便是奧術帝國時期遺留下來的封印。也無法抵抗這股強大的力量。

咔嚓!

當巴洛炎魔超過5000磅的龐大身軀再次往前踏出去一步時,早就已經脆弱不堪的鎖鏈直接崩斷。它咆哮一聲猛地舉起了深淵斬首劍。踏步朝著眼前的索倫沖了過來,雖然解除封印的那一刻是它最虛弱的那一瞬間,可卻也是巴洛炎魔的氣勢最強大的時刻,以沉重地代價破除封印后,巴洛炎魔瘋狂的表情中出現了一往無前般地戰意。

這強大的戰意配合它龐大的體型,以及天生所擁有的35點力量。

足以對任何的敵人形成碾壓性的傷害,它甚至有把握一劍命中就斬首眼前弱小的凡人!

35點的力量。

這是凡人永遠無法企及的可怕力量!

它的實力不單單是因為自身的類法術能力,更是因為它所擁有高等惡魔血脈帶來的強大屬性。

轟隆隆!

巴洛炎魔宛若最勇猛地戰士般沖了過來,長達兩米多的深淵斬首劍它單手就揮舞得宛若輕如無物,同時火焰之鞭從側面席卷而來,直接封死了索倫所有閃避的空間。無論是從任何角度進行躲避,索倫都只能從深淵斬首劍和火焰之鞭中選擇一個。

永遠不要輕視任何一個高等惡魔,巴洛炎魔看似臃腫沉重的體型,其實有著高達25點的敏捷。(備注:成年巨龍只有10點。)

并且它還掌握著高等雙武器戰斗的技巧!

拋開任何的類法術能力,僅僅是依靠自身的屬性、天賦、專長和戰斗技巧,巴洛炎魔都足以輕松碾壓一個傳奇等級的正統戰士。除非是開掛一般的存在可以一刀劈死它,否則就連神靈化身的圣者對付巴洛炎魔都需要付出一點代價!

——“強力猛擊!”

巴洛炎魔的深淵斬首劍上浮現灼熱的火焰。宛若熊熊燃燒的巨大火炬,利劍的鋒芒隱藏在烈火之中,直接斬向了索倫的頭顱。

火焰之鞭以刁鉆的角度側面襲來,明明是兩個不同方向的進攻,可是它卻使用得如此輕松。

——“陰影跳躍!”

——“陰影襲殺!”

索倫的眼中浮現一絲妖異的血紅色光芒。面對巴洛炎魔將氣勢積累到極限的一擊,他的身影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他一直站在陰影當中。

下一刻!

索倫的身影在巴洛炎魔身后的影子當中出現,他僅僅是跳躍了不到六米的距離,然后猛地拔出來了彎刀冰亡,從對方的后背刺了進去。

越是力道兇猛的攻擊,便越不容易收回來!

巴洛炎魔將氣勢積累到極限的攻擊打在了空地上。深淵斬首劍在轟隆隆的巨響聲中直接劈開了地面,在原地留下來一道可怕的溝壑。刺骨的痛楚從它的身后傳來,巴洛炎魔發出一聲瘋狂地咆哮,手中的火焰之鞭瞬間反抽向自己的后背,鞭子是靈活性極強的武器。深淵斬首劍是非常霸道的武器,這兩種武器的掌握難度都極高,也就只有巴洛炎魔才能將它們使用得這么好。

——“劍勢重劈!”

面對側面襲來的火焰之鞭,索倫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灼熱的火焰將他籠罩,這是巴洛炎魔身上的烈火,普通人甚至就連靠近這種可怕的怪物都辦不到。不過索倫并不畏懼這火焰,因為彎刀冰亡上正在發出銀色的奇異流光。任何火焰都無法靠近他的身體,甚至就連附近的魔法火焰都被這把傳奇武器所撲滅。

時間定格在一剎那。

火焰之鞭呼嘯著席卷而來,索倫猛地側身翻滾從巴洛炎魔的胯下閃過。對方高達12尺重達5000磅以上的身軀對索倫而言實在太大了,他有足夠的空間施展來自幽暗地域的地堂刀法。伴隨著一道冰冷而無情地寒光,索倫直接在巴洛炎魔的胯下發動了劍勢重劈!

噗嗤。

一股鮮血噴涌而出!

隨即好似止不住的噴泉一樣,索倫在巴洛炎魔痛苦凄厲地慘叫聲中,在對方的腹股溝橫切開來一道長達三十厘米的口子。

龐大的體型賦予它可怕的力量!

可是這體型也讓索倫有了足夠多的施展空間,這種生死搏殺的時刻。他是絲毫不會在乎任何的顏面與風度。

無論是多么不能登堂入室的技巧,索倫都會毫不猶豫地使用出來。

“該死的凡人!!!”

巨大的痛苦讓巴洛炎魔的身軀都顫抖起來。沒有任何雄性生物會在腹股溝被橫切一刀的情況下,還能夠若無其事地繼續戰斗。

索倫冰冷的目光沒有絲毫變化。當他從巴洛炎魔的胯下翻滾躲避時,自身也出現在了對方的正下角,也是深淵斬首劍的攻擊范圍,精通雙武器戰斗的巴洛炎魔一抖火焰之鞭,瞬間反手收了回來,同時揮舞起巨大的深淵斬首劍,朝著索倫重劈而下。它要把眼前該死的凡人分尸兩半,高達35點的力量讓它有足夠的信心一劍就碾壓面前的敵人。

蕩劍勢!

索倫猛地一掌拍擊在了地面上,巨大的力量讓地面硬生生拍出來了一個清晰的手掌印,來自地面的反作用力讓索倫的身軀瞬間騰空半米,隨即彎刀冰亡的刀身在斜面接觸堅硬的巖石時彎曲了大概三十度角,第二股反作用力在索倫的身上生效,他以三百六十度的角旋轉橫移了大概一米距離。

下一剎那!

沉重無比的深淵斬首劍揮下,在地面劈出來超過兩米深的裂痕。

幾乎是貼著劍鋒躲開的索倫沒有絲毫猶豫,再次反掌拍在了地面上,巨大的力道讓他整個人騰空后退,直接橫移了將近五米的距離。

作為當年最頂尖的傳奇游蕩者,他的戰斗技巧可不止有那點劍勢能力!

