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配件 寶箱 食譜
樓主: 諸生浮屠

深淵主宰 类别:网游竞技小说 海外群岛篇【第二卷完】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4-5-9 10:30:5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162章 摩多港
作者:諸生浮屠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諸生浮屠 | 深淵主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淵主宰 第162章 摩多港

時間靜悄悄的過去了三天。

索倫忙碌在解析‘馬友夫微流星’的法術模型當中,而歌莉婭則一直在布置法陣封鎖所有的陰影裂縫,跨位面的滲透容易發生意外,無論是產生位面法則能量的沖突進爾導致變異,還是陰影位面的生物悄悄溜到了物質位面,都會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所以對于歌莉婭而言,解開陰影位面的奧秘前先要讓自己進退自如,作為正統巫師她必定會給自己留一條安全的后路。

索倫那種冒冒失失就進去探索的行為,還是屬于標準的游蕩者作風。

昨天晚上。

歌莉婭來索倫這邊過夜,順便還提了一下薇薇安的事情。

小姑娘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居然問了她很多關于靈魂層面的東西,甚至還詢問如果死亡后靈魂會回歸哪里,不進行位面轉生的話,純粹的靈魂可以存在多久。活物死亡后最終靈魂到達的地方,以及靈魂存在轉化的法則,很多東西連歌莉婭都問住了。畢竟她也只是剛剛觸摸到傳奇領域的巫師,也許她掌握構裝生命注入靈魂碎片的技巧,可是卻無法解釋很多靈魂層面的知識。

薇薇安很認真的把所有東西都記錄了下來,然后又問了她一些關于傳奇法術的知識。

談到這里。

歌莉婭還很嚴肅地告訴索倫,小姑娘似乎問了一些有關于傳奇法術祈愿術的東西。這個法術在巫師里面也屬于禁忌,因為它是一個理論上能夠實現絕大部分愿望,可是卻必須付出嚴重代價的傳奇法術。祈愿術可以讓死者復活,可以增加自己的力量,可以許愿提高屬性,甚至能夠讓人長生不老,理論上這個傳奇法術能滿足絕大部分凡人的愿望,可是需要付出的代價就不怎么好說了。

索倫聽到這也沉默了下來。

不過他并沒有多說什么。只是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祈愿術是最難掌握的傳奇法術之一,光是記憶這個法術的難度都嚇死人,更別說是達成施法的條件了。

這個法術最終召喚的是元素巨靈!

效果有點像是阿拉丁神燈,有可能是召喚的風巨靈,也有可能是召喚的土巨靈,甚至不排除喚醒最古老元素神靈的可能。

目前整個世界會這個傳奇法術的人都沒有幾個。

時間轉眼又過去了一天。

索倫對于‘馬友夫微流星’的法術模型解析終于進入了正軌,完成的進度接近45左右,隨著進度越來越高掌握的速度也越來越快,估計用不了多久他便可以將其記憶下來。不過也在這一天,財富教會的船隊終于達到了摩多港。并且還運過來了許多人手和物資。

摩多。

這是歌莉婭取的名字,源自于北地女巫的占卜,是一個有著特殊含義的字符。

她對這里進行了一次簡單的占卜,最后決定了用這個名字。索倫不是很在意這些,所以直接就將這里命名為‘摩多’。

財富教會組建了一支龐大的船隊。

充沛的財力讓他們直接使用遠洋船運輸,當索倫剛剛到達摩多港時,便看到一隊隊面黃肌瘦的奴隸被押送下來。這些都是來自礦場的奴隸,財富教會暗中控制著很多礦場,這里面都需要大量的奴隸。并且奴隸在礦場中工作死亡的幾率很高,財富教會暗中控制著為數不少的奴隸貿易。金錢自然是沒有那么干凈,要不然他們也不會跟索倫這個海盜首領合作。

財富教會運過來的奴隸很雜亂,大部分是人類。可是還有其他的種族。

索倫甚至看到了少部分的灰矮人。

這是一流的奴隸,他們因為被吸靈怪控制過很長時間,屬于那種經久耐用的奴隸,受到諸多的奴隸礦場歡迎。

“閣下。”

半精靈大副接收完這些奴隸。小跑著過來道:“已經統計完了。一共運過來632個奴隸,其中人類占了大部分,還有少部分其他種族。里面有32個染病。還有一些在運過來的路上死掉了,直接被他們扔進了海里面。我現在就去把他們安頓下來?”

“嗯。”索倫微微點頭,并沒有過多同情那些奴隸。

這樣的奴隸在世界各地隨處可見,奴隸制度根深蒂固甚至受到不少教會的支持,很多過去的觀念完全沒有意義。

很快奴隸就被押送前往摩多城。

然后一身珠光寶氣的金牧師出現在了索倫的眼前,不知道為什么他總是覺得這個女人太醒目,可能是她一身的土豪金顏色讓索倫有點手癢吧。游蕩者的習慣大家都是知道的,看到這樣的土豪金就容易把持不住,很想上去偷偷摸一下,然后順走點什么值錢的玩意兒。這個女人身上的珠寶就算不是超凡物品,估計價值也超過了五六萬枚金德勒。

高階牧師都挺有錢的,財富女神的牧師就更有錢了!

“閣下。”

金滿臉笑意地來到索倫身旁,然后朝著港口打了一個手勢,微笑道:“那么我們就先一步開始了。”

轟隆隆!

沉默的巨響從港口那邊傳來,頓時吸引了許多人的目光。

然后便看到其中好幾艘遠洋船將甲板放了下來,隨即打開了沉重的艙門,讓一些體型龐大的傀儡魔像走了出來。

大部分都是粘土魔像和石魔像。

這些魔像的高度在三米左右,踏著沉悶的腳步聲來到港口,緊接著在一位三階巫師的控制下前進,很快到達了索倫許諾給財富神殿的土地附近。

轟隆隆!

倒塌的巨響聲傳來,然后是被推平炸開的石塊,這十多尊傀儡魔像一路平推前進,宛若是大型壓路機一樣碾壓而過。石魔像負責開山裂石,粘土魔像身體發生輕微的變形,然后好似小型挖掘機一般工作,很快就將那一片的土地平整完成。

魔像工藝。

索倫表情有些驚愕,稍微怔了怔才回過神來,眼前的畫面還是挺有沖擊力的,相對于原始的人力勞動,眼前的魔像工作起來就好像是現代科技和古代文明的差別。不過這種方式是很消耗資源的,這里沒有巫師塔的元素池給傀儡魔像充能,如此大的能量消耗必須要用金錢來彌補。這種差別就好像是騎著摩托車和開著坦克的耗油量對比。

魔像傀儡的工作效率很高!

它們應該是專門設計的魔像,本身并非是為了戰斗,在很短的時間內,魔像們就推平了土地,然后開始建立地基。需要兩個成年男子才可以搬運的大石塊,粘土魔像一只手托著一塊還走得飛快,石魔像連好幾噸重的石塊,都可以硬生生搬起來運走。它們的工作效率恐怕比挖掘機和起重機都強,因為后者還需要人來操作,魔像則直接搬走就行。

“閣下。”

金牧師的臉色有些得意,頗為自傲道:“財富教會的實力絕對不會讓你失望,按照這樣的進度下去,最多半個月港口就能夠完成。”

索倫沒有說話。

因為眼前的畫面讓他有種被人領先一個時代的感覺,在他還在拼命的靠人力來運作時,別人手中都已經開始讓他有半機械化的錯覺。

魔像。

索倫注視著這些魔像,不由陷入了沉思。

歌莉婭的魔像是不能帶出來的,那是屬于女巫議會的財富,她只是帶過來了一個負責打掃工作的粘土魔像。

不過索倫卻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魔像之戰!

索倫記憶非常深刻的一次大事件,也是這件事讓世人知道了傳奇劍圣的可怕實力。

現在魔像之戰還沒有爆發。

如果沒有人觸發遺跡里面的紅色警戒,或者提前有人解除了魔像軍團的戰斗指令,那么魔像之戰最終還會爆發嗎?

那支魔像軍團要是沒有毀掉,它們可以發揮出來多大的戰斗力?

