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配件 寶箱 食譜
樓主: 莫默

[魔幻玄幻] [作者︰莫默 ]武煉巔峰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5-23 17:50:3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41章 淬體境八層


    。。。。。。

    大笑聲中,楊開站了起來,望著胡媚兒道︰「你走吧。」

    胡媚兒神色一愣,怔怔地看著楊開,渾然沒想到自己無往不利的誘惑竟然沒能起到作用。自己這身體,不知道有多少人盯著看著,想嘗嘗味道。平日里為此事爭風吃醋的年輕人也不知幾許,但今日難得對一個男人起了興趣,主動相誘,居然被人無視了。

    他還是男人麼?

    怔了片刻,胡媚兒突然展顏一笑,儀態萬千地從地上爬了起來,深深地望著楊開,輕咬著紅唇,湊到楊開耳邊輕吹著氣︰「你很有意思!」

    說罷,咯咯一笑,轉身離去,柳腰豐臀,擺的那叫一個風情萬種。

    甦木等人看呆了,滿眼的羨慕嫉妒恨。他們根本沒想到楊開竟然會拒絕這種好事,一個個捫心自問,剛才如果胡媚兒對自己說那番話,自己會怎麼做?

    搞不好就上了!不不不,絕對是上了,天上掉餡餅的好事,拒絕了干什麼?反正又沒損失。

    等胡媚兒離去之後,眾人再扭頭看向楊開,一個個又是痛心疾首又是自慚形穢。

    哎……諸多嘆息聲響起。

    楊開蹲下身子,從風雨樓那些昏倒在地上的弟子身上撕下些布片,然後將自己受傷的手掌纏了起來。

    看看甦木等人,這些師弟皆都臉色訕訕。

    「還有力氣走麼?」楊開問。

    眾人微微點頭。

    「那走吧。」

    一群人鼻青臉腫,好不狼狽地回到了凌霄閣,各自散去,尋藥療傷了。今天雖然打了一架,但這畢竟是小輩之間的爭斗,附近三大勢力之間經常會發生這種事,所以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只要不是死了重要的人,各自勢力的長輩對此都是睜一眼閉一眼,從不過問。有爭斗才有進步嘛,每個勢力的長輩都希望用這種方式來磨練自己門下的弟子。

    楊開回到小木屋處,本來要取出那剩下的半瓶凝血祛瘀膏,但想了想還是作罷。

    今日這傷勢,最厲害的也就是手掌被長劍刺穿之傷,其他的倒沒什麼。不過手掌的傷看著駭人,其實也不是想象中那般嚴重。在抓成少峰那柄劍的時候,楊開避開了骨頭和經脈,掌心雖然破了一個洞,但也只是皮肉受損而已。

    跟上次大戰花背蜘蛛受的傷基本差不多,上次恢復了三四天便已痊愈,這次應該也一樣。

    而且就這麼一會功夫,自己的傷勢就已經好了許多,體力也恢復了一些。楊開仔細感受片刻,發現不但傲骨金身內散發出來的溫熱有療傷之效,自己體內的真陽元氣也有一些療傷的能力,兩相輔助下來,傷勢恢復的很快。

    知道真陽元氣也有療傷的功效之後,楊開便趕緊跑到困龍澗那邊去吸收陽氣,今天一戰雖然沒有動用唯一的一滴陽液,可體內的真陽元氣卻消耗不少,急需補充。

    正吸收著陽氣的當口,楊開突然感覺體內一陣鼓蕩,外界的陽氣不受控制地鑽了進來,只是瞬間的功夫便已抵得上平時一兩日之功,今天消耗的真陽元氣不但完全補充了回來,還濃郁了一些,經脈也仿佛在這一瞬間堅韌不少,更寬敞了幾分。

    淬體境八層?楊開回過神來,臉上有些欣喜。

    這麼快就突破淬體境八層,倒不在楊開的意料之中。本來他估計自己至少還要修煉個七八天才能突破的。

    會出現這種事,看樣子跟自己今天全力一戰脫不開關系啊,與人戰斗果然是有好處的。

    心中欣喜之下,楊開更加賣力修煉起真陽訣。突破了一層境界之後,吸收陽氣的速度明顯加快許多,各方面都有提升。

    夜間,楊開回到了木屋處休息,今天畢竟受傷了,實在不適合熬夜修煉。

    接下來的幾天,楊開除了吃飯睡覺就是在困龍澗那里修煉了。

    倒是甦木這些人一個也沒冒頭,大概全都在養傷中。

    幾天後的清晨,楊開正在掃地,卻見甦木領著李雲天那些人遙遙地走了過來,那天參與戰斗的人一個不少,皆都雄赳赳氣昂昂地跟在甦木身後。

    只不過雖然療傷了好幾天時間,這群人看上去模樣依然有些淒慘,眼眶淤青,嘴角腫脹,很是滑稽。

    楊開望了一眼,不禁樂道︰「甦師弟,皮又癢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3 17:50:5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42章 那天…咳…



    甦木臉一紅,惡狠狠地瞪了楊開一眼,然後在他面前站定,冷冷地注視著他。不過目光卻有些復雜,有佩服有不甘,有懊惱也有些釋懷。

    「東西給我。」甦木突然沖後面伸出手,李雲天趕緊將兩個酒壇子遞到甦木手上。

    甦木接過,自己留了一個,塞了一個給楊開,也不說話,直接掀開封口,對嘴猛灌起來。

    一群走過路過的凌霄閣皆都傻了眼,愣愣地看著甦木,不知他今日發些什麼鬼頭瘋,大清早的竟在這里喝起了酒。

    楊開微微一笑,也伸手撕開封口,大口喝了起來。

    「好!」李雲天在甦木背後大喊一聲。

    「好!」其他人也吶喊助威。

    「嗖嗖」兩道破空聲響起,楊開和甦木兩人的酒壇子同時破碎,酒水撒滿衣襟。

    「白日酗酒,敗壞門風,念你們初犯,扣你們每人五點貢獻,如有下次,嚴懲不貸!」一個暗堂弟子從旁邊閃了出來,冷冷地對楊開和甦木道,酷的稀爛。

    「扣吧扣吧!」楊開一臉的無所謂,若是一個月前他恐怕會心疼的要死要活,但是現在卻無所謂了。

    楊開都不在乎,甦木這個二世祖還會在乎麼?人家可是有大靠山的,貢獻點對他來說一文不值。

    「趙虎,幫楊師兄把地掃了。」甦木沖趙虎一揮手。

    「好的。」前些日子被楊開三招撂倒的趙虎趕緊上前,從楊開手上接過掃把。

    「這不好吧。」楊開看了一眼那個暗堂弟子,對方卻是冷哼一聲,轉身離去。

    「走,去你的小屋,我有事跟你說。」甦木開口道。

    小屋旁,甦木與楊開兩人毫無形象地半蹲在地,面前就是那個小池塘,身後一群人忙的是熱火朝天,正在替楊開修補屋頂的破洞。

    看樣子經過那天的事,甦木這群人是已經徹底放下了與楊開的恩怨,不但放下了,還有心結交。

    「你為什麼要救我們?」沉默了半晌,甦木才開口問道。

    「為什麼……」楊開眉頭皺了皺,「你們喊我師兄,我自然要有做師兄的樣子,大概就是這個原因吧。」

    當然,最主要的還是甦木本性並不是太惡劣。

    甦木扭頭,深深地望著楊開︰「真的?」

    楊開笑了笑︰「那你以為呢?」

    甦木沉默,心里挺不是滋味,好半晌才道︰「行,你拿我們當師弟,我們就拿你當師兄,以前的事是師弟有眼無珠,對不住師兄了。」

    「我本來就沒在意。」楊開道。

    兩人對視一眼,哈哈大笑起來。

    一笑泯恩仇,說的大概就是這種事了。

    恩怨放下,甦木也不再那麼拘謹尷尬,真心把楊開當成師兄來對待,兩人說了些不著調的話之後,甦木突然舔了舔嘴唇,臉上浮現一抹紅色,期期艾艾道;「師兄,問你個事。」

    「什麼?」楊開奇怪地看著他。

    「那天……咳……你摸了?」甦木有些不敢拿正眼看楊開。

    「摸什麼?」楊開沒听明白。

    「就是那個啊。」

    「哪個?」

    甦木郁悶,一狠心,一咬牙道︰「就是胡媚兒……」

    一邊說著一邊還在自己胸口處抓了一把,形象動人。

    楊開啞然失笑,果然少年好奇心旺盛啊,甦木連這種事都好意思問,實在太不要臉了。

    「你們不是都看到了麼?」

    「沒看清呢……真摸了啊?」甦木嘴巴張的老大。

    「摸了又怎樣?」楊開咧嘴一笑,「是她自己把我手放上去的,我只是給她個教訓而已。」

    咕咚,甦木吞了一口口水,滿眼期待︰「什麼感覺?」

    「師弟沒試過麼?」楊開疑惑地看著甦木,心想這二世祖難道還是個純情小男?