雖然沒有陰影領域,沒有暗影步,無法讓他發揮出來鬼神莫測的奇襲能力,但是足夠強大的屬性已經能夠索倫使用出來許多超凡的戰斗技巧。

沒有哪個游蕩者能隨隨便便就站在巔峰!

索倫當年以傳奇挑戰圣者,光靠那點游蕩者的專長去戰斗無疑就是找死!

——“劍勢橫斬!”

——“陰影襲殺!”

來自東方的戰斗技巧需要‘氣’來支撐,武僧的‘疾風步’(非隱身能力)、‘無蹤步’、‘連環步’能夠讓他們瞬間突進到敵人身邊,索倫身為游蕩者雖然沒有掌握這些特殊的戰斗技巧,但是他也有別的辦法來完成這一點。

只看見索倫猛地在墻壁上蹬了一腳,然后身影宛若利箭飛射而出。

他從巴洛炎魔的左側面沖了過來,彎刀冰亡化作一道流光直刺敵人的心臟,屢次受挫的巴洛炎魔宛若瘋狂,幾乎是不閃不避便是揮劍斬向索倫,好似要跟他同歸于盡一般。高等惡魔強大的身軀讓它不會那么輕易死去,巴洛炎魔所擁有的火焰軀體早就已經不是凡物,只是刺中心臟不可能立刻殺死它,相反索倫很難在巴洛炎魔手中抗住一劍重劈的威力。

——“陰影跳躍!”

時間再一次定格。

索倫蹬腿宛若利箭飛射而出,這看起來兇猛無比的攻擊直刺巴洛炎魔的心臟,可是卻在他的身軀前沖大概三米距離后,索倫的身影進入地下遺跡上方石鐘乳的倒影當中。然后下一個瞬間,索倫消失在陰影中,緊接著再次從巴洛炎魔身后的影子里面出現。

陰影跳躍7米。

頂級游蕩者的戰斗技巧在這一刻展露無疑,索倫在自身進入陰影還不到一毫秒的情況下,成功發動了陰影跳躍,然后瞬間出現在敵人的身后。

——“劍勢腰斬!”

——“陰影襲殺!”

索倫一瞬間雙手握刀橫斬向巴洛炎魔的軀體,滾燙的惡魔之血伴隨著烈火灑落在他的身上。

哪怕是這一刻他依舊是面無表情!

可是卻顯得那么冷酷無情,宛若是最可怕的殺戮機器!

這才是他真正巔峰時期的實力!

也只有變身殺戮者后,索倫的基礎能力才能夠支撐他爆發出來真正的傳奇戰斗力。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4-5-14 09:32:1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十六章 史蒂芬的一天
作者:諸生浮屠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諸生浮屠 | 深淵主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淵主宰 第五十六章 史蒂芬的一天

溫柔的海風吹過摩多港,遠處傳來海浪拍打礁石的聲音。

港口里面人來人往,一艘艘滿載貨物的商船停靠在港口附近,偶爾一隊隊全副武裝面無表情的守衛巡邏路過,往來的商人看到后都不由敬畏地讓開道路。偶爾在這里能夠看到傳說中的卓爾精靈,不過他們并沒有故事里面那么邪惡,只是看起來有點冷酷,似乎對誰都有點愛理不理的樣子。這些卓爾精靈執法相當嚴格,用來賄賂其他守衛的手段似乎對他們沒有多少效果。

史蒂芬霍格從甲板上跳了下來,落地后摸了摸自己的錢袋子,隨后望向了港口南側的濤浪酒館。

這是海洋神殿牧師經營的酒館。

在碼頭的另外一邊是裝修更奢華的金冠旅店,那里是摩多最好的消金窟,有最昂貴的美酒,也有最漂亮的侍女。不過史蒂芬只是一個普通的海盜,他去不起那種地方消費,也就是偶爾在濤浪酒館喝幾杯朗姆酒。他如今也算是有家室的人了,自然也就需要精打細算一些,所以在想了想后他還是轉身朝著摩多城走去。

“還是算了。”

史蒂芬低頭嘀咕了一句,拒絕了邀請他去酒館樂呵一晚上的同伴,一邊回自己的駐地,一邊暗自思量道:“現在正是用錢的時候,算算(存的錢也夠三百枚金德勒了。”

“足夠在城里買一塊地了。”

“聽說大陸那邊最近也不太安全,過段時間就把她和孩子一起接過來。”

想到這,史蒂芬臉上不由露出來一絲幸福的笑容。

他年紀不小了。

今年已經35歲,這個年紀在海盜里面算是比較大的,作為一個人類史蒂芬在進入30歲后,便感覺體能精力已經大不如前。雖說他擁有二階的實力,戰斗經驗也相當豐富,但畢竟是歲月不饒人。人到中年總歸避免不了衰老,這一點就算是進階的職業者也一樣。上次跟海盜王阿斯羅德的決戰,史蒂芬腹部中了一刀,當時流了很多血,雖說現在是恢復過來了,可是畢竟也有一點暗傷。

史蒂芬很早就在海上漂泊。

這么多年生死搏殺,早就已經讓他感到厭倦,所以他打算交接完這次任務后,就申請進入城市衛隊。

換一個安定點的工作。

在史蒂芬不算短的海盜生涯里面,他跟隨過很多的海盜頭目。但是從來沒有任何一個人像索倫閣下一樣,讓他對于未來充滿著希望。

秩序。

摩多港的一切都井井有條,因為這里有著嚴格的秩序,法律雖然還沒有完全建立起來,但是索倫閣下定下的規矩一直都在嚴格執行著。任何挑戰規則的人都會被無情地碾壓,史蒂芬這么多年來從未見過任何一個海盜首領能像索倫閣下一樣將桀驁不馴的海盜們管得服服帖帖。雖說有些過程比較血腥殘酷,但那只是一點小問題。

只要習慣了索倫閣下制定的秩序,他們就會發現生活不會像過去那么糟糕。

不用擔心喝醉后被偷得一干二凈扔在某個臭水溝邊,也不用擔心拼死戰斗后財富最終落入其他人的手中。

付出就應該獲得回報。

在摩多任何工作都能夠讓人養活自己。即便是最卑賤的奴隸,都能因為努力工作而獲得自由,在摩多城過上不錯的生活。

史蒂芬有什么理由不相信自己會比那些獲得自由的奴隸擁有更好的未來?