要知道。

當時有人評估它們的戰斗力相當于一個公國的主力軍隊,如果不是觸發紅色警戒魔像軍團發生暴走,最后也不會逼得諸多傳奇強者現身,連帶著傳奇劍圣都出現在了魔像之戰的戰場上。這些魔像似乎是在最后被人下達了一個摧毀一切的指令,可是在指令還沒有生效前,它們就被掩埋塵封在遺跡里面。后來還有人探索過遺跡,付出很嚴重代價后發現了亡靈和惡魔的骸骨。

有人推斷這是爆發了什么可怕的亡靈瘟疫,或者惡魔入侵了這里,所以魔像軍團才在最后被下達了摧毀一切的指令。

要是有人可以更改這個指令,也許一切都不一樣了!

索倫陷入了沉思。

魔像之戰是傳奇級別的戰斗,先后出現了不少傳奇強者,遺跡的探索難度也是跟沙漠邪物一個級別,不拉一個傳奇團隊進去有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備注:絕大部分跟奧術帝國有關的遺跡都是傳奇級別的挑戰難度。)

難度未必就比現在陰影位面的巫師塔低多少!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4-5-9 10:31:0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163章 全面開戰
作者:諸生浮屠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諸生浮屠 | 深淵主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淵主宰 第163章 全面開戰

這一天風和日麗。£∝頂點小說,

在上午時分淅淅瀝瀝下了點小雨,讓道路稍微有點泥濘,不過很快就晴空萬里。快要臨近二月份,也到了播種的時間,在上千奴隸的趕工下,索倫終于挖通了連接河道的溝渠,還借助法術化泥為石建成了一個簡單的堤壩。法爺的作用自然是毋庸置疑,化泥為石是由歌莉婭和薇薇安聯手施展的,在短短兩天時間內就完成了。

這樣的堤壩將泥土轉化成完整的石塊,效果估計比水泥制作還好用很多。

四通八達的溝渠分布在將近五千畝的耕地內,這還是索倫第一步開墾的土地,充沛的奴隸讓他可以放心去壓榨勞動價值,按照他的估計今年最少要完成萬畝以上的開墾計劃。一萬畝的土地足以輕松完成摩多城的自足自給,只要達成了自足自給,索倫基本上就沒有后顧之憂。

糧食、土地、人口。

這三個要素在混亂的時期比黃金更加寶貴,也是將來染指神靈領域的關鍵。

轟隆隆!

索倫的住處突然傳來了一聲悶響,然后便看見索倫滿臉興奮地站起來,不過跟過去有點不同的是,他現在掌心懸浮著兩團火球,大概是拳頭的大小,火焰以一種高度濃縮的狀態成型,然后懸浮在他的掌心隨著移動跳躍出妖艷的火光。

——馬友夫微流星!

耗費了這么長的時間,索倫終于記憶了這個三環法術。

轟隆隆!

索倫站在原地深吸了一口氣,隨即注視著四周的環境,然后直接一個縱身飛躍,拔高到了將近十二米左右的高度,緊接著他猛地朝前一揮手,一顆拳頭大小的火球呼嘯而出,跟火球術不同的是這火焰宛若是實體。扔出去有一種扔鉛球的感覺,而并非是火球術那樣的能量形態。拳頭大小的火球以驚人的速度呼嘯而出,下一刻命中了前方的靶子,隨后便看到靶子自己被炸爛成漫天的碎木塊,只剩下來一個光禿禿的木柄。

轟轟轟!

接連不斷的爆炸聲響起,索倫的面前在短短一秒鐘內炸爛了五個靶子。這些訓練用的靶子基本上都是炸得稀巴爛,偶爾有一兩個被中間穿透炸開,殺傷力相當的驚人!因為即便是索倫使用精靈戰弓2進行全力射擊,也沒有辦法射穿這些接近十厘米厚的木靶子。

索倫單膝下蹲落地,掌心懸浮的兩團火球暗淡了許多。在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內,以他驚人的敏捷屬性,一瞬間發動了五次攻擊。

——“馬友夫微流星法術極效!”

使用法術極效專長變成五環法術的馬友夫微流星殺傷力有點超出索倫的估計,他全力一刀劈過去才能打出來這樣的殺傷力,可是這個法術只需要扔出去就行了。以索倫現在的施法等級,一個馬友夫微流星法術極效可以進行11次攻擊,按照他現在的出手速度,不考慮命中率的話可以在兩三秒內完成,也就是愣個神的功夫。他就能連續砸出來十多個馬友夫微流星呼得別一臉麻花!

轟隆隆!

靶子全部都被打爛了,索倫只能將目標轉向了旁邊的墻壁。

一個馬友夫微流星砸得過去,墻壁上立刻砸出來了一個凹坑,深度接近五厘米。還有小范圍的爆炸效果,殺傷力跟一發奧術飛彈差不多的樣子。也就是說索倫一發馬友夫微流星的殺傷力超過了三十點,他目前在不發動劍勢的情況下全力一刀也才四十點左右的殺傷強度。

當然。

作為三環的屠神法術,馬友夫微流星的作用根本不止于此。

它發出去的微流星是相當于5級別的超凡武器。可以簡單換算成5的穿透等級,絕大部分超自然的生命都無法完全免疫它所造成的傷害。

轟隆隆!

連續五發微流星砸得出去,墻壁直接炸開一道窟窿。隨即整面墻都逐漸龜裂,最終轟隆隆的倒塌。

“閣下!”

外面很快傳來了海盜巡邏衛隊的聲音,有一隊聽到動靜的巡邏隊趕了過來。

索倫停了下來看了他們一眼,揮揮手道:“沒事!”

“你們幾個去倉庫拿幾件鎧甲過來,把皮甲、鎖子甲、鑲鐵甲、半身甲全部拿過來。”

手下很快領命而去。

大約是幾分鐘后,他們便搬了一堆鎧甲過來。

索倫揮刀臨時做了一個個木頭架子,緊接著讓人將這些皮甲套了上去。兩個五環法術位都記憶了馬友夫微流星法術極效,索倫再次念動咒語施展法術,緊接著掌心重新浮現兩團拳頭大小的火球。他先是朝著第一個皮甲木頭架子砸了出去,伴隨著轟隆隆的悶響,皮甲當場被炸開,胸前正面已經被炸得不成樣子。

第二個實驗的是鎖子甲。

索倫一揮手砸出去一發微流星,在沉悶的爆炸聲中鎖子甲中間炸裂,硬生生出現了一個十厘米左右的窟窿。

然后是鑲鐵甲,這個更是被炸得不成樣子。

不過在索倫測試半身甲的時候,效果就相差了好多,因為半身甲是較為完整的鐵片捶打,可以理解成比較簡單的全身鎧甲。馬友夫微流星僅僅是炸出來一個凹坑,并沒有直接毀掉這件裝備,差不多以索倫當前的法術強度,在法術極效專長下能夠碾壓的極限就在這里了。半身甲可以勉強防護微流星的傷害,全身鎧甲的效果會更好,其他的護甲在5超凡武器的穿透效果下基本上跟紙糊一樣。

“這效果比得上高爆手雷了!”

索倫很滿意地揮了揮手,一口氣將地面炸出來一個凹坑,然后下令道:“把這些東西收拾一下。”

殺傷力相當驚人!

也不枉索倫耗費這么長的時間去記憶,唯一的缺點是一個法術只有11發微流星彈藥,同時命中率需要自己去掌控。

微流星飛行的速度很快,但是能不能砸中目標就需要自己的準頭。

這個法術無法用精神進行控制!

用數據來解釋,就是需要自己的命中判定,這方面索倫無意極有優勢。因為沒有任何一個純粹的巫師能比他命中率更高。

簡單的整理了一下。

索倫起身前往港口查看,因為有財富神殿的支援,本身就擁有天然港口優勢的摩多港已經初步完成,現在停靠一批船只是沒有什么問題,接下來需要做的就是進一步擴建港口。另外一邊賣給財富教會的土地,現在已經建立起來了一片房屋,不過中央的位置還是只有一個地基,因為那是財富教會建立神殿的地方。

這群鐘愛土豪金的家伙居然堅持要用成塊的大理石來建造神殿。

任何懂得一點建筑的人,都知道全部用潔白的大理石來建造,需要耗費多少的人力和財力。

附近沒有多少大理石。也還沒有找到大理石礦場,所以建造神殿的材料有可能需要從其他的地方運輸。有點偏執的財富牧師們認為只有潔白的大理石才能配得上財富女士的神殿,所以他們居然動用船隊從其他地方運過來,這簡直是浪費到令人發指的地步。

跨海遠洋就是為了運點大理石過來建造神殿,不得不說他們真的有夠土豪!