    甦木把腦袋搖成了撥浪鼓,狐疑道︰「師兄你以前試過?」

    楊開露出沉思的表情,眼前劃過一張似嗔似喜的俏臉,幽幽嘆息︰「哎,往事不堪回事。」

    甦木愣了愣,听出弦外之音,不禁撇嘴道︰「吹牛吧,師兄你三年前拜入宗門,這三年來你都不與人結交,哪有這種機會,如果可能的話,只能是在三年前。三年前你才多大啊?」

    三年前,十二歲!

    十二歲啊,那個妖女也好意思對自己下手,若不是她也才十五,若不是兩人當時都懵懂無知,搞不好就真出事了。

    想起那妖女,楊開就心有戚戚,也不知道她現在過的怎麼樣了。

    「不過師兄你可小心了,胡媚兒這個人自視頗高,你這次掃了她的顏面,她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甦木提醒道。

    「她要對付我?」楊開面色一寒。

    甦木笑的大有深意︰「恩,在床上對付你,你看著吧,她肯定要千方百計地勾引你,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師兄你艷福不淺啊。」

    「那種人,我還看不上眼。」楊開沒把此事放在心上,望著甦木道︰「你說有事跟我講,原來就是這個啊?」

    「當然不是了。」甦木正了正臉色,開口道︰「師兄你這次對付成少峰那些人,耗費了不少珍貴的元氣,我只是想補償你。」

    「補償我?」

    「恩。」甦木點點頭,然後從懷中摸出一個瓶子來遞給楊開道︰「這是一瓶小回元丹,師兄你拿去服下,應該能彌補你損失的元氣。」

    小回元丹,楊開倒是听說過,這種丹藥藥效並不強,反而很溫和,因為它主要針對的就是象楊開這種淬體境七層左右的武者。

    淬體境七層到九層,武者的體內雖然生出了元氣,通過修煉武技也能緩緩增加,但因為未到開元境,沒辦法迅速恢復,元氣就顯得彌足珍貴。一旦損失了,就得花費很大的代價再重新修煉回來,小回元丹就可以很大程度地節省修煉的時間,在淬體境七層到九層的武者中,這種丹藥很暢銷,價值也不菲,但對于開元境以上的武者,卻是沒有絲毫作用。

    只不過楊開的情況和別人有些不太一樣,他修煉的真陽訣讓他並不用擔心體內元氣的問題,體內元氣耗光了,還有陽液呢。所以這一瓶小回元丹倒價值不大。

    正待拒絕,甦木卻是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正色道︰「我不想欠別人人情。」

    「行吧,那我就收下了。」楊開也沒客氣。

    甦木一笑︰「師兄你明天在這里等我,我帶你去個好地方。」

    「什麼地方?」楊開疑惑。

    甦木笑而不答,只是讓他等著,保證不會讓他失望。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3 17:51:1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43章 掌門之秘


    黑風林中,凌霄閣一行十幾個人正在行走。

    楊開實在沒想到甦木昨天說要帶自己去的好地方竟然是黑風林。行走在林間,楊開看到這里有一條很明顯的通道,這種密林如果不是人員往來頻繁的話,根本不可能會被踩出道路來的。

    黑風林有很多人進進出出麼?楊開打量四周,發現還真是如此,前方不遠處確實有些人影,行進方向與自己等人一樣。

    「師兄你知道我們那天為什麼會在黑風林邊上踫到成少峰那群人麼?」甦木與楊開並肩前行,沒來由問了一句。

    楊開神色一動,心中隱隱已有猜測︰「難道成少峰他們也是要來黑風林?」

    「不錯,我們凌霄閣與風雨樓還有血戰幫相隔並不是太遠,而這黑風林離三家的距離也差不多,基本上我們三家弟子若是想進這里的話,都得經過那個四叉路口。」

    「這里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要不然你們怎麼全往這里跑?」

    「嘿嘿。」甦木得意地笑了笑︰「師兄你有所不知,黑風林這里有一個貿市,是我們三家弟子乃至整個烏梅鎮所有武者交易的地方。弟子們可以用手上沒用的修煉材料換取一些有用的東西,也可以出售成金銀之物,這個黑風貿市可是相當熱鬧的,師兄一定要來看看才行。」

    李雲天也道︰「是啊師兄,在這里經常可以找到一些好東西,上次甦少就用十兩銀子買了一枚天元果。」

    「天元果?」楊開神色微動。

    「恩,地級下品的靈果,那賣家不太識貨,被我佔了便宜。」甦木說起這事就有些得意。

    地級下品的靈果,如果要換成銀子的話,至少也是千兩打底,卻被甦木用十兩銀子就買到手了,這可不是佔了大便宜麼。

    這個黑風貿市楊開還真的沒听說過,他拜入凌霄閣三年多時間,沒跟任何一個人結交,自然沒人跟他說這些事情。

    甦木這群人看樣子是經常光顧這里,每個人都相當熟悉,從他們的交談中楊開倒是听到了不少趣事,心中對這個地方也隱隱有些期待了。

    自己修煉了真陽訣,倒是可以從里面找些陽屬性的靈丹妙藥出來用用,只是手頭上實在有些拮據。想起甦木昨天給自己的一瓶小回元丹,楊開才稍微有了些底氣。

    黑風貿市有些遠,一群人邊走邊聊。

    楊開突然問道︰「甦師弟,咱們凌霄閣是不是有個十一長老?」

    他想起那天在困龍澗邊見到的老者了,那老者處處透著一股神秘,實在讓人很難忘懷。

    「十一長老?」甦木愕然,「凌霄閣哪來的什麼十一長老?」

    「哦,我就是隨口問問。」楊開心中了然,當時老者說自己是什麼十一長老的時候,他就有些狐疑了,現在看來這身份果然是假的,只是那老者性情和藹,對自己也沒惡意,楊開自然不想刨根問底,徒惹人生厭。

    李雲天笑道︰「楊師兄整日修煉,怕是不太了解咱們凌霄閣的情況,閣內只有五位長老而已,確實沒有什麼十一長老,」

    這群人都知道楊開以前倍受欺凌的悲慘遭遇,當下便好心為他講了不少凌霄閣的情況,免得他日後再問出什麼尷尬事來。

    甦木背後有一個長老作為靠山,對凌霄閣的了解比任何人都要多,說著說著不知怎地就說到了凌霄閣掌門身上。

    甦木壓低了聲音道︰「我听老鬼講,咱們掌門可是位了不得的人物,如今的實力已到了神游境頂峰,只差臨門一腳就能突破,乃是咱們這方圓幾千里內的第一高手。」

    神游境頂峰!楊開心頭駭然。

    武者的修煉等級,從淬體開始,往上便是開元境,氣動境,離合境,真元境,神游境,每一境界有九層,實力越高突破越是困難,神游境,便是哪里也不多見啊,沒想到凌霄閣的掌門竟然已經到了頂峰的境界,如果再進一步的話,那就是真正的頂峰人物了。

    「那血戰幫的幫主胡蠻,風雨樓的樓主簫若寒也不過才神游境六七層而已,與咱們掌門是沒法比的。」甦木說起這個一臉的自豪,畢竟一派之長實力強橫,門下的弟子也會感覺光榮。

    「掌門需要多久才能突破?」李雲天興致勃勃地問道,要是掌門突然突破了的話,那這方圓幾千里,凌霄閣便能一家獨大啊,出了門還有誰敢招惹?