“錢差不多夠了。”

港口有一條鋪石路直通摩多城,整齊的道路每隔一段時間都有人負責修整。史蒂芬沒有接受過什么教育,所以稍微復雜的計算對他而言都有點麻煩。雖然他最近正在花錢學習文字和算數,可惜由于年齡比較大的原因,史蒂芬一直都學得有點艱難。以至于他現在不得不邊趕路邊扳著手指頭算道:“加上我過去立下的功勞。應該能以最優惠的價格買到摩多城南邊的土地。”

“差不多能買十五畝地了吧?”(備注:大小跟英畝相當,一畝等于現在的6畝左右。)

“這些土地都被奴隸開墾過,看地里面的長勢。今年就應該有不錯的收成。買下土地后,再花點錢從沉船海灣買兩個奴隸耕種,將來即便是年紀大了,也能過上不錯的生活。”

“等拿到了地契,就把她和孩子接過來。”

“然后再花點錢請牧師舉行婚禮。呵呵!”

史蒂芬臉上露出來了有點憨實的笑容,這笑容讓他左臉顯得頗為猙獰的刀疤都柔和了許多,看起來不是那么嚇人了。

他有一個相好的。

以前是沉船海灣的流鶯,丈夫過去是水手,可惜死在了一場海難當中。丈夫死后,她獨自一人艱難地撫養著兩個孩子,可惜一個女人養活兩個半大的孩子實在是太困難了。最后她把心一橫便做起來了半掩門的勾搭,依靠操持皮肉生意養活兩個娃。然后她便遇到了史蒂芬,一個看起來兇神惡煞,但是對待她卻異常溫柔的海盜。

在將一個睡完女人不給錢的醉鬼廢掉后,史蒂芬就這樣跟她好上了。

那是一個很溫柔的女人。

模樣算不得多漂亮,說話有點細聲細氣的,年紀也有二十六七歲了。腰有點粗,皮膚倒是白皙,性格很溫和,擅長做家務,會把房間打掃得干干凈凈,屁股很大,一看就是能生養的女人。至于曾經操持過皮肉生意,史蒂芬并不是在乎那么多,一個女人能橫下心來為了養活孩子操持這種生意,只能夠讓他感到肅然起敬。

他不過是一個海盜。

說是滿手血腥有點過分了,但是死在他手下的人絕對不少。

有該死的家伙,也有無辜的人。

偶爾他也會去神殿懺悔自己犯下的罪孽,有一次甚至在她的懷中哭得像個孩子。

可能是年紀越大越心軟了吧。

這一次去沉船海灣護送貨物,史蒂芬遇到了一個半大的小偷,要是過去他絕對會把這個孩子的一只手廢掉,可是這一次看到那孩子面黃肌瘦的模樣,他卻不由想到了相好的那兩個娃子。他不但放走了那個小偷。還丟給了他幾枚銀德勒。

因為生活艱難,又是半掩門的勾當,相好的兩個娃子里面比較大的那個,當年也干過偷偷摸摸的勾當。

現在那個才十三歲的孩子只有八根手指頭。

史蒂芬累了。

他已經不算年輕了,再過幾年他就四十歲了。

一個男人到了四十歲,戰斗就只能依靠豐富的經驗,他想要換一種更加安定的生活。

有一個女人。

有一群活潑的孩子。

一份穩定的工作,一個安定的家。

大海上這么多年的漂泊,將他磨礪成真正的漢子,他可以在戰斗時無懼死亡勇猛拼殺。但是這并不代表著他希望一直過著朝夕不保的生活。

他跟其他的海盜有點不同,也許等到其他人到了他這個年紀時,才會變得渴望這一切吧。

前方出現了摩多城的城門。

斯蒂芬不由加快了腳步,朝著自己的駐地趕去,他有自己的房子,雖然只是一座不大的磚瓦房,但畢竟是他用命搏殺換回來的產業。不過更多的時候他還是在駐地呆著,因為房子里面空蕩蕩的,還不如在駐地方便。等把女人接過來了,在考慮搬進去吧。

“家具也得置辦一些。”

史蒂芬心中這么尋思著,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臉上露出來男人都懂的表情。“嘿嘿。房間有三個。也許應該買一張大點的床。”

這時。

摩多城的城門處傳來一陣喧鬧聲。

隨后便看到一頭體型不小的翼龍爬了出來,它的個頭已經比牛大不少,脖子上套著一根繩子,似乎被什么人牽著。不過被擋住看不到。翼龍趾高氣揚地往前走,看也沒看四周的衛兵,等到出了城門后。便有些迫不及待地扇動龍翼,一下子吹起漫天的塵土。

“好了!好了!”

“小黑別鬧了!現在就放你出去玩!”

脆生生的童音從后面傳來,雖然依舊是看不到人,不過史蒂芬卻不由表情一整,趕緊俯身低頭單膝跪下道:“大小姐!”

這可是摩多的寶貝疙瘩。

地位在摩多就跟公主差不多,誰不知道索倫閣下把她看得比命還重要。

翼龍的身影騰空而起。

隨后站在城門口穿著一襲黑色公主裙的薇薇安出現在了史蒂芬的眼前,小姑娘根本就沒注意到單膝跪在一邊的史蒂芬,在放開了翼龍的繩子后,她輕輕地拍了拍小手,脆聲道:“走!露露!今天我帶你去抓魚!……”

嬌小玲瓏的貓女聞言滿臉幸福之色,拼命地點點頭道:“喵!……抓魚!……露露要吃烤魚!……”

陽光下。

薇薇安牽著小小的貓女朝著海邊走去,斯蒂芬也很快站了起來,朝著駐地的位置趕去。

他今天還得辦一下任務交接。

一場場的戰斗。

一次次的亡命搏殺。

鮮血、殺戮、死亡,在殘酷無情的生死博弈間,摩多城終于屹立在了這片海外群島上。

索倫改變的不單單是薇薇安的命運。

這座煥發出勃勃生機的城市,讓許多人的命運也因此改變。

薇薇安終于有了一個安定的成長環境,可以在閑暇時過著她這個年紀應該有的生活。

快樂。

無憂無慮。

像個孩子一樣生活,畢竟她才只有九歲。

而索倫。

他將繼續在殺戮中前行,因為承諾,也因為守護。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4-5-14 09:32:3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十七章 焚身爆
作者:諸生浮屠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諸生浮屠 | 深淵主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淵主宰 第五十七章 焚身爆