別人怎么做索倫不好過問。

反正土地已經賣給了他們,他們想要用大理石建造神殿就讓他們慢慢運唄。

財富教會要是在港口發展的太快,索倫也是有點擔心的。

金牧師還是依舊一身珠光寶氣,這個女人長得其實挺漂亮,待人處事也相當老練。唯獨一身的土豪金讓人很不習慣,尤其是這里太多手腳不干凈的海盜。她看到索倫后,似乎打算過來攀談一下,不過就在這時港口開進來了一艘有點敗破的戰艦。上面旗幟都破了一角,掛著的正是索倫的黑旗!

有情況。

索倫幾乎是瞳孔一縮,瞬間就沖了過去。

戰艦很快靠近了港口,遠遠看去就能發現不少的血跡。還有一些收攏在甲板上的尸體。

全部都是索倫麾下的海盜,有些還是他印象不錯的精銳部隊,現在全部變成了一具具的尸體躺在甲板上。戰艦上遍布刀劍劈砍的痕跡。看得出來上面經歷過慘烈的戰斗,就連桅桿都有被炮火擦邊命中的痕跡,有些地方的船艙都輕微漏水,整艘戰艦已經損壞嚴重。

“割喉者閣下!”

滿身血跡的刀疤臉在一個海盜精銳的攙扶下一瘸一拐地走了出來,他左邊的胳膊已經沒有了,用繃帶死死地纏住,這種傷勢纏住是沒辦法止血的,傷口被人用火燙死這才封住了動脈血管。這個將近一米九的北地漢子推開了旁邊扶著他的手下,然后腳步踉蹌地來到了索倫的面前,緊接著撲通一聲跪了下去,滿臉悲憤道:“屬下無能!”

“毒蛇島被阿斯羅德攻陷了!兄弟們全部都死傷慘重,我們勉強突圍逃了出來!”

“可是毒蛇島已經被他們一把火給燒了!”

咔嚓!!!

索倫腳下的木板寸寸龜裂,臉色也一瞬間變得鐵青,一股強烈的殺氣讓所有人都惶惶不安。

“怎么可能!!!?”

索倫幾乎是從牙齒里面一個字一個字的低吼出來,憤怒道:“阿斯羅德的精銳全部在東方航線上駐守,怎么可能有能力悄悄繞過來攻陷毒蛇島。”

刀疤臉將頭深深地埋了下去,慚愧道:“是羅薩德商會的人!我們完全沒料到阿斯羅德居然暗中勾結了羅薩德公國!他們偷襲了毒蛇島,將我們打得措手不及!”

羅薩德公國?

索倫漸漸冷靜了下來,沉聲道:“羅薩德商會?羅薩德公國?紅龍公爵夫人?”

“阿斯羅德跟他們聯手了?”

“海洋神殿呢?”

“這么重要的消息!海洋神殿一點反應都沒有嘛?毒蛇島受到攻擊他們沒有救援嗎?”

刀疤臉表情有些黯然,緩緩道:“我們派出去了求援的人手,不過毒蛇島淪陷的太快了。海洋神殿那邊沒有任何的消息,也不知道海洋神殿是否知曉此事。”

娜迦祭司!

索倫聞言目光一凝,猛地一跺腳地面都震碎了一片。

他們怎么可能一點都不知道?

泰羅港距離毒蛇島并不遠,那里被索倫囤積了大量的物資。還派遣了重兵把守,想要攻陷毒蛇島沒那么容易,海洋神殿怎么可能一點消息都不知道?

索倫深吸了一口氣。

壓抑無比的氣氛讓附近的其他人大氣都不敢出一下,過了片刻后他才扶起來了眼前的刀疤臉,沉聲道:“還能戰斗嗎?”

原本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刀疤臉瞬間抬起頭來,滿臉堅毅決然道:“能!!!”

毒蛇島淪陷。

他幾乎是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畢竟那里是索倫很重要的一個基地,囤積了大量的物資。

作為沉船海灣航線的海盜頭目,他的責任無疑是最大的。

割喉者閣下直接處死他都不讓人感覺奇怪。

“金牧師。”

索倫轉過身來,望向了旁邊的財富牧師。微微俯身道:“麻煩你了。”

金牧師的表情也有些凝重,聞言輕輕點頭道:“小事情。斷肢再生并不是什么麻煩的神術。他很快就能重新戰斗。”

“嗯。”索倫微微點頭,緊接著朝身邊的手下沉聲吩咐道:“召集所有人前往議事廳!”

一股凝重的氣氛蔓延在摩多港。

原本嬉鬧玩樂的海盜們統統老實了下來,全部臉色凝重地聚集起來,一個個海盜頭目匆匆趕往議事廳,表情無一不是相當的嚴肅,仿佛有一種暴風雨即將來臨的感覺。

半精靈大副卡薩。

紅發女海盜阿黛爾伊莎貝拉。

卓爾武士首領暗刃安德里

刀疤臉。

獨眼龍。

虎鯊。

爵士。

管家。

索倫麾下一個個大大小小的海盜頭目聚集在了議事廳內,剛剛重新擁有左手的刀疤臉表情猙獰,一直在默默地擦拭著自己的戰刀。

索倫站在大廳的中央。他環視了一圈到齊的海盜頭目們,沉聲道:“毒蛇島淪陷了!”

大廳內很安靜。

其他的海盜頭目顯然在過來前就知道了這個消息。

他們眼中并沒有畏懼,也沒有看到害怕,相反有一種嗜血的興奮。這段時間的沉寂讓他們渴望鮮血殺戮。

畢竟他們過去都是兇殘嗜殺的海盜!

作為親眼見證了摩多城建立的他們,這些海盜頭目對于索倫有著足夠的信心,所以他們在得知消息后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再也不用憋在老巢里面搞建設了。毒蛇島淪陷割喉者閣下必定大怒。跟海盜王阿斯羅德開戰幾乎是不用懷疑的事情!

索倫的表情冷酷,視線在大廳內掃了一圈,沉聲道:“召集人馬!”

“阿黛爾伊莎貝拉!你去召集沉船海灣的海盜艦隊!……獨眼龍!……你前往泰羅港集合人手。同時請求海洋神殿支援!……卡薩(半精靈大副)!……你率領龍頭巨艦切斷東方航線!……不能讓任何阿斯羅德的船只靠近南海岸!……暗刃安德里!你派人通知卓爾精靈的大祭司!這一次戰斗她們必須派遣人手出戰!……其他人召集手下隨我出發!……”

“這一次,我們要跟阿斯羅德——全!面!開!戰!!!”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4-5-9 10:31:1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164章 墮落女巫
作者:諸生浮屠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諸生浮屠 | 深淵主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淵主宰 第164章 墮落女巫

隨著索倫的命令下達。

整個摩多都瘋狂地運作起來,原本懶懶散散聚集在酒館里面的海盜嘍啰全部都開始集結,囤積在倉庫里面的物資一批一批的運出來。毒蛇島雖然被索倫囤積了大量的物質,可是重要的那一部分還是運到了摩多城,因為這里才是索倫的大本營,無論是武器、糧食、彈藥等等,基本上都足夠滿足營地內的需求。

一股大戰的氣息在彌漫。

一隊隊的巡邏衛隊開始集結,來自北地的超凡武器被大量分發了下去,龍皮甲武裝到了海盜精銳衛隊上,卓爾精靈武士身上的裝備也全部更新換代。索倫手中積壓的好東西也不算少,雖說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裝備,但是作為雄霸一方的海盜王,拿出來一批一階的超凡裝備還是不算很困難。諸多海盜頭目呼喝著召集人手,停靠在港口附近的戰艦把貨物全部搬運了下來,然后換上一批批的彈藥、武器、醫療用品。

就連鐵匠鋪都是一片磨刀霍霍的聲音,懶散了一兩個月他們終于要開戰了!

滅掉海盜王阿斯羅德,索倫就徹底獨霸南海岸。

只要不是白癡都能夠看出來索倫的重心是在海外群島,也就是說如果擊敗海盜王阿斯羅德,東方航線就需要一位海盜頭目去管理。無論是半精靈大副,又或者紅發女海盜阿黛爾伊莎貝拉,以及其他的海盜頭目們,都紛紛認為自己也有競爭東方航線首領的機會。如果能夠被索倫委以重任管理東方航線,那可就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

“金牧師閣下!”