    甦木神色一黯,緩緩搖頭嘆息。

    「怎麼了?」李雲天見他這樣,不由緊張起來。

    「老鬼說了,掌門其實早在十幾年前就已經到了神游境頂峰。」

    「那為什麼直到現在都沒突破?」眾人不解。

    十幾年啊,就算修煉再怎麼困難,也該突破了才對。

    甦木只是搖頭不已︰「不敢說。」

    「甦少,你怎麼能這樣,勾起兄弟們的好奇心就不管了,這不等于脫了美女的衣服不上麼?太慘無人道了。」趙虎叫嚷不已,一群人也是熱烈要求甦木講下去。

    「好吧,不過你們可都記住了,這事千萬不能外傳出去,要不然會有大麻煩。」甦木拿足了姿態,環顧四周,這才壓低了聲音道︰「十幾年前咱們凌霄閣出了件大事,正是因為這件事,掌門的境界才一直裹足不前。」

    「什麼事?」眾人吞了吞口水。

    「咱們掌門一生無妻無子,也只收了兩位弟子,事情的起因就在這兩位弟子身上。這兩位弟子中大師兄勤奮,二師弟聰穎,兩人都是驚才艷艷之輩,掌門也是悉心教導,毫無保留。兩人倒也爭氣,實力上並駕齊驅,誰也不遜于誰。只不過因為兩人心性不同,掌門的教導方式便有些不同,對大師兄多有贊譽,對二師弟卻是苛刻嚴厲,這番做法讓二師弟誤解了掌門的用意,以為掌門偏心于大師兄,因嫉成恨,二師弟與大師兄漸行漸遠,心性也是越來越郁結,以至不知從哪找了一本邪惡功法來修煉。」

    「啊……」眾人听的驚叫。

    甦木繼續說著,眾人听的聚精會神。

    看不出來,甦木還生了一副伶牙俐齒,講故事的水準那絕對是一流的,言辭精闢,三言兩語中便將這師兄弟兩人的恩怨展現在眾人眼前。

    楊開只是默默地听著,並不插話,他覺得這個事情應該是真的,但甦木也有添油加醋的成分在其中。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3 17:51:2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44章 甦顏


    「修了這功法,二師弟性情大變,可實力也突然增進許多,大師兄竟然不是對手。那二師弟以為自己實力強了,掌門就會偏愛于他。但是他修煉邪惡功法的事情終于被掌門知曉,掌門痛心疾首,決定廢其功力。但還沒等掌門動手,這二師弟就已經提前得到了消息,這個消息讓二師弟徹底被邪魔之力吞噬心神,墜入魔道。十幾年前那一夜,凌霄閣血流成河!大師兄慘死當場,二師弟畏罪潛逃。」

    說到這里,甦木頓了一頓,扭頭見眾人皆都緊張地屏氣凝神,側耳傾听,不由大為滿意,繼續道︰「一夜之間,掌門白了頭發,自己最得意的兩個門生一死一入魔,對他的打擊之大可想而知。」

    「從那以後,掌門便深居簡出,鮮少有人見到他的蹤影,世人皆以為他已心神俱碎,就此作古了,卻沒想到幾年之後,掌門再次出山,而這一次,他卻是不遠千里,親自擒回了自己的二徒弟,將其封在困龍澗中!」

    楊開心中驀然一動,突然想起了那神秘的十一長老最後的一句話。

    「我不是來看寶貝的,我是來看人的!」

    看什麼人?無疑是被封在困龍澗下的人。

    難道這個十一長老……

    甦木又接著說道︰「但是經過這件事之後,掌門便無法突破神游境了,只能停留在這個階段。心結不解,這一輩子都沒法安生呀。」

    故事听完,眾人皆都唏噓不已,為凌霄閣掌門的遭遇感到可惜,痛罵那個墜入魔道的二弟子狼心狗肺。

    楊開也是心緒起伏不已,那個十一長老到底是不是呢?如果甦木說的這個故事是真的話,那老者很有可能就是的。

    正在此時,前方一陣熱鬧的喧嘩聲傳了過來,楊開抬頭朝前一看,見這在這片密林之中有一大塊空地,而此時這里人聲鼎沸,宛若一個巨大的市場,附近三派弟子匯聚其中,大大小小的攤位琳瑯滿目,各種貨物擺在攤位上,讓人看的目不暇接。

    旁邊甚至還有數十間木屋,木屋建造的比較簡陋,有大有小,小的應該是給人居住的,大的則是給人遮風避雨所用,能容納不少人。

    因為現在正是艷陽天,所以三派弟子都把攤位擺在了空地處。

    黑風貿市,別有洞天啊。

    「好了,咱們到了。」甦木這次主要就是把楊開帶到這里來,讓他知道有這麼個地方,以後若是有需要的話便可以來這里交易了。

    「不錯啊這地方。」楊開望著貿市中來來往往的人群,神色有些興奮。

    甦木笑道︰「那是自然,在這里有我們這些低級武者想要的任何東西。而且還不用擔心安全問題,在這里三派弟子都有高手坐鎮,維持治安,看到那幾間小木屋沒有,那就是咱們凌霄閣弟子坐鎮的地方,我姐姐就在里面。」

    「你姐姐?」楊開望了他一眼,突然想起上次甦木來找麻煩的時候說過他姐姐是核心弟子來著。核心弟子,那是凌霄閣未來的希望。

    甦木頓時警惕︰「先警告你啊,別想打我姐姐的主意。」

    楊開啞然失笑。

    甦木又道︰「不過就算你打她主意,恐怕也沒這個本事。」

    「你姐姐很厲害?」

    「那是當然。真元境三層,年輕一代沒幾個是她的對手。」

    楊開微微動容,作為年輕一輩的弟子,能修煉到真元境已經相當難得了,真元境再往上,那可是神游境,也就是掌門現在的境界。

    「你姐姐這般厲害,為什麼你才只有淬體境?」楊開疑惑地望著甦木。

    仿佛是被戳到了痛處,甦木臉色頓時訕訕起來,糾結了好半晌才道︰「這不是貪玩麼?不過放心好了,我以後定會勤加修煉的,總不能讓你這個試煉弟子給超過去了。」

    楊開微微點頭,看樣子前幾天吃的苦頭已經激起了甦木的好勝心。

    「走,我先帶你去見下我姐姐,有她護著,在這黑風貿市就更方便行事了。」

    說起去見甦木的姐姐,一群人的神色立馬變得嚴肅起來,就連甦木本人也是整了整衣衫,將身上的灰塵全部彈掉。

    看的出來,甦木很怕自己這個姐姐,或者說是尊敬崇拜。

    「甦木的姐姐叫什麼名字?」楊開低聲朝李雲天問道。

    「甦顏!」

    名字不錯,就是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人。

    不多時,眾人便來到了其中一間木屋處,楊開抬頭打量,發現不但這一間木屋,還有旁邊其他幾間木屋都掛著凌霄閣字樣的牌匾,看樣子這幾間屋子都是凌霄閣高手坐鎮的位置。

    甦木有些緊張,輕輕地吸了一口氣,小心翼翼地走上台階,然後風度翩翩地舉起一只手,輕敲幾下,聲音乖的就象小貓︰「姐姐,我來看你了。」

    李雲天等人使勁憋著笑,肩膀直抖,楊開也是有些忍俊不禁。

    甦木仿佛知道背後這群人的神態,忍不住回頭怒視一眼。

    「進來!」里面傳出一個有些清冷的聲音,宛若山澗清泉,讓人耳目為之一新。

    甦木沖眾人招手,然後邁步走了進去。

    走進屋內,楊開悄悄看了一眼四周,發現這屋子比自己的小木屋還要簡陋,里面竟是什麼都沒有,不過進了屋內,外面的喧嘩熱鬧卻是突然全部被隔斷,幽靜非常。

    這木屋應該是有什麼玄妙,否則不可能有這種效果。

    正打量著屋子的時候,甦木卻是突然慘叫一聲,楊開定眼看去,只見甦木委屈地捂著腦袋半蹲在地上,他面前不遠處,有一個一身白衣似雪,臉色冰寒的女子。

    這女子一頭美麗的黑發挽成雲髻,彎月般的柳葉眉,一雙麗目細長明媚,嬌巧的瓊鼻,桃腮微紅,小巧的兩瓣櫻唇,如雪玉般晶瑩的肌膚嫩澤如柔蜜,身形曼妙縴細,說不出的迷人。

    只不過,她的氣質卻是冰冷異常,連帶著整個木屋的溫度都降了幾分。

    此刻,這女子正盤膝坐在地上,冷冷地看著甦木。不用說,這個就是甦顏了。

    「知道為什麼打你麼?」甦顏開口問道。

    甦木搖頭,見姐姐的眼中隱有凶光,連忙再點頭。

    「說說看。」甦顏的聲音很輕,卻有一種讓人無法反抗的味道,楊開算是知道甦木為什麼這麼怕自己的姐姐了,誰攤到這麼一個姐姐,誰都受不了,盡管她是個不折不扣的大美人。

    ps︰她會是楊開的第一個女人?甦顏人物圖更新了!趕緊關注微信公眾號「莫默」,回復關鍵字「甦顏」一起圍觀吧!而且公眾號會定時更新有關本書的最新內容哦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3 18:35:1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45章 再跟著我就不客氣了