鮮血一滴滴落下。

索倫的呼吸有點急促,連續的高強度爆發對于身體的負擔不小,尤其是那種精準到毫秒級的戰斗,更是對他自身的極大考驗。不過畢竟他現在的體質已經非同凡響,僅僅是一兩秒鐘的時間,索倫便已經重新調整好了自己的呼吸。體質不單單影響著他體能的極限,更決定著他在戰斗中的續航能力,超凡級別的體質讓索倫只需要稍微調整一下,就能夠重新恢復到體能巔峰狀態。

皮肉有焦糊的味道。

可能是因為被烤焦了,索倫居然沒有太大的痛楚。

站在他面前的巴洛炎魔也好不到哪里去,它的身上已經有七八道傷口,尤其是后背上被撕裂的位置,更是直接挨了索倫兩次重擊。可惜巴洛炎魔的體質太強大了,高達31的體質讓索倫原本應該把它腰斬的攻擊,硬生生變得只是重傷了它的脊椎骨。巴洛炎魔的生命力太頑強,高等惡魔的生命值基本上在傳奇戰士以上,索倫現在才勉強將它逼到了瀕死的狀態。

巴洛炎魔也在喘息著。

即便是強大到它這樣的地步,在大量的失血以及重傷狀態下,體能消耗的速度和恢復的速度已經拉開距離。

惡魔的瘋狂讓它在重傷瀕死的狀態下依舊充滿戰斗力。

于是它再次舉起沉重的深淵斬首劍,同時揮舞著火焰之鞭朝著索倫沖了過來,巴洛炎魔身上的火焰已經暗淡了許多,火焰之鞭上只剩下來一些跳躍的火光,然后露出來暗青色的倒刺,這是導致索倫左臂受到重創的原因,倒刺勾住了他手臂的皮肉,然后硬生生被扯下來一塊血肉。

索倫的傷勢不輕。

雖然他從頭到尾就只被巴洛炎魔擊中了一次,可是那一次就對他造成了近百點的傷害。

巴洛炎魔身上的火焰太強了。

即便是有冰亡的力量護體,索倫依舊在每一次接近它時緩慢地受到灼燒傷害。這種敵人根本就是凡人無法擊敗的,甚至比巨龍更加難對付,因為普通人站在它的面前就會被燒成灰燼。索倫已經被烤得有點麻木了,冰亡讓他不至于直接燃燒,這把傳奇武器撲滅魔法火焰的特性一直在生效,但是一股股灼熱的氣息從皮膚深入骨髓,讓索倫感覺胸腔火燒一般難受,喉嚨干涸的好似要裂開。

銀色的流光依舊絢爛。

巴洛炎魔的火焰讓它變得越發寒冷,此刻握在索倫的掌心就好似一塊冰。

陰影跳躍已經用完了。

一百米的跳躍距離,即便是索倫以近乎巔峰的狀態戰斗,可還是經不起幾次的消耗。

雙方都有點強弩之末的意思。

所以在面對巴洛炎魔瘋狂的攻擊時,索倫不得不狼狽地翻滾閃避。巨大的深淵斬首劍劈中了索倫身后的墻壁,直接劈開一道兩米長的裂口,同時因為巴洛炎魔過于巨大的力量,使得墻壁上都直接出現了一道裂縫。

“去死吧!凡人!”

巴洛炎魔打定主意將索倫逼得無路可退,眼前的敵人從頭到尾不敢硬接它一招攻擊,所以它現在的戰斗就是完全放棄防御,直接用最暴力的方式逼索倫硬抗它的攻擊。

轟隆隆!

索倫只能再次狼狽地避開,巴洛炎魔的力量太高了,變身殺戮者形態他也不敢硬接。

更別說對方還有巨大體型的力量加成。

深淵斬首劍再次命中了空地,可怕的蠻力讓四周出現蛛網狀的裂縫,墻壁發出轟隆隆的巨響,龜裂的痕跡一直延伸到了雙方的頭頂。

索倫一瞬間好似發現了什么!

所以當巴洛炎魔再次揮舞深淵斬首劍劈來時,他一個側身回到了原來站立的地方。

呼嘯地風聲響起。

火焰之鞭朝著索倫抽了過來,緊接著深淵斬首劍橫掃而出。

轟隆隆!

墻壁再次震動了一下,龜裂的痕跡已經非常明顯。

此刻的索倫幾乎被敵人逼入了死角,巴洛炎魔的臉上浮現猙獰地笑容,猛地掄起深淵斬首劍便是砸了出來。

這該死的凡人終于沒有閃避的空間了。

鐺!!!

劇烈的撞擊聲響起,當巴洛炎魔揮舞巨大的深淵斬首劍再次襲來時,他猛地咬牙雙手握刀架住了對方的攻擊。

噗嗤。

一股鮮血噴涌而出。

索倫整個人好似被高速行駛的汽車撞了一樣,直接倒飛了出去,巨大的力量讓他砰地一聲撞在了墻壁上,整個人都不由顫抖了一下。

力量壓制。

雙方差距巨大的體型和力量值讓巴洛炎魔很輕松地就打出來了力量碾壓性的傷害。

咔嚓!

索倫撞在了身后的墻壁上。

仿佛是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墻壁上龜裂的痕跡瞬間擴散,眼前獰笑著撲過來的巴洛炎魔,頭頂突然落下一片黑影。

轟隆隆!

一個尖錐般的石鐘乳砸在了巴洛炎魔的頭上,同時還有許多的碎石塊落地。

這種程度的傷害不可能擊殺強大的巴洛炎魔。

但是在腦袋被砸了一下的情況下,巴洛炎魔的攻擊瞬間就漏洞百出,它龐大的體型此刻變成了累贅,墜落的石塊大部分都命中了它巨大的身軀。

“死!”

也就在這一刻,索倫突然表情猙獰地飛躍而出,他消瘦的身軀很輕松越過了墜落的巨石,然后在貼近巴洛炎魔后猛地伸手在它身上按了一下。

——“吸血鬼之觸!”

一股充滿灼熱氣息的生命力涌入體內,索倫身上的傷勢頓時恢復了不少。

蒼白的臉龐上涌起一股奇異的火紅色,索倫猛地縱身一躍足尖在巴洛炎魔的后背上輕輕一點,緊接著雙手握刀斬向了對方的腦袋。

——“劍勢斬首!”

一道寒光乍現。

緊接著便是鮮血瘋狂噴涌而出,巴洛炎魔龐大的身軀僵硬在原地,下一刻突然好似燃燒一般,巴洛炎魔渾身涌現熊熊烈火!