港口附近,一位穿著斗篷的年輕女子開口道:“那位割喉者真的是打算跟阿斯羅德全面開戰嗎?阿斯羅德背后有娜迦皇族的支持,最近聽說還勾搭上那個惡毒的紅龍公爵夫人。一位傳奇龍脈術士可不好對付。他未必有多少的勝算!”

金牧師臉上掛著玩味的笑容,緩緩道:“這不是正好嗎?”

“海盜王阿斯羅德公然挑釁,他已經是騎虎難下!這種情況要是還不反擊,割喉者的地位和聲望會受到相當慘重的打擊!不過就算有海洋神殿支持,他獲勝的把握也不算很高,萬一他落敗了話,我們正好可以趁機提出更多的要求!”

年輕女子表情似乎有些詭異,緩緩道:“要是他大敗呢?”

金牧師瞥了他一眼。嘴唇沒有動,不過聲音卻穿了過去道:“那這里就應該換一個主人了!”

兩人聞言相視一笑。

財富女士的教義是完全的利己主義。所以她們才是中立陣營,并且更多時候都偏向于邪惡。

摩多城。

索倫的府邸內。

歌莉婭穿著一襲黑色的長袍出現在了索倫的房間,表情凝重道:“要開戰了嗎?紅龍公爵夫人可不怎么好對付!”

索倫聞言點點頭道:“是的。我知道。”

“可是現在的情況已經是騎虎難下,我在海外崛起的時間太短了。因為正面擊敗了沼澤之王,這才威懾到了其他人,讓南海岸附近的其他勢力不敢輕舉妄動。可是如果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還沒有絲毫的動作,那么其他人就有可能趁機反咬而上,他們會認為我的力量不夠。到時候不單單是海盜王阿斯羅德。恐怕亞馬遜的風暴領主,南海岸的商會聯盟,甚至就連海洋神殿都有可能反咬我們!”

索倫的嗅覺一直很敏銳。

當他知道毒蛇島淪陷的消息后,他便已經意識到了此戰無可避免!

就算現在摩多城到了耕種的時節,陰影位面也需要慢慢探索,附近的土著人需要清理干凈。可是事實上給不了他那么多的時間。這樣都不開戰對于手下的士氣是一個相當嚴重的打擊,到時候泰羅港和沉船海灣的手下都有可能離心離德。

畢竟索倫崛起的時間還太短了!

他的威望是有一場場的勝利和殘酷的殺戮積累起來的,他絕對不能任由敵人站在他的頭上挑釁。

“那好。”

以歌莉婭的智慧稍微一想就明白過來,她輕輕點頭道:“我也一起出發!”

“不。”索倫這個時候卻搖了搖頭道:“你必須坐鎮摩多城。這種時候我不放心讓其他人坐鎮大本營,只有你在這里我才能在前方安心戰斗!”

歌莉婭聞言不由擔憂地看了索倫一眼,低聲道:“可是你對上紅龍公爵夫人恐怕沒有多少的勝算!更別說是海盜王阿斯羅德的背后還有娜迦皇族。”

索倫聞言稍微沉默了一下,隨即道:“海洋神殿必定會出手,雙方的差距并不大。”

歌莉婭輕輕地搖了搖頭道:“這種情況下,海洋神殿”

短暫的沉默。

就當索倫準備開口說話時。薇薇安的聲音突然從門外傳來,似乎有些躍躍欲試道:“哥哥!還有我呢!那個什么狗屁的紅龍公爵夫人就交給我了!”

小姑娘穿著一襲黑色的公主裙。

她的表情似乎有些興奮,可愛的小臉蛋兒上滿是戰斗的渴望,好像是被憋壞了一樣。

“還有!”

薇薇安嘴角掛著一絲嗜血的笑意,伸出小手兒一把抓過來了旁邊跟著的貓女,脆聲道:“而且露露也很厲害的!她一個能打三個!……不!……最起碼五個!……不!……也許是十個!……”

可憐的貓女被薇薇安拎著衣角,安分的像一只小狗一樣,看到薇薇安的視線轉過來,趕緊拼命點頭道:“喵!……露露……很厲害!……要……要打十個!……喵!……”

小小的貓女伸出了爪子。

覺得一個爪子還不夠十個數。趕緊把另外一個爪子也伸了出來。

獸化人有變身的能力,戰斗狀態下身體部分特征可能由人類轉變成獸類特征,露露喵小小的年紀就擁有超凡敏捷。肯定血統上比較不一般。

“薇薇安嗎?”

歌莉婭陷入了沉思當中,隨即抬頭道:“勝算還不是很高!我必須在你的戰艦上布置法陣,這樣一下我就可以將其作為傳送道標,必要時刻可以隨時支援你!”

索倫沒有拒絕,畢竟傳奇龍脈術士真的不好對付,他輕輕地點了點頭。

但就在這個時候!

突然歌莉婭抬起頭。視線轉向了四周,冷哼道:“誰!?那位閣下到訪!!!”

“請出來一見!”

索倫在一瞬間握緊了彎刀。全身繃緊做好了戰斗準備,薇薇安也是瞇起了眼睛。小心謹慎地注視著四周,唯獨露露喵沒有任何的動作,還是一副傻傻發愣的樣子。索倫的感知能力絕對不可能比歌莉婭還差,露露喵作為獸化人應該是直覺最強的一個,可是就連她都沒有任何反應。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來訪者并非是在當前的空間,只有位面性質的接近才能讓索倫毫無覺察。

而作為預言系的北地女巫,歌莉婭卻能夠發現一些。

“女兒。”

一個充滿魅惑氣息的磁性聲音響起,然后便看見一個全身籠罩在黑袍下的身影出現在門外。

她抬起頭來注視著眼前的歌莉婭,然后將視線轉向旁邊的索倫。緩緩道:“好久不見!看起來你已經快要進階傳奇了!果然你的眼光總是比我更好!”

歌莉婭的母親!?

科琳娜?

索倫看到她時稍微愣了一下,不過卻也沒有絲毫的放松。

歌莉婭看到自己的母親后,卻是不由皺起了眉頭,緊接著臉色大變道:“母親!你!!!”

“是的。”墮落的北地女巫輕輕點頭,表情前所跟下層位面的某位強大存在做了一個交易。”

惡魔的氣息。

索倫的感知相當敏銳。當聽到這句話后,立刻便覺察到了一絲惡魔的氣息。

歌莉婭的表情嚴肅,緩緩道:“你來這里做什么?”

墮落的北地女巫起身走入了房間,在看到旁邊的薇薇安后表情有些驚訝,隨即平靜道:“幫助你們。你來到南海岸的消息傳播很廣,我一猜就知道你們在這里。沒想到恰好遇到了這樣的事情,如果你們想要對付阿斯羅德,我可以助你們一臂之力!”

歌莉婭聞言表情卻沒有絲毫的放松,而是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悲哀,嘆息道:“你想要什么?”

母親最終還是墮落了。

雖然她預見到但是沒有想到她居然真的會跟惡魔做交易。

幸好不是魔鬼。

否則恐怕她的靈魂都有可能在交易的內容當中!

“他!”

歌莉婭的母親抬頭看了一眼索倫,隨即做了一個讓索倫也意想不到的事情,她居然微微俯身低頭,表達著自己的尊敬,然后道:“割喉者閣下!請原諒我過去的淺薄無知和目光短淺,在我過去的日子里,傲慢、悔恨、嫉妒蒙蔽了我的心靈。”

難以想象!

不單單是索倫感到震驚,就連歌莉婭都是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這真的是她的母親嗎?

那個傲慢刻薄的女人!為什么她墮落后卻有一種完全不一樣的宛若是靈魂升華般的感覺!

在歌莉婭的記憶中,從來沒見過母親道歉。

更別說是以這么低的姿態。述說自己過去的錯事,同時表情還如此的平靜。

歌莉婭深吸了一口氣。

眼前的變化似乎連她也感到預料不及,沉聲道:“母親!你到底想要什么?我不相信你會無緣無故來到這里!”

歌莉婭的母親再次看了一眼索倫,緩緩道:“他。”

“命運之外的男人。”

“在幸運女神拋起命運硬幣時豎起來的那個人!在我第一次見到他時,他還是一個名不經傳的小偷,可是現在他已經是南海岸的統治者,更是已經觸摸到了傳奇的邊緣。我有足夠的理由相信他就是命運之外的人,只有他才能改變我的命運。”

“我并沒有太多的要求。僅僅是想要他在我必然會失敗時。改變我失敗的命運。”

“作為回報。”

“我愿意給他任何想要的一切!”