    「因為我被人打了。」面對姐姐的詢問,甦木不敢不答,一邊答還一邊偷偷打量著甦顏。

    後者臉蛋清冷︰「為什麼會被人打?」

    「技不如人……」甦木腦袋低了一些。

    「為什麼技不如人?」甦顏盤根問底。

    甦木焉巴巴地答道︰「沒好好修煉。」

    甦顏微微點頭︰「還有點自知之明!知道以後要怎麼做了麼?」

    「知道了。」

    「記住你今天的話,若日後還敢貪玩,打你的就不是別人了,會是我親自動手。」

    甦木面色一變,連連保證定會努力修煉,不辜負姐姐的一番期望。

    教訓完甦木,甦顏才抬起頭來看著他身後的眾人,美眸掃過,定格在楊開身上,眼中閃過一絲詫異的神色,開口道︰「就是你把成少峰給打了?」

    楊開暗道這位師姐的消息好靈通,待在這里修煉竟然也知道外面發生的事,微微點頭道︰「是。」

    「比甦木有出息些。」甦顏也沒太在意,楊開看起來不大,可也有十五六了,到如今才淬體境八層,資質應該不是太好,自然入不了她的法眼,能與楊開說上一句話,也是看在他救過甦木的份上。

    「給你個忠告。」

    「師姐請講。」楊開神色平淡。

    「離甦木遠些,再跟他待在一起,你的成就也就到此為止了。」

    楊開微微一笑,並未答話,她可以貶低甦木,但楊開不能。

    甦木一听這話,臉色立馬苦了起來,卻又不敢出聲。

    「出去吧,我要修煉了。」甦顏說完便又閉上了眼楮。

    一群人輕手輕腳地退出,關上了房門。互相望了一眼,皆都不由自主地喘了口大氣,待在里面的壓力太大了,雖然美人看起來賞心悅目,但時間久了怕是連身心都會被冰封掉。

    「我去看看前些日子讓人煉的丹藥怎麼樣了。」李雲天說了一聲,便告辭離去。

    「我也要去。」有幾人連忙跟上。

    不多時,眾人皆都散開,各自有各自的事情,只剩下甦木和楊開兩人了。

    楊開見甦木好像也有事,微笑一聲︰「師弟自己忙去吧,我在這里轉轉。」

    甦木點頭道︰「行,要是看上什麼東西跟我說一聲,我幫你把把關,這里的人雖然大多數都還不錯,可依然有些人奸詐無比,莫要被人當冤大頭給宰了。」

    和甦木分開之後,楊開便隨意在黑風貿市中走動起來。

    這里的三派弟子都是隨地而坐,面前擺開攤位,放置著自己要出售的東西或者打出招牌,寫上自己要買的東西。

    攤主們形態各異,有的大聲吆喝,如菜市場的菜販子,熱情洋溢地推銷自己的貨物,有的神態倨傲,擺出一副你愛買不買的樣子,故作姿態來引人上鉤,還有人閑著無聊,竟就地修煉,也不怕自己的貨物被人順手牽羊,種種模樣,不一而足。

    走了一會功夫,楊開發現這里的攤位不單單只是賣東西和買東西,還有一些低級煉丹師打出招牌替人煉丹,並且分文不收。

    莫以為他們是在做什麼好事,其實他們只是需要用別人的材料來練手而已,這些人煉丹,因為經驗不足,十爐有八爐是壞的,所以這些攤位前比較清冷。

    只不過這種攤位數量不多,煉丹師畢竟比較稀少。

    楊開一直在留意陽屬性的東西,其實在還沒進這個黑風貿市的時候,他胸口處的陽源印就有反應了,雜亂的反應顯示這邊的陽屬性寶貝數量很多。

    但這一路走下來,楊開發現許多東西檔次都比較低,那些草藥中蘊藏的陽氣,還沒有困龍澗里溢出的濃郁,對于這些他自然是看不上眼的。

    他也看上了好幾樣東西,可去問了問價錢之後,也只能搖頭嘆息不止。要價太高了,可不是現在的他能夠承受的。

    轉了半個時辰後,楊開一無所獲,倒是小回元丹的價格被他給摸透了。

    因為小回元丹只針對淬體境七層到九層的武者,所以這種丹藥一粒大概也只值五十兩左右。

    甦木給他的那一瓶有十粒丹藥,也就是價值大概在五百兩的樣子。

    五百兩,真不夠干什麼事啊。

    面前這個攤位上有一塊火紅色的石頭,楊開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其中的炎熱陽氣,比困龍澗下方溢出的不知要濃郁多少倍,楊開估摸著如果自己吸收了這塊石頭里的陽氣,至少也可以凝練出兩三滴陽液來,這可相當于好多日子的苦修了。

    縱然知道面前這個看上不太好相處的攤主肯定要價不低,楊開還是不死心地在他面前蹲了下來。

    攤主冷著臉,仿佛誰欠了他錢似的,只是打量了一眼楊開便沒再理會他。

    楊開裝模作樣地拿起其他幾個東西問了問價錢,攤主惜字如金,隨口作答,隨即楊開仿佛不經意間拿起那一塊火紅色的石頭問道︰「這個多少錢?」

    攤主冷笑一聲,這次倒是多說了幾個字︰「這是攤子上最貴的東西,三千兩。」

    楊開徹底沒想法了,這完全是漫天要價啊,要價和自己的底線相差太多,還怎麼談?

    放下東西正要起身,楊開的肩膀卻被人拍了一下,扭頭一看,正見到一個千嬌百媚的女子對自己微笑。

    「真的是你呀。」胡媚兒頗有些意外。

    「有事?」楊開眉頭皺了皺,說實話,他對這個有些放蕩的女子並沒什麼好感。雖然她現在穿的蠻整齊,可那一日的放肆已經給楊開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察覺出楊開的冷淡,胡媚兒嗔了他一眼,嬌聲道︰「沒事呀,過來跟你打個招呼而已。」

    「恩,告辭!」楊開淡淡地應了一聲,轉頭就走。

    「喂……」胡媚兒緊緊跟上,與楊開一同前進,有意無意地嬌弱的身子還貼了上來,一邊走一邊打量著楊開的反應。

    走了一炷香時間,楊開有些郁悶了,他發現這女人不止風騷,臉皮也厚,自己擺明了不願搭理她,她竟然一直不肯離去。

    「你跟著我干什麼?」楊開頓住步伐,有些不樂意了。

    「沒有跟著你呀,這里是黑風貿市,我隨便走走逛逛,怎麼了,你很在意我麼?」胡媚兒嬌笑不已。

    「別再跟著我,小心我對你不客氣。」楊開怒了。

    胡媚兒不但不怕,反而還有些躍躍欲試︰「怎麼個不客氣法?象上次那樣麼?」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3 18:35:3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46章 待到無人處……


    對這個女人的胡攪蠻纏,楊開還真沒什麼好的應對方法,唯有置之不理,胡媚兒也能看出楊開的冷淡之意,自然不敢再多挑逗,只是這麼如影相隨。

    循著陽源印的感應方向,楊開走了片刻,在一個攤位前站定。

    微微看了一眼後,楊開眼眸一亮。他發現這個攤位上的東西還真不錯,而且大部分都合自己的胃口。

    那一塊塊如嬰兒拳頭大小的圓石,里面散發出濃郁的炎熱陽氣,比起剛才那個攤位的要強上很多,只不過個頭沒那個大而已。

    價錢應該不比剛才那個貴吧?楊開舉棋不定,攤主卻是熱情洋溢地招呼起來︰「小哥看上什麼了?我這里的東西可是物美價廉,走過路過可千萬不要錯過,不管你是自己用還是倒買倒賣,都是穩賺不賠的交易。」