它整個人看起來就好像是巨大的火球一樣!

——“焚身爆!”

作為無底深淵最難挑戰的高等惡魔之一,巴洛炎魔的可怕之處不單單是它所擁有的力量,更重要的是它會在死亡后自動激活一個‘焚身爆’的天賦能力。這個天賦能力會讓巴洛炎魔好似火球般爆炸開來,對周圍任何的敵人造成上百點的爆炸范圍傷害。

當年不知道多少人,就是在擊殺敵人后飲恨在了自爆的尸體下!

轟隆隆!

劇烈的爆炸聲響起,可怕的火焰洶涌而出,剛剛揮刀斬中巴洛炎魔頭顱的索倫,一瞬間被可怕的爆炸所籠罩。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4-5-14 09:32:4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十八章 分道揚鑣
作者:諸生浮屠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諸生浮屠 | 深淵主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淵主宰 第五十八章 分道揚鑣

(忙完回來了。¥℉,.現在那邊一堆親戚的小孩,浮屠換回原來的地方碼字。今天三更。)——

轟隆隆。

地底突然傳來一陣劇烈的震動。

正在四處搜刮戰利品的矮人重裝戰士全身搖晃了一下,差點直接撲到在了地面上。旁邊的其他人也是滿臉驚訝不安地對視一眼,沙漠武士將一塊純金制作的雕像悄悄地裝了起來,然后才若無其事地轉身望向了在場的幾個人。

“發生什么事情了?”

矮人戰士將墻壁上保存得還不錯的水晶扣了一下,還在放在手里面吹了吹,低聲道:“下面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在場的四個人對視了一眼。

“不知道。”疾風浪人雙手抱著武器,微微皺眉道:“剛剛隊長的表情似乎有點不對勁,身上的戾氣也太重了。我估計下面肯定是發生了什么大事!”

沙漠武士眼珠子轉了一眼,表情若有所指道:“我聽說這樣的地下遺跡里面很可能封印著惡魔。”

“剛剛的動靜看起來不太妙啊!”

東方舞姬聞言臉色微變,姣好的面容上露出來一絲擔憂,提議道:“要不我們下去找他?”

“不行!”沙漠武士很果斷地否決了。

他看了一眼其他人,沉聲道:“剛剛是隊長讓我們留在這里的,對于這里的情況我們根本就不清楚,貿然下去的話,萬一下面真有什么可怕的東西,恐怕我們全都得死在這里。”

說到這,沙漠武士不由壓低了聲音道:“我看今天各位的收獲都不錯,更重要的是基本上沒有人受傷。要不我們今天就到這里。先上去把戰利品分一分,然后等隊長出來?反正是他一個很厲害的游蕩者,他想走能夠攔得住他的人很少,他都走不掉的情況我們去了也是送死!”

他想溜了。

地下遺跡的情況有點不對勁,剛剛的震動更是讓一些地方發生了塌方,很可能是下面發生了什么大事情。

剛剛的幾場戰斗基本上沒多少人受傷。

他們在索倫離開后找到了一些箱子和暗室,發現不少值錢的戰利品,就算是大家分一分也有好幾千枚金德勒了。既然情況不對,大家又找到了不少戰利品,幸運的沒有什么人受傷。沙漠武士心中已經有了撈到好處就閃的想法。畢竟他跟索倫就只是臨時組成的團隊,這種團隊基本上沒有多少的交情,看情況不對拿到東西就跑并不奇怪。

沙漠武士的話明顯引起了一個人的認同。

疾風浪人輕撫劍刃默不作聲,他是來沙漠地區修行的,因為旅費不夠了才接一次任務,這里的情況有點兇險,居然這么輕易就遇到了傳奇等級的遠古木乃伊,這才只是地下遺跡的第二層左右。他不想把命丟在這里,既然已經有了戰利品。自己也沒有受傷,帶著好處離開繼續修行無疑是最明智的決定。

矮人重裝戰士的表情顯得有點猶豫。

似乎是想走,但是又有點心里過意不去的樣子,矮人這個種族還是比較講信譽的。這種情況下離開有點拋棄戰友的意思。

在場所有人里面,表情最復雜的無疑還是東方舞姬。

她臉上看起來搖擺不定,似乎是想留下又想離開的樣子,畢竟索倫剛剛是救過她一命。理智告訴她現在離開是最明智的決定,但是她心里又覺得這么做太過分。地下遺跡的難度有點高了,她很清楚下面到底有什么東西。如果索倫真的是遇到了那種怪物,恐怕活著回來的可能性就不高了。

巴洛炎魔。

一個傳奇游蕩者很難獨立擊殺巴洛炎魔!

轟隆隆。

來自地底的爆炸在引起第一批的塌方后,好似震斷了某些地方的支撐,明顯形成了連鎖性的塌方,不少地方都傳來倒塌的聲音,這里也是掉下來一大片的灰塵。

“不能繼續呆著了。”

沙漠武士看了其他人一眼,沉聲道:“你們要留下就留下,我已經準備離開了。看情況這里有可能要塌陷,搞不好我們會困在這里。”

說完,他便直接朝著廣場跑去。

疾風浪人瞥了其他人一眼,也快步跟了上去,這里是沙漠地區,要是塌陷把上面的的洞口也堵住了,想要出去就很麻煩了。

矮人猶豫了一下,看了一眼東方舞姬道:“我們也出去吧?”

東方舞姬的表情漸漸平靜了下來,她看了一眼面前的矮人重裝戰士,凝聲道:“不!我準備下去看看!他剛剛畢竟救過我,這樣拋棄他離開我辦不到,將來肯定會因為這件事而感到愧疚!”

聽到她的話,矮人戰士臉上明顯出現一絲愧疚之色。

隨即,他拿出來了幾瓶治療藥劑,還有一瓶火紅色的藥水,將其扔給了東方舞姬,沉聲道:“很抱歉!我準備離開這里。這是從神殿買回來的治療藥劑,還有一瓶是來自灰谷矮人的力量藥劑,可以暫時提高你的戰斗力。”

“祝你好運!”

矮人重裝戰士扛起斧頭便是往外跑,這里已經落下來很多塵土,遠處還有震動聲傳來。

東方舞姬看了一眼他們的背影,咬咬牙朝著前方黑暗的通道內跑去。

“我只是為了任務!”