歌莉婭的母親將視線轉向了自己的女兒,似乎注意到她表情上的不信任。因為她是墮落者,是跟惡魔交易的女巫,她的語言甚至就連自己的女兒都不相信。這個發現不由讓科琳娜臉上露出來了一絲苦笑,緩緩道:“過去的我被傲慢和偏見迷惑了心靈。”

“在離開北地后,我去了很多地方。最后我想清楚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我愿意為了自己追求的東西放棄什么,最后我在沙漠中找到了答案。我已經為此傾注了全部的心血,我失去了自己的丈夫,就連唯一的女兒也快要失去。”

“我一生的精力都耗費在了它的上面。”

“為了它,我從一個高貴的北地女巫變成了一個流亡者,一個放逐者,一個墮落者。我永遠不會放棄它,所以為了它我愿意付出一切!……”

“我放棄了傲慢、悔恨、刻薄,也放棄了尊嚴、、靈魂……”

沉默。

死寂的沉默。

索倫不清楚眼前墮落的北地女巫所指的東西是什么,為了什么她甘愿放棄一切。

可是現在眼前的女人卻給了他一種震撼!

一種很難用語言去形容的震撼!

在這一刻。他不由想起來了當初在北地赤足行千里的自己,那一刻的明悟堅毅是如此的記憶深刻,為了薇薇安他甘愿放棄一切。

眼前墮落的北地女巫身上有一種讓他似曾相識的東西!

“母親!……”

歌莉婭臉上露出來了一絲悲容,喃喃道:“你!……”

科琳娜的表情很平靜,即便口中說著如此讓人震驚的話,她依舊是一副相當平靜的表情。仿佛是在述說著無關緊要的事情,緩緩道:“我還是我,只不過過去的我被心靈蒙蔽了雙眼,而此刻的我終于看破了所有的迷霧!”

“割喉者閣下。”

“我的要求僅僅是你在”

“作為回報。”

“我愿意付出一切,我女兒能給你的,我也一樣能給你!……”

墮落女巫依舊是那么平靜。

那是真正的平靜,而并非是表演能力的偽裝,她的內心似乎已經找到了什么,所以她的話仿佛真言般觸動人心。讓人感覺到她的真實。

這種真實是可怕的!

也是可敬的。

在這一刻索倫過去對于她的感官全部發生了變化,因為他發現面前的女人跟他是同一類人。

只不過各自追求的不一樣。

索倫是為了薇薇安,而她是為了某件東西。

歌莉婭將視線投向了身邊的索倫,她此刻的表情相當復雜,有悲哀,有憤怒,有傷感,還有許多無法用語言表達的情感。

因為眼前站著的是她的母親!

可是現在她的親生母親已經變成了一個跟惡魔交易的墮落女巫,她的靈魂都未必還在自己的手上!

信任。

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索倫陷入了沉默當中。他注視著眼前的墮落女巫,表情相當的嚴肅,緩緩道:“跟你交易的惡魔領主是哪一位?”

沉默。

墮落女巫沉默了下來。

她的表情有些艱難與苦澀,隨即緩緩地褪下了自己的衣服,白皙細膩宛若牛奶般的肌膚浮現,在胸口接近肋骨的位置,有一個非常詭異的刺青,看起來更像是某種胎記。那是一個被鐵絲刺破的紅唇,紅唇是如此的妖艷,仿佛是充滿著震撼人心的美感。以及某種引誘人墮落到最深沉黑暗的力量。

索倫的表情鐵青。

歌莉婭的臉色在一瞬間相當難看!

她憤怒地注視著眼前的母親,宛若是咆哮般道:“魅!魔!女!王!……”

“你瘋了!”

“你知道跟她做交易的下場是什么嗎?你這個白癡!!!……”

索倫從來沒見過歌莉婭這么憤怒過。

她永遠都是那么的優雅動人。可是在這一刻她完全時態了!

她的憤怒。

她的悲哀。

甚至影響了旁邊的索倫,讓他感覺到此刻歌莉婭是多么的失望。

墮落女巫緩緩地拉起來了衣服,即便是此刻她的表情也很平靜,緩緩道:“我知道。只不過魅魔女王才能給我想要的東西!……”

“我注定是命運的失敗者。”

“所以,為什么我不賭上自己全部的籌碼?女兒!你比我更加優秀!……但是有些東西你永遠都不會懂的!……”

魅魔女王。

索倫的表情復雜,似乎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

魅魔女王的徽記他還是認得的,一個被鐵絲刺破的紅唇,很特殊也很觸目驚心的徽記。

就好像是這位難纏的惡魔領主!

任何跟她做交易的人都占不到絲毫的上方,最后可能連骨頭帶渣都一起吃掉,她是索倫最忌憚的深淵魔神之一。

眼前的墮落女巫身上居然有她的徽記,天知道她到底把什么放到了交易的籌碼當中!

要知道那位深淵魔神可是最邪惡墮落的存在。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4-5-9 10:31:3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165章 祭旗
作者:諸生浮屠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諸生浮屠 | 深淵主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淵主宰 第165章 祭旗

以下是

的《》《》敬請欣賞!

這一夜注定對很多人而言都不一般。↖頂↖點↖小↖說,

就在索倫積極備戰準備對付海盜王阿斯羅德時,遠在白馬城以北一百五十公里的清泉鎮內,也召開了一個秘密的會議。這是一座頗為偏僻的城鎮,因為靠近了白馬城,也稍微受到了一點上古紅龍的影響。不過現在人們還僅僅只是知道白馬城附近有一條紅龍,而并不知道它是一條可怕的上古紅龍。

一處這陰暗的密室內。

五個全身籠罩在斗篷里面的身影相互落座,他們彼此對持了一眼,然后輕輕地點點頭。

“開始吧。”

最先說話的是一個女人,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

這個女人有著精致無比的容顏,不過從她的額骨一直到下巴,卻有著一道觸目驚心的傷疤,血紅色的傷疤仿佛是一道痕跡,讓人一眼看去就是如此難忘。這個漂亮的女人輕輕地敲了一下桌面,然后將視線轉向了其他人,緩緩道:“既然我們都到齊了。那么就商討一下如何對付萊因哈特吧。他不知道怎么拉攏了地獄詩人,現在就連祭司長都敗給了他。”

“恐懼教會內的精銳傷亡殆盡,用不了多久可能就會落入他的掌控!”

氣氛漸漸僵硬。

在場的其他人相互對視了一眼,似乎此刻都沉默了下來。

沒錯。

他們全部都是恐懼神子。

自從吸血鬼甚至萊因哈特以吸血鬼神職封神后,其他的恐懼神子們便感到惶惶不安,這使得原本應該彼此獵殺的他們為了生存而不得不團結在了一起。在場的五個人就是因為一些機緣巧合獲得了一些聯系,然后才有了現在的圓桌議會,商討如何對付吸血鬼神子。

“現在應該怎么辦?”

說話的是一個相當強壯的男人,似乎是一位野蠻人,有著極其夸張的肌肉,以及孔武有力的身軀。他輕輕地敲了一下桌面,沉聲道:“難道我們就全部都坐以待斃嗎?”

一道陰冷的聲音響起。

坐在左邊角落里面的瘦小男子看了看其他人,緩緩道:“我們能夠坐在這里,彼此應該都有一絲信任。也許我們聯手的話,未必不是他的對手!”

聯手。

聽到這句話其他人都沉默了下來。

怎么聯手?

戰斗時怎么保證其他人會全力以赴?怎么保證同為恐懼神子他們不會背后捅上一刀?

讓他們坐在一起就已經相當艱難了。

臉上有著刀疤的漂亮女子掃了一眼沒有開口的其他人,隨后憑空拿出來了一份卷宗,緊接著交給了在場的四人,緩緩道:“這是我收集的情報。”

“你們可以看一下?”

最先拿起來的是那個瘦小男子,他飛速過目了一遍后,便將其交給了身邊的人。

很快其他人就全部都看了一遍。

“割喉者?”

身材魁梧無比的野蠻人放下卷軸。疑惑道:“這個家伙跟我們的事情有什么關系?”

漂亮的女人掃了他一眼,眼神中有些許的輕蔑之色,緩緩道:“你們注意他崛起的時間!恰恰好是在財富之城的戰斗后,他才快速崛起在南海岸地區!”