    硬著頭皮,楊開問道︰「這種石頭多少錢?」

    攤主低頭一看,笑道︰「你說陽炎石啊,不貴,五百兩一塊!」

    楊開臉色一黑,雖然知道這個價格還算公道,可依然搖頭道︰「貴了點。」

    自己渾身上下也就差不多五百兩的家當而已。

    攤主笑著搖頭︰「小哥說笑了,我這里的東西明碼標價,絕對不會獅子大開口,你且去其他攤位看看,瞧瞧他們賣的價錢,就知道我這里是多麼實惠了。」

    這話說的也實在,楊開這一路走過來,雖然沒買東西,可價錢卻探听了不少,知道這人要價並不高。但買賣嘛,當然是要砍砍價的。

    無奈之下,楊開只能與這攤主展開了唇槍舌戰,想讓對方讓些利益。但攤主卻是一個勁地搖頭,談到最後攤主也郁悶了,不得已道︰「小哥,我這的東西不是我自己的,是替幫里賣的,價錢方面只能多賣絕對不能少賣,否則我還要自己掏腰包往里面貼,你就別為難我了。」

    「幫里?」楊開一愣,扭頭看了看站在一邊的胡媚兒。

    這附近就只有一個幫,血戰幫!

    胡媚兒甜甜一笑︰「是呀,這就是我家的攤位。你想要這些石頭麼?」

    楊開點點頭。

    「答應我一個條件,這里十幾塊石頭全都可以給你!」胡媚兒眼珠子轉了轉。

    「小姐……」那攤主臉色大變,這批貨要是在他手上丟了,那他的麻煩就大了。

    「沒事,我會跟父親說的。」胡媚兒安慰一聲,攤主一听這話,當下閉嘴不言。

    「怎麼樣?只要答應我一件事就可以哦。」胡媚兒眉飛色舞︰「對你們男人來說,是很簡單的事情。」

    「想都別想!」楊開斷然拒絕,用腳趾頭想,他也知道胡媚兒打的什麼主意。

    「你……」胡媚兒氣鼓鼓地瞪著楊開,眼神幾欲吃人。

    其實說起來,她對楊開的興趣並不是很大,只不過那天主動獻身誘惑都沒能征服他,這讓胡媚兒有些郁悶,不但如此,自己還吃了點小虧!

    沒有哪個男人能不被自己的美色誘惑!胡媚兒一直堅信這一點,她就是要讓楊開屈服,等到他屈服的那一刻,自己再抽身退出,好好地看他的笑話。

    胡媚兒若想要男人的話,手指隨便勾勾便有一大堆,若非有著別的目的,她怎會如此委屈自己?她是風騷放蕩,可那只是表象,迷惑外人的表象。

    我就不信征服不了你了!胡媚兒心中發狠。

    眼珠子轉了轉,胡媚兒對那攤主道︰「便宜點賣給他!」

    攤主哭喪著臉︰「這不好吧!」

    「我說便宜點賣給他!」胡媚兒貝齒輕咬,媚眼中生出寒意。

    攤主正要點頭,楊開卻是擺手道︰「不用了,就五百兩。」

    五百兩買來的話,自己不賺,但是也不虧,是市場價。

    一邊說著,一邊拿出那瓶回元丹道︰「用丹藥換可以吧?」

    這里的貿市也有以物易物的規矩,成品的丹藥一般都可以流通的。

    「可以。」攤主點點頭。

    「這一瓶回元丹有十粒,差不多五百兩,你點點。」楊開將回元丹拋給他,然後從攤位上拿起一塊陽炎石。

    入手的瞬間,楊開便感受到了一股澎湃的陽元之力,當下心中一喜,知道這筆買賣是做對了。

    胡媚兒恨的咬牙切齒,楊開這番舉動無疑是不想欠她人情,等于她剛才的示好白費了功夫。

    攤主察言觀色,知道自己家這位風評不好的小姐怕是在打楊開的主意,雖然剛才這筆買賣也算公道,可攤主卻知道小姐有些不太高興,想了想,從攤位上拿起一個東西道︰「小哥,若是不嫌棄,這粒種子送于你吧,反正也賣不了幾個錢。」

    「什麼種子?」楊開接過,居然從種子內感受到一點陽氣,只不過這股陽氣很微弱。

    「三陽果的種子,咱們幫開采陽炎石的時候發現的。」攤主如實相告,「這果樹結出的果子乃是地級下品的靈果,只不過成長期有些長。」

    楊開啞然失笑,心想自己要一粒種子做什麼?這玩意種下去,沒個十幾年的時間恐怕也不會開花結果。但人家一番好意,楊開也不好拒絕,反正這東西價值不大,收下也無傷大雅。

    「謝了。」楊開站起身,將種子和陽炎石揣進懷中。

    一瓶回元丹已經沒了,楊開也懶得再在這里逗留,找了一會甦木他們卻沒見到人,楊開便獨自朝黑風林走去。

    身後胡媚兒一直不肯離去,就象尾巴一樣跟著他,臉上有些氣惱之意。

    得想辦法擺脫她,要不然被她跟到了凌霄閣,指不定別人會怎麼看自己,這女人的名聲可不太好。

    轉著眼珠子想了想,楊開突然偏離了大道,往黑風林深處走了過去,一邊走還一邊回頭沖胡媚兒嘿嘿冷笑,那味道不言而喻,好像是在說你要是敢跟過來,就把你先奸後殺,再奸再殺,一股邪惡的感覺油然而生。

    胡媚兒被他笑的有些膽寒,見楊開居然走進密林中,她倒有些遲疑了。說起來她並不熟悉楊開,萬一跟進去真的被怎麼怎麼,該如何是好?那天她可是見識過楊開的實力,自知不是對手,要是他獸性大發,自己搞不好要遍體傷痕了。

    猶豫了片刻,胡媚兒突然一跺腳,扭著腰就跟了進去。她有八成把握肯定楊開只是在嚇唬自己。

    見胡媚兒真的就跟了進來,楊開頓時惱火了。他之所以要這麼做,就是想嚇退胡媚兒,卻沒想到這女人膽子不小,讓他的打算落空,一時間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心道等會到了無人之處叫你知道我的厲害。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3 18:35:46 | 顯示全部樓層
第47章 你覺得我髒?


    當楊開和胡媚兒的身影一前一後地進了密林深處後,不遠處兩個人的身影從樹後閃了出來。

    其中一人面帶著刻骨的仇恨望著楊開消失的方向,俊俏的臉面上還有些淤青之色,一看便知近幾日是被人給打了。

    另外一人卻是眼神陰鷙,盯著胡媚兒扭來扭去的身體,眼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成師弟,你就是被那種人給打了?」神色冷厲的年輕人有些玩味地看著成少峰,「雖然你才剛進入開元境,但也不至于不是他的對手啊,那小子看起來只是個淬體境而已。」

    成少峰臉色一訕︰「當時有些大意了,而且那家伙確實古怪,戰斗起來根本就是不要命的架勢,我一劍刺過去,他竟然用手掌擋了上來,長劍穿過,他吭都不吭一聲,不但制住了我的劍,還拿住了我一只胳膊,正因為這樣我才落敗。」

    「哦?這倒是有點意思,只是不知道他跟我比起來,誰更凶狠一些。」

    成少峰陪著笑︰「自然是怒濤師兄更厲害,他哪能跟你比。」

    「他的身份調查清楚了麼?可別惹出什麼大人物出來。」怒濤有些不放心地問了一聲。

    「調查清楚了,這小子在凌霄閣內,就是個試煉弟子,毫無背景,這種人即便殺了也無妨。」

    「哈哈,試煉弟子?據我所知凌霄閣只有不到十個試煉弟子吧?他就是其中之一?」怒濤仿佛听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但听到試煉弟子四個字,怒濤的擔憂也瞬間消失,這種人是凌霄閣的恥辱,自己出手清理了,等于是幫凌霄閣一個大忙。