東方舞姬飛速地沖入了黑漆漆的通道中,喃喃自語道:“帝姬交代的任務還沒有完成,我要是就這么回去她肯定會不高興!……”

“是的。”

“我必須進去看看!他應該不會那么容易就死掉了吧?……”

四周的景物飛速倒退。

遠處的震動還在繼續傳來,下面應該是出現了斷層,以至于許多遺跡建筑大面積崩塌。

東方舞姬扭身躲開了一塊墜落的石塊,隨即停下來了腳步,在她的前方出現了一個大凹坑,明顯是被什么可怕的爆炸給炸出來的,下面全是大大小小的碎石塊。這里的路已經斷掉了,想過去她只能跳到下面,然后再找通道前進。

不過就在這時,前面的斷口處一道頗為狼狽的身影爬了上來。

“你沒死!?”

東方舞姬臉上一瞬間煥發出來光彩,好似松了一口氣般道:“太好了!……”

索倫爬上來后吐了一口唾沫,鮮血中混雜著塵土,最開始的大爆炸他幾乎是直接被籠罩在其中,要不是他反應足夠快抗住了爆炸也可能被活埋了。索倫全身上下都是灰蒙蒙的,上面都是厚厚一層落下來的沙土,他將嘴里面的泥土吐了出來,抬手在臉上抹了一把,隨即開口道:“你怎么過來了?他們人呢?……”

索倫看了一眼后面,沒有發現其他人的蹤跡。

這個時候都不用東方舞姬開口,他便好似已經知道了一切,緩緩道:“走了?嘖嘖!這種臨時的團隊果然在關鍵時刻都靠不住!”

“接著。”

剛剛開口想說些什么的東方舞姬,突然看到索倫抬手扔過來了一塊流轉著奇異光澤的寶石,她趕緊伸手接住看了一眼,臉上立刻浮現驚喜之色。

這是她需要的任務物品。

轟隆隆。

后方還有崩塌的聲音傳來。

索倫臉色微變,快步沖了上來,沉聲道:“先走再說!下面已經被炸斷了!這塊區域都有可能崩塌。”

兩個人朝著原來的路高速沖刺。

索倫似乎傷得不輕,身上的塵土全部都沾著血,混在一起凝結成血塊。即便他們的速度已經不慢了,可是等到他們趕到最開始的廣場位置時,這里已經是黑漆漆的一片。火把全部都被撲滅了,在挖開的通道口位置,堵滿了落下來的沙土。

通道塌陷了。

這種臨時挖出來的通道根本扛不住這樣的塌方震動,不過其他人似乎已經提前逃出去了。

“現在怎么辦?”

東方舞姬看了一眼索倫,輕聲道:“通道已經塌陷了。”

哐當。

索倫轉身看了她一眼,抬手將一把鏟子扔了過去,沒好氣道:“現在還能怎么辦?”

“挖出去!”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4-5-14 09:32:5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十九章 傳說度的秘密
作者:諸生浮屠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諸生浮屠 | 深淵主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淵主宰 第五十九章 傳說度的秘密

東方舞姬渾身濕漉漉的全是汗水,她單手拄著鏟子抬手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立刻便在一片灰塵中出現一抹白皙細膩的肌膚。+◆頂+◆點+◆小+◆說,www.在沙土環境下往上挖,一不小心就是被塵土黃沙落得滿身都是,現在好好一個美人兒已經變得看起來像個乞丐,張嘴吐了一口唾沫都帶著沙土。這座地下遺跡的結構不太好,挖通一點就是流沙往下涌,剛剛她整個人都差點被埋住了。

“呼呼呼!”

東方舞姬張嘴小口喘氣,在轉身看了一眼側面的索倫后,不由表情幽怨道:“喂!你還沒有休息好嗎?我一個人挖得挖到什么時候啊?!”

最開始索倫扔了一把鏟子給她,她還以為是兩個人往上挖,結果沒想到就她一個人動手,累死累活好半天才挖通了一點點,這樣下去也不知道會被困住多長的時間。至于索倫,從一開始就坐在那邊休息,到現在差不多快五六個小時了。每次挖得累得不行,或者被沙土從頭到腳淋了一遍后,東方舞姬就會回頭看一眼索倫,他還是在那老神在在的盤腿而坐,看一次她的眼中就多一分幽怨。

“真是一點都沒有紳士風度!”

東方舞姬撇嘴小聲嘀咕了一句,然后她抬手撥動了一下自己的長發,頭發里面落滿了塵土,這對于頗為愛干凈的她很難受。挖了半天出了不少汗,汗水混著塵土站在身上,讓她感覺自己此刻就好像是在泥漿里面打滾過一樣。不過她抱怨了幾句后,最后還是一個人賣力地挖了起來,因為她看得出來此刻的索倫傷的不輕。

事實上。

索倫現在傷得很重,他在巴洛炎魔的焚身爆下,直接就被打入了瀕死狀態。

現在還能活動自如完全是因為強大的超凡體質!

此刻的索倫看似在休息,但事實上他在重新記憶法術,東方舞姬到現在都不知道他還兼職著巫師。自然也就以為索倫是在休息恢復。況且其他的巫師重新記憶法術都需要拿出來法術書翻看,索倫這種完全靠回憶重新記憶法術的巫師,她估計至今還沒有見到過。雖然付出了不少的殺戮經驗,但是索倫目前掌握的法術都是記憶印刻的,重新記憶法術不需要法術書,他身上也基本沒帶過法術書。

索倫緩緩地張開了眼睛。

他看了一眼面前賣力干活的東方舞姬,嘴角不由露出來一絲玩味的笑意。

現在的東方舞姬哪里還有最開始魅惑動人的模樣,完全就是一個渾身泥巴的鄉野村婦,那模樣看起來真是喜聞樂見。

在他的眼前有許多的信息提示,最上面的一條是:

“受到巴洛炎魔的焚身爆攻擊!”

“條件反射通過!……你成功躲避了爆炸核心區域!……你受到了52點的爆炸傷害!……你受到了12點的火焰灼燒傷害!……”

“觸發臨界點!專長突破!”

“你的專長能力微弱火焰抗性提升為弱等火焰抗性!……”

“觸發臨界點!專長突破!”