“而那一場戰斗中還有其他的恐懼神子出現。”

她的話說到這,在場的其他人都不由若有所思,最開始一直沉默的男子緩緩道:“你的意思是說?他也是一位恐懼神子?”

“這位割喉者能夠這么快崛起在南海岸,成為獨霸一方的海盜王。”

“想必也是頗有實力的。”

“如果我們能夠把他也拉攏過來,勝算無意是提高了很多。”

坐在首位的漂亮女子輕笑了一聲,隨即道:“事情沒有那么簡單。我認為他不單單是恐懼神子。而且還應該是原本第一個覺醒的恐懼神子!”

“換句話說。”

“他比我們任何一個都要強大!”

沉默。

聽到眼前漂亮女子的話,在場的所有人都沉默了下來。

良久之后。

坐在角落里面的瘦小男子抬起頭道:“那我們應該怎么做?”

遠在大陸南部的事情,索倫根本無法預料。

事實上。

他在第二天就已經集結完艦隊出發,不過在出發前他還有一件事情要做。

咚咚咚!

沉悶的戰鼓聲響起。

索倫穿著一襲黑色的勁裝來到了港口。在他的身后是一隊隊全副武裝的海盜,還有裝備著龍皮甲和超凡武器的海盜精銳。

今天是開戰的日子!

索倫需要鼓舞士氣,給予手下們勝利的信心。

不過他并沒有說太多的廢話,也沒有許諾多么豐厚的獎賞。因為這根本就不需要。

索倫站在了碼頭的高臺上,銳利的目光環視在場的所有人,然后沉聲道:“升龍頭!”

“升!龍頭!”

“升!!!龍頭!!!”

一陣大喝從他的下方傳來。然后便看見兩個魁梧有力的海盜精銳一人一邊托著一顆巨大的龍頭出現。

猙獰的白龍頭顱被抬了出來。

所有親眼看到它的海盜臉上都不由露出來一絲震驚之色,就連站在旁邊觀禮的金牧師等人也面露驚訝。

一顆白龍的腦袋。

而且看起來是成年巨龍的腦袋!

“起!”

伴隨著海盜們的大喝,白龍的頭顱被運上了戰艦,最終固定在了擊敗沼澤之王獲得的龍首戰艦上。

這才是真正的龍首戰艦!

當白龍的頭顱被懸掛在了巨型龍首戰艦上時,附近的海盜們全部都雙目赤紅熱血上涌,不少家伙甚至用手錘擊著自己的胸膛,發出了一陣陣渴望戰斗的咆哮聲!

“真的是龍頭啊!”

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從金牧師的身后傳來,小聲道:“看起來我們還是低估了他。這個割喉者居然真的干掉了一頭成年巨龍!他在這個時候用龍頭來祭旗宣戰,對于手下的士氣鼓舞是相當驚人的!你看下面的那一群群海盜,現在全部都好像恨不得立刻跑去跟阿斯羅德開戰!”

龍首戰艦。

這艘原本屬于沼澤之王的戰艦在這一刻才真正完整。

索倫站在高臺上俯視所有人。視線在歌莉婭和薇薇安的身上停留了一下,然后‘鏗鏘’一聲拔出來了自己的彎刀,直接指向了遠方的大海!

轟隆隆。

海底突然傳來一聲震動,緊接著四面的海水朝著左右分開,在奔騰的巨浪中一根黑漆漆的桅桿浮現,緊接著一艘充滿死亡殺戮氣息的幽靈船從海底浮現在所有人的眼前。一片片的迷霧擴散開來,眾人眼前的幽靈船變得模糊了起來,透過迷霧他們只能夠看到敗破的船身與風帆,還有那些游蕩在幽靈船上的亡魂身影。

死亡的氣息擴散!

金牧師臉上已經是無法抑制的震驚之色,站在她背后的少女也是吃驚的張大了小嘴。

“幽靈船!……”

金牧師抬頭望向了索倫的位置。喃喃道:“他居然真的有一艘幽靈船!……看起來還是接近傳奇實力的幽靈戰艦!……”

幽靈船——亡語者號!!!

死亡的氣息讓其他海盜暫時安靜了下來,不過所有人的心中都有一股力量在醞釀。

索倫俯視著他們。

最終將手中的彎刀舉起,大喝道:“戰!”

“戰!!!”

一片整齊的咆哮聲響起,海盜精銳們在一片鏗鏘聲中全部將武器拔出,朝著天空發出了一片咆哮。

“戰!”

索倫再次發出了一聲大喝。

“戰!!!”

四周的海盜們紛紛反映過來,然后跟隨著海盜精銳們同時發出了一聲咆哮。

“戰!”

索倫的身影站在高處,挺拔的身軀宛若山岳,揚天發出了一聲怒吼!

“戰!!!”

震天的咆哮聲響起,所有的海盜們都拔出來了武器。表情亢奮無比的發出一陣陣咆哮。

“好厲害的家伙!”

金牧師注視著站在高處的索倫,喃喃道:“這家伙簡直是一個玩弄人心的高手。這么一來眼前這些海盜的士氣恐怕已經快爆棚了!”

年輕的女子深以為然地點點頭,低聲道:“看起來我們要重新評估他了。”

另外一邊。

薇薇安站在角落里注視著人群之上的索倫,她的眸中可以看到一絲亮晶晶的光彩。喃喃道:“哥哥現在看起來好威風!”

旁邊的歌莉婭沒有接話,只是目光變得越發溫柔起來。

只有墮落女巫依舊是一臉平靜的表情,視線一直落在索倫的身上,只有一些很輕微的舉動。可以讓人看出來她并非是像表面上那么平靜。

戰斗爆發了!

南海岸最強大的兩位海盜王將進行一場角逐!

勝利者將贏得南海岸的霸權。

而失敗者則尸骨無存!

一直獨霸在亞馬遜海岸的風暴領主似乎相當沉默,近百年來從未將實力范圍擴張到亞馬遜地盤以外的她,似乎是打算冷眼旁觀這一場海盜王之間的決戰。

沒有人知道誰才是最后的勝利者。

所以在這一場決戰當中。南海岸其他的勢力都選擇了沉默,等待最后的結果出現。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4-5-9 10:31:4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166章 神性賜予
作者:諸生浮屠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諸生浮屠 | 深淵主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淵主宰 第166章 神性賜予

手機請訪問

南海岸,毒蛇島。

龍首戰艦停靠在了這座索倫昔日的大本營附近,遠遠望去可以看到毒蛇島上大火焚燒后的痕跡,整個營寨都化為了灰燼,在靠近碼頭的位置還豎立起來了一根根的桅桿,上面好像掛著什么東西,在隨著呼嘯的海風飄蕩。大批的海鳥聚集在碼頭附近,當戰艦靠近后立刻便是驚起一片,黑壓壓的鳥群朝著四面分散,然后露出來了那些掛在桅桿上的尸首。

全部都是索倫的手下。

毒蛇島淪陷這些人變成了俘虜,然后被海盜王阿斯羅德的人吊死在這些桅桿上。

這不單單是在立威,也是在朝索倫挑釁。

“割喉者閣下!”

當看到自己手下的尸體被一個個吊在桅桿上任由海鳥啄食后,刀疤臉的表情又變得激動起來。他的面目猙獰扭曲,雙目充血赤紅,完全是一副擇人欲食的表情。

索倫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撫了他一下,隨后沉聲道:“派一隊人去把尸首放下來安葬。我們會讓他們付出代價的。”

“前往泰羅港。”

就當索倫準備率領艦隊前往泰羅港時,附近的海底突然傳來一聲詭異的嗚咽聲。

索倫好似心有所感!

便宛若是有什么東西在呼喚著他一樣,他立刻揮手示意其他人停下來,緊接著撲通一聲跳入了大海當中。

蔚藍色的海水下面有許多東西。

因為一場大戰海底可以看到不少沉船的殘骸,不過呼喚索倫的東西在海底的深處,那感覺讓他有一點點的熟悉。

“是它!”

索倫終于看到了在呼喚他的生物,那頭被他降服有驅使的變異虎鯨。它的身軀已經有一部分腐爛,在腹部的位置有著密密麻麻的傷口,腐爛的血肉吸引了許多的海洋生物,在接近胸腔的位置甚至還插入了一根長矛。

這樣的傷勢它早就應該死去了!