    「恩。本來我還顧慮黑風林這里人來人往,不太方便下手,卻沒想到這小子貪圖美色,竟跟那賤人一同進了密林深處,要行苟且之事,真是天助我也。」

    怒濤笑︰「看樣子師弟這次不但能報仇,還有艷福哦,真是一箭雙雕啊。」

    成少峰也笑了起來︰「師兄說哪里話,你是我請來的幫手,有好事師弟怎會一人獨享?待會師兄嘗個頭湯,師弟為你掠陣便是。」

    「師弟果然夠意思!」怒濤有些迫不及待了,開口道︰「走,事不宜遲,咱們追上去,找機會下手。」

    黑風林深處,楊開依然一邊走一邊回頭冷笑,胡媚兒開始的時候還有些擔心,可現在見楊開只不過是故弄玄虛之後,她反而不怕了,不但不怕,竟追上了楊開的步伐,親熱至極地挽著他的手。

    「你到底要鬧哪樣?」楊開有些惱火。

    「陪我一次!我以後就再也不糾纏你!」四下無人,胡媚兒口上毫無遮攔。

    「做你的春秋大夢!」

    「我不美麼?」胡媚兒媚眼如絲。

    「一個女人有外在和內里之分,你的外在不錯,也有傲人的資本,但是內里就不堪入目了。」楊開冷冷地看著她。

    這話說的有些重,胡媚兒听的一張臉都拉了下來,冷聲道︰「你覺得我髒?」

    「是!」楊開直言不諱。

    胡媚兒俏臉一寒,嗤笑一聲︰「你不過是凌霄閣一個試煉弟子,雖然我實力沒你高,可我是血戰幫的小公主,我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氣,你竟然如此不識抬舉!你可知道外面有多少人在打我的主意?」

    「那小公主殿下可以去找那些人,何必來糾纏我呢?」楊開神色淡然。

    「楊開,別給臉不要臉!若是我回去告訴父親在你這里受了侮辱,就算你是凌霄閣的人,也決然見不到明天的太陽。」胡媚兒嘶聲竭力地嬌叱著,楊開的態度徹底激怒了她,讓她顏面掃地。她畢竟身份不低,何曾受過這種侮辱?

    楊開也是冷冷一笑︰「敢問小公主殿下,若是我現在在這里把你給殺了,你還有回去告狀的機會麼?」

    胡媚兒聞言一愣,她剛才怒火攻心,渾然忘記這里是黑風林深處了,如果楊開真的敢動手,她萬萬沒有活著離開的機會。而且此地也絕對是殺人拋尸的最好場所。可以說,如果她真死在這里,那就是白死了。

    想到這里,胡媚兒連忙警惕地注視著楊開,急急朝後退了幾步,顫聲道︰「你開玩笑的吧?」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楊開淡淡地說了一聲。

    胡媚兒死死地盯著他,眼中滿是屈辱和惱怒,卻又不敢發作,她捏不準楊開剛才那話是開玩笑還是說真的。

    正當胡媚兒糾結之時,楊開卻是神色一動,警惕地朝一旁望去。

    有意無意地,楊開腳步一閃,擋在了胡媚兒面前,盯著一顆大樹輕喝︰「出來!」

    胡媚兒聞言驚詫不已,但下一刻她就明白到底怎麼回事了。

    兩個人突然從樹後閃出,一邊冷笑一邊朝這邊走來,這兩人的笑聲陰森怪異,一人盯著楊開不放,一人盯著胡媚兒不放。

    「成少峰,怒濤?」胡媚兒顯然認得他們,當下疑惑出聲,不過眨眼的功夫,她便明白這兩人為什麼會在這里現身了。

    這下子,楊開怕是有危險了。

    被怒濤那肆無忌憚的眼神盯的渾身不自在,胡媚兒不禁眉頭微皺起來,悄悄往楊開身後縮了縮。

    「媚兒姐姐,此番來,我們只為取這小子的性命,你且閃一邊去,莫要傷著你!」成少峰在楊開面前五丈處站定,一邊緩緩抽出腰間的佩劍,一邊對胡媚兒說道。

    怒濤陰聲笑道︰「是啊,若是傷著了,我可是會心疼的。」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3 18:36:0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48章 顯威


    成少峰和怒濤一人一句,已經將來此地的目的說了出來。楊開心中微驚,沒想到這兩人竟如此心狠手辣,只為一次糾紛竟鬧到要殺人的地步。

    正警惕間,胡媚兒卻是悄悄地在楊開耳邊說了一聲︰「楊開,你若不想死就乖乖听我的話,那怒濤半個月前就已經是開元境五層了,實力可不是成少峰能比的,而且現在他們是兩個人,你絕對不是對手。」

    「你有辦法對付他?」楊開疑惑。

    「我對付不了他,但是他們肯定不敢殺我,只要你滿足我的要求,我保你無事。」

    胡媚兒的身份擺在這里,如果她一力要保住楊開的話,成少峰和怒濤怎麼也要賣她個面子,頂多也就是把楊開揍一頓出出氣。

    「不用了。」楊開緩緩搖頭。

    「你寧願死也不願?」胡媚兒象是看傻子一樣看著楊開,美眸中滿是不可置信。

    「不好意思,我這人有些潔癖,再說了,誰生誰死,動過手才知道。」楊開冷靜地望著對面的兩人。

    得了這個答案,胡媚兒的臉色變幻不定,好半晌才冷笑一聲,咬著銀牙恨恨地道︰「既如此,那你自重吧!」

    說罷,往後退出幾丈,擺出一副袖手旁觀的樣子。

    成少峰大笑道︰「媚兒姐姐真乖,我就知道媚兒姐姐不會為難我的。」

    胡媚兒擠出一絲難看的笑容,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怒濤嘿嘿怪笑著,上下打量了楊開一眼,老神在在地背負著雙手,緩緩搖頭︰「你叫楊開是吧?到了陰曹地府可莫要怪我,怪只怪你自己多管閑事。你是自己了結,還是要我動手?」

    這口氣猖狂的無以復加,楊開嘴角噙著微笑道︰「想要我的命,自己憑本事來拿!」

    一邊說著,一邊暗暗運起了真陽訣。

    哪知真陽訣才剛一運轉,楊開便清楚地感受到胸口處一股及其猛烈的炎熱順著穴位就鑽了進來,這股炎熱中夾雜著龐大的陽氣,一時間焚的楊開經脈巨痛,胸口那一塊地方竟滋滋地冒出了一股青煙,皮肉都烤胡了。

    楊開大驚,還沒來得及反應,劇痛的經脈竟然已經適應了,那一股龐大的陽氣依然在持續流入經脈中。

    幾乎是眨眼的功夫,經脈中充斥著滿滿當當的真陽元氣,鼓脹不已。

    滴答……宛若來自心靈深處的動靜,丹田中竟又多了一滴陽液。

    再過片刻,又是一聲滴答的輕響傳來。

    前後不過三息的功夫,兩滴陽液成型,但是其中一滴陽液不知道怎麼回事,剛形成就消失不見。

    直到此刻,那一股凶猛的陽氣才停止動靜。

    陽炎石!楊開驀然回過神來,從胸口處拿出那一塊花了一瓶小回元丹換來的陽炎石,可這一塊原本充滿陽氣的石頭現在哪還有原先的樣子?里面的能量涓滴不存,竟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就全被自己吸收。