“你的專長能力弱等火焰抗性提升為中等火焰抗性!……”

巴洛炎魔就是一團烈火。

索倫從頭到尾跟它戰斗都是在承受著火焰灼燒傷害。如果不是有冰亡的力量支撐,可以撲滅身上的魔法火焰,恐怕他根本不可能支撐這么長的時間。所以在戰斗結束后,最先爆發的居然是索倫原本鍛煉出來的火焰抗性,居然一口氣從微弱火焰抗性提升到了中等火焰抗性。

“中等火焰抗性個人專長:神性的力量讓你在對抗火焰傷害的時候增強了自己的抗性能力。從現在開始你免疫任何5點以下的火焰傷害,在受到法術或者類法術攻擊時,任何帶有火焰效果的傷害都將降低10點。隨著神性力量的強化,你掌握火焰抗性類能力的效果也將逐步增加,最終你將有可能免疫火焰的傷害。”

抗性是很好用的專長能力。

提升到高等抗性后可以極大增加生存能力。不過想要免疫某一類的攻擊,那就可能需要更強大的專長支撐,這是屬于神靈的領域。

索倫目前擁有的抗性是兩種,分別是弱等寒冷抗性和中等火焰抗性。

然后。

下面是另外一些數據出現:

“擊殺巴洛炎魔!”

“抽取目標靈魂能量!……你獲得了殺戮經驗165100點!……”

“目標擁有神性能力。”

“神性力量激活!……吸收目標殘留神性!……神性轉化!……”

“你獲得了5點神性值。”

十六萬多的殺戮經驗。

雖然不足以讓索倫進階傳奇。但是也差不了多少殺戮經驗,他此行還需要拿到另外一塊元素晶石,那個時候應該是足以進階傳奇領域了。至于獲得的5點神性值,這倒是讓索倫感到非常驚訝。沒想到擊殺高等惡魔居然可以拿到這么多的神性值。可惜這種事情很難再遇到,碰到了也未必打得過,畢竟高等惡魔跟半神的挑戰難度相差不大。

但是也并不奇怪。

深淵惡魔一直都是有神性血脈傳播。許多強大的惡魔明明沒有神格和神職,但是依舊能夠使用一部分神靈的力量。

這就是它們自身所擁有的神性血脈。

深淵魔神的子嗣!

這次擊殺巴洛炎魔還是運氣不錯,索倫很清楚如果不是對方被封印在了這里,正面戰斗他幾乎沒有什么的勝算。以后再想對付這樣的敵人,恐怕不進入無底深淵,就得等圣者浩劫的到來,因為那個時候巴洛炎魔是第一批惡魔先鋒軍的中堅力量。圣者浩劫開始,深淵血戰暫時告一段落,惡魔和魔鬼的視線都轉向了其他位面。

啪嗒!

索倫緩緩地站了起來。

他拿出來一把鏟子默默地開始挖土,現在最重要的還是離開這里。

大約是三個小時后。

另外一道信息出現在眼前:

“炎魔之戰傳奇戰斗:新月紀元1676年4月上旬,你在古老的奧術帝國遺跡內遇到了一頭被封印的巴洛炎魔。經過一場艱苦的戰斗,你終于擊敗了這個強大的敵人。一位高等惡魔的隕落,讓你的存在開始被深淵所注意。這位被你所殺死的巴洛炎魔是上古炎魔的子嗣,你的存在將會被一些強大的惡魔所感知到。傳說度2”

有點奇怪。

索倫拿到的傳說度只有2點,按道理來說巴洛炎魔應該是他當前挑戰過的最強大的一個怪物。

可是它所給出來的傳說度居然才2點!

并且,這一次傳說度出現的速度很快,似乎不像過去那樣間隔很長時間才出現。

這不由讓索倫陷入了沉思。

“為什么會這樣?”

索倫腦中飛速思考著,暗自道:“明明這個巴洛炎魔如此強大!為什么卻只有2點傳說度?就連一場海戰的傳說度都比它更高!難道說傳說度跟敵人的實力并非是有著直接性的關系?或者說還有其他的條件決定著傳說度的多少?”

索倫微微蹙起眉頭,因為他好像發現了什么。

傳說度未必就是敵人的實力越強大就越多,當然擊敗強大的敵人自然要比擊敗弱小的敵人獲得更多的傳說度,可是其中似乎還有一道標桿決定著傳說度的多少。

觀眾!

索倫過去拿到的傳說度,很多都是因為傳播的范圍很廣。

許多戰斗未必有今天這么兇險,可是獲得的傳說度卻很高,因為這些事情都流傳到了很遠的地方。但是今天這一次索倫似乎根本就沒有觀眾,他也不會沒事跑到酒館里面去吹牛說自己是怎么怎么干掉巴洛炎魔的。估計所有人里面,也就只有東方舞姬模糊的猜測索倫是擊敗了巴洛炎魔,也許這就是為什么傳說度很低的原因。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4-5-14 09:33:1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十章 拳法大師
作者:諸生浮屠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諸生浮屠 | 深淵主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淵主宰 第六十章 拳法大師

索倫被困住了。↗小說,.

事實上,他和東方舞姬被困在地下遺跡內整整一天一夜。

等到他們終于挖出來了一條通道重新回到地面時,兩個人都已經是有點精疲力盡,看起來就好像是在地里面打滾后爬起來的。索倫身上還稍微好一點,畢竟他穿得是緊身衣,抖一抖斗篷身上的沙子泥土就差不多了。可是東方舞姬身上穿著的是長裙,爬出來的時候整個人灰不溜秋的,只有偶爾擦汗時才會抹去塵土露出來一片白皙的肌膚。

“終于爬出來了!”

東方舞姬來到地面后直接扔掉了鏟子,然后很不淑女的一屁股坐在了沙子上,緊接著又觸電般蹦了起來。此刻雖然天色漸暗,可是沙漠地區的溫度依舊很高,附近已經沒有了勞工和其他隊友的痕跡,倒是在不遠處有許多留下來的垃圾。白天的風沙很大,能夠帶走的估計都被他們給帶走了,現在整個遺跡上面只有遺留下來的垃圾。

索倫伸手撥開了沙子,他觸摸了一下燒盡的火炭,沉聲道:“走了大概沒多久!應該是上午時收拾東西離開的。”

東方舞姬走了過來,輕輕點頭道:“這些家伙!……”

“算了。”

索倫無所謂地搖了搖頭,他當年混在幽暗地域見過太多比這更過分的事情,最起碼這一次遇到的人沒有背后捅刀子。他抬頭看了看天色,緩緩道:“在這里休息一晚吧。明天我們就離開。”

“你要的東西也找到了。”

“明天我們就分開!既然打算回東方國度,那就早點離開吧。”

“用不了多久這里也是是非之地。”

東方舞姬聞言輕輕地點點頭,眸光落在了索倫的身上,靜靜地注視著了他一會兒,然后嘴角浮現一絲淺淺地笑意,輕聲道:“謝謝。”

索倫揚了揚手,沒有多說什么。只是開口道:“我去找點水。”

“這附近應該是有一個綠洲的。”

聽到索倫的話,東方舞姬頓時感覺渾身上下很不舒服,不由快步跟了上來,小聲道:“附近有綠洲嗎?我也一起過去吧!”