索倫注意它身軀的側面被削掉了大片的血肉,也不知道是因為變異還是因為別的什么。它還保留著相當驚人的恢復能力,就算是傷口已經腐爛了不少,它依舊還維持著微弱的生命特征。在它的附近沉沒了許多的船只,其中還有中型戰艦,看得出來海盜王阿斯羅德為了對付它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在大海中想要擊殺這樣的海洋巨獸可不容易。

隨著索倫逐漸靠近。呼喚的感覺變得微弱起來。

虎鯨的身軀大半沉入了沙石,它的身上爬滿了各種海洋寄生物,有些東西甚至都已經鉆入了它的血肉當中。

這樣的傷勢太嚴重了!

除非是有高階牧師施展復原術,否則基本上不可能把它救回來。

索倫很快靠近了虎鯨,他拔出彎刀砍斷了箭矢。然后咬牙拔出來了它胸腔附近的長矛,緊接著連續拿出好幾瓶治療藥劑灌入它的口中。治療藥劑的效果太微弱了,作為變異海洋生物虎鯨擁有相當驚人的生命力,反過來治療它需要的恢復量就更加驚人。

“該死!”

隨著索倫拔出來了那根致命的長矛,大股大股的鮮血涌出,變異虎鯨的氣息越發微弱。

沒有高階牧師,這種傷勢換誰來都無能為力!

它已經強撐了很長的時間,這種情況下根本沒辦法給它療傷。甚至以它龐大無比的體型,索倫都沒辦法把它運回泰羅港,因為稍微劇烈點的運動。就可能要掉了它的性命。

“該死的阿斯羅德!”

索倫眼中浮現濃烈無比的殺意,他緩緩地拔出來了彎刀,面無表情地走到了變異虎鯨的前面,海底的世界很黑暗,冰亡因為寒冷的溫度而微微發出光亮。索倫蹲下去輕撫了一下它的腦袋,隨即緩緩道:“安息吧!……”

這樣的傷勢。

讓它一直強撐著也是一種折磨。反倒不如現在給它一個解脫。

鏗鏘!

索倫的彎刀舉起,不過卻并沒有落下。而是停留在了上方十厘米的位置。

因為他的眼前浮現了一排信息。

“神性激活!……”

“目標生物對你的態度為狂熱(忠誠),觸發神性恩賜條件。自動掌握新的能力神性賜予!……”

“微弱神性激活!……”

“部分神靈化數據屬性轉化中!……目標沒有神格!……神靈數據轉化失敗!……”

一道詭異的數據提示浮現。

索倫瞬間停住了自己的彎刀,同時打開了數據頁面,查看這個突然冒出來的有些詭異的信息。

“神性賜予天賦能力:你可以將自身的一部分神性賜予某個目標,這可以極大的強化目標的實力,同時將其轉變為神性生物。在完成神性賜予后,目標生物將與你產生一定的精神連接,效果最低相當于暗示術,同時你將可以影響甚至操控目標的意志。在神性賜予的情況下,你可以將目標作為暫時的宿體,作為你在凡間的圣者化身需要神靈形態。”

備注:因為并非神靈形態,你只能對狂熱崇拜你的目標賜予神性!

神性?!

索倫表情有一絲震驚,隨即好似想到了什么,臉上露出來若有所思的表情。

“選民?圣者?”

索倫看了一眼面前奄奄一息的變異虎鯨,表情稍微有一點點猶豫,不過隨即還是將手按在了它的頭頂上。神性是一股很強大的力量,神靈可以將自身的一部分神力和一部分神性賜予自己的信徒,這些掌握神靈力量的人就是傳說中的選民和圣者。這種賜予不一定需要在信徒里面進行,因為歌莉婭的母親能夠突然進階到傳奇女巫,就是因為她接受了魅魔女王的神性賜予。

這是一個很霸道的能力!

因為一旦接受來自神靈的力量,自身就等于被打上了一道烙印。

這一點可以從恐懼神子的身上看出來一些東西,因為他們并非是主動獲得的神性賜予,可是恐懼魔神的意志對于他們的影響卻相當巨大,如果是主動獲得神性力量的恩賜,那么最后的結果極有可能就是被轉變成神靈的狂信徒!

——“神性賜予!”

索倫的眼中浮現一點奇異的光輝,四周的空間都有些許扭曲的痕跡,他整個人仿佛被神性的力量所籠罩,看起來宛若俯視凡間的神靈。隨著他的掌心按在了變異虎鯨的身上,一絲神性的力量滲入了它的軀體和靈魂當中,緊接著索倫便產生了一絲微弱的心靈連接。那種感覺就好像是精神傳輸,他隨時可以將自己的意識切換到面前的變異虎鯨身上。

甚至他如果愿意的話,還能暫時使用它的視野!

——“圣者是神靈的眼!”

隨著索倫朝著面前的變異虎鯨注入了1點神性值,驚人的變化開始出現,它微弱的心跳逐漸變得強勁有力,已經衰敗的身軀重新煥發出驚人的生命力。一部分的傷勢開始再生,原本已經進入瀕死狀態的變異虎鯨,宛若回光返照般掙扎著游了起來,緊接著張口就吞下了一片附近被它血肉吸引過來的海洋生物。

1點神性值。

沼澤之王的身上恐怕也就只有一兩點的神性值。

索倫戰斗了這么多次,積累的神性值也才不過12點,隨著他將1點神性值賜予給了眼前的變異虎鯨,他所擁有的神性值也被降低到了11點。可是這1點神性的作用卻是相當的巨大,變異虎鯨宛若是被喚醒了食欲,瘋狂地進食著附近海域內的魚類,同時通過索倫神性賜予后產生的精神控制,表達著一種新生般的喜悅之情!

作為非智慧生物的一種,變異虎鯨接受神性后的抗拒力相當微弱。

索倫甚至可以控制它的意識!

變異虎鯨瘋狂地進食著,它龐大的身軀宛若黑影般在海底游動,同時張開血盆大口吞下大量的魚類。

神性賜予就好像是在量變中注入了一點質變的因素。

索倫能夠感覺到這頭變異虎鯨,正在一點一點朝著海洋巨獸的方向進化,作為神性生物它直接跳過了變異的門檻,現在需要的僅僅是堆積數量。

這一次的進食恐怕需要持續好幾天的時間!

索倫能夠感覺到它心中瘋狂的饑渴,1點神性已經從本質上改變了它,在進一步變異成海洋巨獸前,這種饑渴都會籠罩著它。

一道身影從海底浮現。

索倫輕輕躍上了龍首戰艦的甲板,他視線掃了一眼海底的龐大陰影,沉聲道:“出發!前往泰羅港!”

1點神性徹底改變了那頭變異虎鯨的命運。

同時也讓索倫觸摸到了一個更加神秘的領域,那是屬于神靈的領域,擁有微弱神性的他雖然沒有辦法像神靈那般賜予神力,可是卻能夠像無底深淵和巴托地獄里面的高階惡魔魔鬼那樣,將自身的一部分神性賜予目標,然后影響甚至掌控目標的意志。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4-5-9 10:32:0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167章 【斬首者】-索倫(第二卷結束)
作者:諸生浮屠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諸生浮屠 | 深淵主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淵主宰 第167章 【斬首者】-索倫(第二卷結束)

隨著索倫離開毒蛇島,海底龐大的陰影也朝著深海區域前進。

一點神性值讓變異虎鯊獲得了靈魂上的升華,隨著它吞噬的血肉越來越多,變異虎鯊身上的傷勢也飛速復原。神性是超出凡間的力量,比變異的魔法生物更加強大,當神性積累到一定的程度,有可能將某種生物轉化成神靈,也有可能把它們變成更加可怕的神孽。索倫賜予的神性自然并非源自于光明、正義、善良的力量,事實上從他賜予神性的那一刻起,變異虎鯊就被一股殺戮的渴望所籠罩。

它一路上吞噬了不計其數的海洋生物。

變異虎鯊的傷勢已經復原了七七八八,腐爛的血肉逐漸再生,新陳代謝以驚人的速度進行,隨著吞噬的血肉越來越多,它的身軀甚至超過了藍鯨的大小。并且隨著體型越來越龐大,變異虎鯊的背脊上長出來了一根根猙獰尖銳的骨刺,尖銳無比的獠牙重新生長,原本屬于哺乳類動物的皮膚上,居然長出來了一塊塊暗青色的鱗片,鱗片的大小接近成人的手掌。

它現在看起來已經不像是鯊魚,更像是某種變異的可怕海洋巨獸!