    而結果就是形成了兩滴陽液!只不過其中一滴不知去向,算上丹田內原本就存在的一滴,現在依然還剩兩滴。

    這吸收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幾乎是填鴨式的,自己連反應的功夫都沒有。

    楊開這邊的變化成少峰和怒濤看在眼中,楊開胸口處的異狀讓他們有些摸不清情況,但是怒濤作戰經驗豐富,當下一揮手道︰「成師弟,隨我一起上,遲恐生變。」

    「好。」成少峰巴不得楊開越早死越好,當下不再遲疑,提著長劍就沖了上來,神色凶狠。

    兩人一左一右,迅如疾風,不過眨眼的功夫便撲到了楊開眼前。

    怒濤實力畢竟高出一籌,所以他的動作也比較快,拳頭上元氣鼓蕩,猛地朝楊開的面門處砸來。

    開元境五層,體內已經聚集了不少元氣,所以這個時候的武者戰斗力也是不容小覷的。

    怒濤揮出的拳頭上隱隱有一陣風聲呼嘯,顯然是動用了什麼武技。

    楊開並沒有閃避,同樣一拳相迎。

    「踫」地一聲,楊開的手腕處傳來一陣骨頭的聲響,握緊的拳頭上也仿佛被無數刀片割中,一瞬間多出密密麻麻的傷口,身子不由自主地連退幾步。

    怒濤卻是怪叫一聲,只感覺自己的拳頭砸在了燒紅的烙鐵上,皮肉都燙的生疼,大喊道︰「好熱的元氣!」

    以他開元境五層的實力,竟然抵擋不住一個淬體境武者元氣的入侵,這實在是有些詭異。

    兩人一番交手,各自退開。

    成少峰持劍撲上,帶著一股復仇的怒火,朝楊開刺了過來,勢要將他斬于此地。

    吃了怒濤一拳,楊開一身的鮮血又沸騰起來了,骨頭中迅速衍生出一股溫熱之感,溫熱散開後,仿佛有著使不完的力氣,眼珠子慢慢猩紅,原本溫和的面容變得猙獰瘋狂。

    面對成少峰的一劍,楊開一手抓去。

    成少峰冷笑︰「上次吃過你的虧,你以為本少還會在同一個地方跌倒麼?」

    說話間,劍勢一變,轉刺為掃,想將楊開的手指砍斷。楊開的反應也是不慢,察覺對方劍招變化,手指變抓為擒。

    「噗」地一聲,長劍還是削中了楊開的手指,這一刻,成少峰臉上綻放出喜色,胡媚兒捂住了嘴巴,面露不忍,但一想起楊開對待自己的態度,胡媚兒又覺得他該千刀萬剮。

    「怎麼可能?」成少峰驚叫,因為他發現自己這一劍竟然沒把楊開的手指切斷,這畢竟是利器啊,區區一個淬體境的武者,肉身強度有多大?就算是開元境的人中了這一劍也斷無完好的可能。

    楊開咧嘴獰笑,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齒,看到他那猩紅的雙目,成少峰有些慌了,一邊急忙後退一邊大喊一聲︰「怒師兄救我!」

    話音未落,楊開已經欺身撲上,丹田內一滴陽液隨心而動,凝于指尖。

    一指點出,正中成少峰的額頭。

    成少峰張大了嘴巴,呼吸聲陡然停止,仰面倒了下去。在他的額頭上,有一個筷子大小的孔洞,貫穿了整個頭顱,孔洞光滑平整,甚至沒有一絲鮮血流出,成少峰的眼楮瞪的很大,一副死不瞑目的表情。

    「啊!」兩聲驚呼同時響起,那是怒濤和胡媚兒的聲音。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3 18:36:2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49章 告捷

    成少峰死了!毫無征兆地,就這麼死在了楊開手上。

    上次楊開大戰風雨樓一群弟子的時候,胡媚兒也是從頭看到尾,雖然知道楊開這人實力驚人,卻沒想到他竟強至如斯!

    開元境一層的成少峰,只與楊開打了個照面,就被他一指點死!

    那是什麼武技?為什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威力?成少峰額頭處的孔洞,分明是被一種至剛至陽之物灼燒出來的。

    這一刻,胡媚兒心中恐慌,見識到了楊開勢若雷霆的殺人手段之後,她才明白剛才楊開的話不是在開玩笑。

    他真的敢殺人,也有殺人的能力!

    怒濤也是無比震驚,他才剛與楊開交了一拳,第二招還未發出,自己的師弟就死在了面前,這番變故當真讓他瞠目結舌。

    「你竟然殺了成師弟!」怒濤嘶聲尖叫,「你用的什麼手段!」

    那一指的威力太強了,絕對是什麼不得了的武技,怒濤心中有些害怕,怕自己無法抵擋。

    「你也要死!」楊開自然知道斬草除根的道理,這兩人今天跟著自己來到這里,就是要殺自己的,面對這樣的敵人,楊開哪里會手軟。

    這次的情況和上次不同,上次只是打群架,楊開還會手下留情,可面對要想自己性命的敵人,再手下留情就是愚蠢了。

    眼見楊開急匆匆朝自己沖來,怒濤突然獰笑一聲︰「少虛張聲勢,拿命來!」

    一邊喊著,一邊雙拳爆出,朝楊開迎了上去。對方不過只有淬體境,體內又能有多少元氣?剛才那一招威力巨大,想必消耗絕對不小,也就是說,他不可能再動用那樣的手段了。

    所以怒濤才會有恃無恐!

    哪知等交上手之後,怒濤就發現自己錯了。這個楊開竟然還能動用元氣,每次與他交鋒,從他的招式中都能感受到一股炎熱的能量,這股能量讓怒濤連連吃癟,空有比楊開更高的境界,卻根本壓制不住他。

    怒濤拿出了渾身數解,左右騰挪,不敢再與楊開正面交鋒,他只想打消耗戰,等到楊開體內的元氣全部耗光,到那時候,對方就是砧板上的魚肉了。

    怒濤的想法和策略並沒有錯,對付一般的淬體境弟子,這個方法是最有效的,絕對能用最小的代價拿下敵人。但是楊開不同,剛汲取了一塊陽炎石的全部陽炎之力,經脈中的元氣滿滿當當,真的繼續耗下去,說不定是怒濤先筋疲力盡。

    很快,怒濤就發現有些不妙了。

    最開始的時候,楊開的表現確實只象是個淬體境的武者,無論是拳頭的速度還是力道,雖然比一般人要強一些,卻也沒超出淬體境的範疇。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伴隨著自己在他身上留下各種各樣的傷勢之後,這個楊開的實力竟然在節節攀升,一拳快過一拳,力道也是越來越大,最讓怒濤忌憚不已的是,他招式中附帶的炎熱之力,居然也越來越雄厚。

    就好像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楊開的實力也在迅速增長。

    這是怎麼回事?一個武者戰斗起來,隨著體內元氣的消耗,戰斗力只會越來越低,怎麼他倒是反過來了?

    短短一盞茶的功夫,怒濤就再也無法憑借身法躲避楊開的攻擊了,一個躲閃不及,胸口處被楊開砸了一拳。

    沉重的力道幾乎讓怒濤喘不過氣,侵入體內的炎熱之力如火燒一般凶猛。

    看著雙目赤紅的楊開,怒濤心中萌生了退意!

    虛晃一招,怒濤猛地抽身,急速朝遠處飛馳,一邊喘息一邊吼道︰「楊開,你殺了成師弟,你死定了!」

    開元境五層,打不過敵人,但想要逃跑的話,對方也是沒辦法的,這一點怒濤很是自信,因為在剛才的交戰中,他看出楊開並沒有修煉什麼身法武技。

    怒濤要逃,楊開也攔不住,只能眼睜睜地望著他竄出十幾丈,驀然間,楊開心中一動,丹田內最後一滴陽液閃爍到了指尖。

    旋即,楊開伸出另外一只手在指尖上一拉,聳人听聞的一幕出現了。

    這一滴陽液,竟在眨眼的功夫變成了一片薄如蟬翼的血紅色刀片,刀片剛一成型,便在楊開的驅使下飛了出去。

    「嗖」地一聲,一道驚鴻血影劃破空氣,灌入怒濤的後背處。

    怒濤正在奔逃的身子頓時一僵,噗通一聲栽倒在地。

    密林中一片靜謐,偶有蟲鳴鳥叫傳來,楊開喘著粗氣,一身狼狽不堪。

    胡媚兒的雙腿有些打顫,渾身冰涼,心底一陣陣發寒。她一直沒有離開,就是想楊開在支撐不住的時候會向她求救,到時候她就可以達成自己的目的。

    但讓她怎麼也沒想到的是,前來襲殺楊開的兩個風雨樓弟子,居然反被楊開給殺了。

    這兩人可全是開元境啊,一個一層,一個五層,聯手對付一個淬體境的楊開,最後不但失敗,還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一切都那麼的不真實,那麼的莫名其妙。

    驀然,胡媚兒神色一驚,她發現楊開扭過頭,用一種宛若吃人的目光正盯著自己,眼眸深處閃耀著一種叫殺人滅口的光芒。

    胡媚兒下意識地退後幾步。

    「你敢動,就死!」楊開冷冰冰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不動……」胡媚兒的聲音帶了些哭腔,小腹處一陣溫熱痙攣,險些當場失態。