這附近應該是有一個綠洲的。

因為曾經在這里建立過冒險者的聚集地,沙漠地區補給很困難,地下遺跡附近的區域都被人探索過,然后才找到這個綠洲作為營地。

索倫沿著記憶的方向前進,很快便看到了遠方的一抹綠色。

很小的綠洲。

估計也就只有一百多米,四面長著各種植被,還有一些高大的樹木。中央就是一個深水潭。也算是沙漠中的奇跡,在這種風沙猛烈的地方,居然還能保留下一處綠洲。

“太好了!”

東方舞姬不由加快了腳步,來到水潭邊后便是俯身喝了幾口,緊接著捧起清水洗了一把臉。隨著臉上的灰塵被洗凈,一張嫵媚動人的容顏也露了出來,帶著很明顯的東方人種特征,看上去充滿著一股異域風情。她將臉洗干凈后,表情頓時便有些扭捏。嫵媚的臉龐上微微浮現一絲紅暈,轉身望向了旁邊的索倫,似乎想說什么又說不出口的樣子。

索倫也在洗臉。

冰涼的清水讓他長舒了一口氣,他將身上簡單擦拭了一下。隨后便注意到了東方舞姬的目光。

“怎么了?”索倫微微皺眉道。

東方舞姬的表情有些扭捏,似乎有點不好意思,但還是小聲道:“我想清洗一下。你能不能……能不能先在外面等我!……”

原來是想洗澡。

索倫聞言無奈地站了起來,看了一眼對面滿身塵土頗為狼狽的模樣。開口道:“好吧。我在外面等你。”

索倫轉身離去。

東方舞姬確定他出去后,這才小心翼翼地解開了腰帶,不過還是悄悄地看了一眼后面。小聲道:“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偷看!這么厲害的游蕩者,要是轉身潛行回來,估計我也沒辦法發現吧?不管那么多了!還是先洗個澡吧!……”

東方舞姬身上的長裙褪下,露出來一雙修長的大腿。

她用腳探了一下水面,然后緩緩地解開了上衣,飽滿的胸部在月光宛若白膩的美玉,東方舞姬雙手護在胸前緩緩地進入水中,水面上波光粼粼,隱隱可見白皙的雙腿和纖細的腰肢,她滿足地嘆息了一聲,隨后開始清洗身上的灰塵。

“倒是一個不錯的男人!”

“可惜我喜歡的人是蒂,要不然他倒是真不錯!”

東方舞姬整個人泡在水中,濕漉漉的長發宛若水草般散開,她輕輕地抹了一下臉,腦中有些胡思亂想,臉蛋微紅道:“他會不會在偷看?”

事實上。

她確實想多了。

索倫從一開始就走了出來,他也沒興趣偷看別人洗澡。

論美貌的話,歌莉婭是他見過最漂亮的女人,估計也就只有薇薇安將來長大了有可能會超過她。所以在擁有歌莉婭的情況下,索倫還不至于饑渴到掉過頭去偷看別人洗澡。

淡淡的月光。

索倫站在綠洲邊上靜靜等待,不過就當他感覺時間差不多了準備回去時,前方突然傳來輕微的響動。

有人在靠近!

索倫的身影瞬間遁入了黑暗,然后以潛行狀態悄悄的摸了過去。

一個人。

一個女人。

索倫還沒有靠近目標,便看到了一道高挑的身影,黑色的長發很自然垂落,一眼就能辨認出來是女性。對方身上穿著緊身衣,露出來凹凸有致的玲瓏曲線,面目輪廓有東方人種的特征,不過身高比北地女人還高挑,但這并非是關鍵,關鍵是索倫在她身上沒有看到武器,只是帶著一雙黑色的手套。

“誰!?”

一道冷冽的聲音響起,緊接著索倫眼前的女人便是停下來腳步,她的身影一瞬間飛掠而起,直接就鎖定了索倫的位置,然后便是化作一道殘影騰空靠近,一招鞭腿夾雜著呼嘯的勁風,以很驚人的氣勢朝著索倫抽了過來。

沒有任何的征兆。

索倫甚至都不知道敵人是怎么確定自己的位置,他只能夠肯定自己并沒有直接暴露,對方能夠發現自己似乎是因為某些超自然的能力。

被發現了!?

索倫的表情有些驚訝,卷起的風沙暴露出來他的位置。

面對敵人高速逼近后鞭腿攻擊,索倫來不及閃避也沒有機會拔刀,只能雙手護在胸前硬抗了一下。伴隨著沉悶的碰撞聲,索倫稍微后退了半步,矯健的身影在跟索倫硬碰了一下后飛速倒退,她宛若鵝毛般輕飄飄地騰空落地,眼神也瞬間凌厲了起來,凝聲道:“游蕩者?”

啪嗒。

眼前的女人雙手一合,隨著她雙掌拍在一起,手套上立刻便是浮現一絲微弱的法術靈光,緊接著跳躍的電弧在雙掌間劃過。這奇異的電弧在掌心不斷跳躍,但卻并非是她本身的能力,應該是那雙手套的力量,這是一件很特殊的超凡武器。

弓步,側身,抬手。

熟悉的架勢讓索倫一瞬間表情凝重,他緩緩地拔出來了彎刀冰亡,沉聲道:“拳法大師?!”

拳法大師。

這還是索倫第一次看到女性進階的拳法大師。作為武僧類職業的高級延伸進階,拳法大師雖然沒有強制性的進階要求,可是女性作為職業者進階拳法大師卻是極度罕見。索倫過去見過女性牧師進階拳法大師修改版的神圣之拳,但是這種接受正統拳法大師修行的女性職業者卻是從來沒有遇到過。

并且。

對方的實力似乎不在他之下!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左岸論壇

GMT+8, 2024-6-25 08:07 , Processed in 0.029276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