瘋狂的進食滿足了對于血肉的渴望,可是殺戮的饑渴依舊在折磨著它的心靈。變異虎鯊終于停止了進食,它的體型已經徹c▽,ww+w.底超過了藍鯨,重量恐怕接近了成年藍鯨的兩倍。龐大無比的變異虎鯊模樣已經徹底大變,它的身軀上覆蓋著鱗片,背脊上長滿骨刺,血盆大口足足有五排尖銳無比的利齒獠牙,足以輕易地將任何生物切割成碎片。

它逐漸接近了深海范圍,敏銳無比的鮮血捕捉能力讓它發現了新的目標。

變異虎鯊游動著龐大的身軀以高速前進,不知道何時它的瞳孔已經微微泛紅,看起來跟索倫變身殺戮者時有那么一點點的相似。

終于!

它發現了一個新的目標。

那是一頭巨大無比的深海烏賊。這頭深海烏賊正在捕殺一頭鯨魚,那是類似座頭鯨的鯨魚,成年鯨魚的體型在這頭龐大無比的海洋巨獸面前沒有絲毫的優勢,被它一根根強壯有力的觸手死死地纏在了海水中。深海烏賊長著銳利無比的口器,這頭海洋巨獸也不知道存在了多久的時間,在發現變異虎鯊的靠近后,它非常警覺地松開了自己的獵物,然后將一根根巨大無比的出手縮了回來。

戰斗在無聲無息中爆發!

變異虎鯊沒有絲毫的猶豫,便宛若利劍一般沖了過去,張開血盆大口就咬向了面前的敵人。

一股股的鮮血涌出。

兩頭海洋巨獸的戰斗將海水攪動得波濤洶涌。大片大片的鮮血將海水都逐漸染紅。

泰羅港。

索倫的艦隊停靠在了港口的位置,不過就在索倫靠近泰羅港時,他的眼前很詭異地浮現了一排數據。

那是莫名其妙的數據提示:

“擊殺深海烏賊變異海洋生物!……”

“殺戮神性能量轉化!……抽取部分靈魂能量!……”

“你獲得了1050點的殺戮經驗。”

很詭異的提示。

這突如其來的數據提示讓索倫有點摸不清頭腦,還有那突然獲得的殺戮經驗,更是讓他完全搞不明白為什么。

這段時間他沒有做什么特別的事情!

除了賜予變異虎鯊1點神性值,索倫其他時間基本上都在學習法術中度過,所以這突如其來的殺戮經驗極有可能跟變異虎鯊有關。

因為它正在獵殺和進食,如果是它殺死目標的話,那么事情就有些玩味了。

殺戮神性!

如果變異虎鯊擊殺目標。索倫也可以得到一部分的殺戮經驗。

那么他便等于是無意中觸摸到了某個更加奇妙的神靈領域,這不由讓他想到了戰爭神職,每當世界上有大規模的戰爭爆發時,任何擁有戰爭神職和戰爭領域的神靈。祂們所擁有的神力都會獲得一部分的提升。甚至為了強化自己的神力和神職,一些擁有戰爭神職的邪惡神靈,還會刻意去挑撥激起戰爭,讓自己的領域擴大到更多的范圍。

殺戮。

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領域。

因為古往今來只要擁有這個領域一部分神職的人。基本上都是強大神力的神靈!

索倫不知道原因。

但是他知道殺戮、靈魂、死亡有關的神靈領域,可以提高自己擊殺目標后獲得的靈魂能量。所以此刻突然出現的殺戮經驗提示,極有可能跟變異虎鯊有關。并且還是他所賜予的1點神性所引發的。因為索倫身上的神性是殺戮神性,而并非是薇薇安所擁有的恐懼神性。

“割喉者閣下!”

半精靈大副的身影出現在了港口附近,他身上有未擦干的血跡,來到索倫面前后微微俯身道:“東方航線已經封鎖了!阿斯羅德的人被我們全殲,還抓獲了一部分的俘虜!現在整個南海岸地區,所有來自東方航線的船只一個都不能進入南海岸區域。”

“很好。”索倫輕輕地點頭。

他掃了一眼面前的其他人,沉聲道:“海洋神殿的人呢?”

半精靈大副臉色一僵,低聲道:“娜迦祭司表示這一次必須我們自己動手!海盜王阿斯羅德還沒有公開背叛海洋教會,她不想把事情變成海洋教會的內部斗爭。所以這一次只能算是海盜王之間的爭斗,不過她表示會牽制娜迦皇族的力量,保證這場戰斗中不會有娜迦海族介入!”

索倫聞言瞬間臉色鐵青,怒喝道:“這個婊子!!!”

最先想要對付海盜王阿斯羅德的是她,現在索倫都已經全面開戰了,這個狗娘養的婊子居然輕飄飄一句不想變成海洋教會的內部爭斗就退縮了。

牽制娜迦海族有什么用?!

難道娜迦海族還敢公然背叛海洋女神嗎?說到底還是想保存實力讓索倫跟阿斯羅德兩敗俱傷!

這狗娘養的婊子見利忘義!

從頭到尾除了一艘幽靈船外,基本上沒拿出來什么真正的底牌。

“羅薩德公國有什么動向?”

索倫深深地皺起眉頭,看了一眼半精靈大副道:“紅龍公爵夫人執掌一個公國,本身也無法輕舉妄動。有沒有查探到她的行蹤?”

半精靈大副搖搖頭道:“屬下無能!只是查探到了羅薩德公國的海軍調遣到了怒沙島!那里有阿斯羅德建立的城市,恐怕他們打算在那里跟我們決戰!”

索倫聞言沉默了下來。

海洋神殿偷奸耍滑在他的預料當中,畢竟他壯大的速度太快了,還有財富神殿橫插一杠,娜迦祭司心機太深度量太小,會忌憚他的實力想要耗損他的力量很正常。不過當真正聽到這個消息時,他還是心中充滿了憤怒,對于娜迦祭司的不滿也越來越強烈。

她背后明明站在海洋女神和海洋教會,就一直忌憚索倫的實力無法壓制!

看起來她并非是一個長久的合作伙伴。

“俘虜呢?”

索倫深吸了一口氣,轉身看了一眼滿滿停靠在泰羅港港口的戰艦,沉聲道:“就算海洋神殿不出戰,我們也一樣能擊敗阿斯羅德!將那些俘虜全部帶上來!”

半精靈大副應聲退下。

很快便有一排排的俘虜被壓了上來,阿斯羅德偷襲了毒蛇島,索倫自然需要以牙還牙以血還血,直接就拔出掉了他在南海岸所有的據點。

“割喉者!你死定了!”

一個側臉被火燒過的海盜俘虜看見他,當即就是大笑著怒罵道:“阿斯羅德會將你的腦袋掛著旗桿上!你們這群人統統都要死!……”

撲通。

旁邊押送俘虜的海盜精銳直接一拳頭讓他閉上了嘴巴,然后旁邊的半精靈大副趕緊解釋道:“他是阿斯羅德同父異母的弟弟!……我們偷襲據點時活捉了他!……”

同父異母?

看起來他是一個人類?

索倫面無表情地走到了這個俘虜的面前,輕聲道:“死得不會是我!……我很快就送他下地獄!……”

鏗鏘!

一道冰冷的刀光劃過。

然后便是一顆腦袋咕嚕嚕落地,大股大股的鮮血涌出,無頭尸體撲通一聲倒下。

索倫的表情冷酷。

他看也沒看腳下的無頭尸體,緊接著便是再次揮刀,斬下了第二個俘虜的腦袋。一顆顆的人頭落地,腦袋咕嚕嚕地滾向四周,鮮血已經將碼頭染紅,可是索倫的腳步依舊沒有絲毫的停頓。他面無表情地收割著人頭,直到最后一個俘虜死在了他的刀下。

一共一百二十七個俘虜。

全部被索倫當場斬殺,沒有留下一個活口。

泰羅港附近籠罩著一股濃郁的血腥味,一顆顆腦袋被堆積疊在了港口的中央。

恐怕在戰斗結束前。

這些腦袋會一直壘在這里,讓任何有心懷不軌的人三思而行,因為只要索倫沒有徹底失敗,他們就必須考慮反叛所需要承受的代價。

這個代價會非常的慘重!

也是這一天。

人們對于索倫的稱呼,漸漸從割喉者變成了斬首者。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左岸論壇

GMT+8, 2024-6-25 07:11 , Processed in 0.02891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