    她真的被嚇壞了,也摸不準楊開是不是要殺自己,生死攸關,她一個少女又能怎麼辦?雖然在情場得意,可她的實力真的不高。

    楊開沒再管她,而是沖到成少峰和怒濤身邊,在他們身上大肆搜刮起來。不大片刻功夫,楊開便搜出了些銀兩和兩瓶丹藥。

    兩瓶丹藥所剩不多,但也值幾個錢。

    不算虧!就是可惜了自己凝練的陽液,現在丹田內什麼都沒了,一番大戰後,經脈里的真陽元氣也耗掉大半。

    「你是不是缺錢?」胡媚兒見楊開在兩具尸體上打劫,不由壯著膽子出聲,「我可以給你,只要你別殺我就好。」

    現在的胡媚兒,哪還敢在楊開面前騷首弄姿,賣弄風騷?連說話都小心翼翼的。

    楊開淡淡地望了她一眼︰「我又不是綠林盜匪,要你的錢做什麼?我缺錢自己會掙!」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3 18:36:3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50章 拋尸


    胡媚兒沒敢接話了,言多必失,她怕惹惱了楊開。

    「你過來!」楊開突然對她招手,胡媚兒嬌軀一顫,眼淚在眼眶中打轉,緊咬著嘴唇,祈求地望著楊開,腳步卻絲毫不敢挪動。

    「怕什麼?叫你過來就過來!」楊開有些不耐煩。

    無奈之下,胡媚兒只能朝楊開走了過去,緩緩地來到楊開面前五步外站定,有些驚恐地看著他。

    察覺到她的恐懼,楊開心中好笑,卻依然板著臉道︰「你听話,我不動你。」

    淡淡的語氣中夾帶著一股無法抗拒的霸道。

    胡媚兒使勁點頭︰「我听話。」

    「恩。」楊開這才滿意,彎下腰將怒濤的尸體抗在肩膀上,對看著成少峰的尸體示意道︰「把他帶上!」

    雖然惡心,可胡媚兒也不敢不從,委屈地蹲下身子將成少峰的尸體背了起來。雖然是個少女,但畢竟是武者,背著百十斤的東西對她來說並不算什麼負擔。

    「跟我走吧。」楊開打量了一下方向,然後朝著黑風林更深的地方行去。

    胡媚兒不知道他要干什麼,又不敢問,只是亦步亦趨地跟著。

    楊開是要拋尸,雖然剛才那地方也已經算是深處了,但保不準有沒有什麼狗男女興致大發,跑到那里幽會。萬一要是被人瞧見了,總是一樁麻煩事。這種事概率雖小,卻不得不防。

    成少峰和怒濤的死因很特別,都是被炙熱的元力貫穿了要害,如果風雨樓順著這個線索追查下來,搞不好就查到了自己頭上。

    所以楊開得把尸體拋的遠遠的,讓風雨樓的人永遠也找不到。

    兩人一前一後往密林深處走去,胡媚兒幾次欲言又止,卻又忍了下去。

    一個多時辰後,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湖泊,楊開眼前一亮,就這里了。

    招呼胡媚兒將尸體放下,楊開又去尋了兩塊大石頭,搬回來綁在成少峰和怒濤的尸體上,然後將他們沉入湖底。

    拍了拍手,楊開沉吟片刻道︰「你現在也算是我的幫凶了,應該知道怎麼做吧?」

    說完,扭過頭來淡淡地看著她。

    聞言,胡媚兒不驚反喜,連連點頭︰「知道。」

    楊開會說出這樣的話,也就意味著他不會對自己有惡意了,性命得以保全,胡媚兒身心一松,不由自主地喘了一口氣。

    「聰明,聰明的姑娘總會有人喜歡的。」楊開輕笑一聲。

    說起來,楊開在此之前還真不知道拿胡媚兒怎麼辦,不殺吧,總是個隱患,今日這一切她都看在眼中,殺了吧,楊開又有些下不去手,從頭到尾,胡媚兒也沒加害自己,只是站在旁邊看戲而已,難道因為這個原因就把人家給滅了?也太蠻不講理了一些。

    走了這麼長時間的路,楊開也想通了。這次的事情是成少峰和怒濤主動挑起的,自己不殺他們難道還坐以待斃不成,所以就算胡媚兒把事情捅出去,楊開也絲毫不懼。

    「你殺過很多人?」胡媚兒膽子大了許多,望著楊開道。

    楊開搖頭︰「第一次殺人。」

    「可是我見你手法很老道啊,殺他們的時候眉頭都不眨一下,不太象第一次的樣子。」胡媚兒疑惑。

    被她這麼一說,楊開的眉頭也皺了起來。是啊,自己第一次殺人,為什麼一點都不害怕呢?雖然沒有興奮之感卻絕對沒有恐懼,當時只顧著戰斗,腦海中只有殺死他們的念頭,現在回想起來也覺得挺不可思議的。

    「信不信由你。」楊開沒多做解釋。

    圍著面前的湖泊轉了半個圈,來到遠離拋尸的地方,楊開停住了步伐,然後一頭扎進了湖泊里。

    這一次戰斗,楊開身上也有不少傷,總得洗洗干淨才能回去。

    胡媚兒站在湖邊等待著,心里也挺想下去的,放在一個多時辰前,她肯定會下去挑逗楊開,現在她沒那個膽子。

    等到楊開洗完上來,胡媚兒才開口道︰「你等我一會,我也去洗洗。」剛才背著一具尸體走了那麼遠的路,胡媚兒感覺渾身難受。

    女人總是愛干淨的。

    「好。」楊開擰干了衣服,便躺在湖邊一塊石頭上曬著太陽,順便恢復體力。

    也沒敢脫衣服,胡媚兒就這樣竄進了湖中,曼妙的身子猶如魚兒在湖水中暢游,時不時地她會偷偷地看一眼楊開,卻發現對方連睜眼的欲望都沒有,這不禁讓胡媚兒倍受打擊。

    他就一點都不動心?

    好半晌後,胡媚兒才洗干淨,來到岸邊。

    濕淋淋的衣服緊貼著身子,將那玲瓏妖嬈的身材盡數展現,毫不避諱地來到楊開身邊,臉蛋上紅暈片片,歪坐在石頭上曬著太陽。

    楊開睜眼打量了她一下,上三路下三路地掃著,胡媚兒低著腦袋。

    「身材很不錯。」楊開微微點頭。

    胡媚兒咬了咬殷紅的薄唇,神色艱澀道︰「其實……我並沒有與男人做過那種事,就連踫過我身子的人……也只有你一個。這幾年我之所以那麼做,一來是想為幫里多招攬些人才,二來也是挑撥凌霄閣和風雨樓弟子之間的關系,糾纏你也是這個目的。」

    楊開聞言一愣,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你不信?」胡媚兒臉蛋通紅,這個秘密她可是從未與人說過,外面的人都當她真的是夜夜笙歌,人盡可夫。明面上稱呼她為小公主,小姐,背地里罵她是賤人,騷貨。

    「我信!」楊開點頭,「但與我何干?」

    胡媚兒神色一黯,苦笑道︰「以後我不會再糾纏你了。」

    這一次的事情,對她的打擊實在是有些大。

    听她這麼說,楊開也不禁心頭一松,總算是擺脫這個麻煩了。

    等到胡媚兒的衣服干了之後,兩人這才從湖泊那里離開。

    為免引人耳目,楊開和胡媚兒早早地就分道揚鑣,各回各的宗門。

    回到木屋處歇息了片刻,楊開便起身來到了困龍澗。這一次大戰讓這些天的苦修全部耗光,自然是要盡快地補充體內的真陽元氣,要不然下次再踫到這類事可就沒辦法應對了。

    而且,今日動用了兩次陽液,試驗出來的威力也讓楊開振奮不已,他實在是沒想到陽液的威力如此強大,自己現在不過是淬體境八層,若是境界再高一些,陽液的威力豈不是會變得更強?不管是什麼樣的原因,楊開現在都有一種迫不及待要修煉的念頭。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左岸論壇

GMT+8, 2024-6-25 07:14 , Processed in 0.028856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