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配件 寶箱 食譜
樓主: 莫默

[魔幻玄幻] [作者︰莫默 ]武煉巔峰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5-23 00:22:4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11章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這位突然走出人群的凌霄閣弟子圍著兩位大漢轉了好幾圈,臉上的神色頗有些玩世不恭,眼神也漸漸嘲弄起來。

    兩個大漢見來者不善,眉頭也是緊皺不已,攙人的那個環眼一瞪,怒喝道︰「你這小子轉來轉去,把大爺的頭都轉暈了,想要作甚?」

    少年嘿嘿一笑,站在兩人面前,深深地看了「中毒」的那個人一眼,開口道︰「這臉色青白,看樣子中毒不淺呀。」

    「那是。」攙人的大漢打蛇順棍上,凶神惡煞道︰「要不是如此,我兄弟二人怎會不去就醫,而是冒著生命危險來到此處,就是為了揭發這個黑心老板,好叫街坊鄰居們知道他的真面目,以後也不要再來這里買米了。」

    何老板臉色一白,完全不知道這兩人的目的是什麼了。要說他們是來訛詐錢財,何老板也能理解,可這欲加之罪實在是讓人雲里霧里,看不透徹。

    正沉思的時候,楊開在一邊輕聲問道︰「何叔,這段時間得罪什麼人了麼?」

    何老板苦思冥想,哭喪著臉︰「沒有啊。」

    「那就是你的米行阻了什麼人的財路?」楊開年紀雖小,可人世間的爾虞我詐卻是看過不少,心思一轉便想到了這個可能。

    「小本生意,能阻什麼財路?」何老板連連搖頭。

    這就奇怪了!楊開眯眼朝場內望去,心中揣摩著事情的可能性,卻還是有些想不明白。

    場中,凌霄閣的少年在問了一句話之後卻是突然冷笑一聲,對著那個臉色青白的漢子怒喝一聲︰「看招!」

    一邊喊,一邊就使出了一招黑虎掏心,直奔中毒之人的心窩口。

    讓人驚詫的事情發生了,那個神色萎靡,自出現開始一直呻吟不已,仿佛一腳都踏入鬼門關的中毒漢子竟在拳頭打過來的時候,身形矯健地往後跳去,頗有一番靜若處子,動如脫兔的風采。

    他這一動,臉上的青白之色也是瞬間消褪個干淨,變得紅潤無比。

    圍觀的群眾一聲驚呼,顯然是被這突然的轉變震驚到了。

    「中毒了呀。」凌霄閣少年譏諷地望著兩位大漢,「中毒了竟然也有如此身手,在下佩服佩服。」

    兩個大漢被他一招戳穿詭計,不由也是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這一下倒是好像真的中毒了似的。

    圍觀的人也是噓聲一片,他們都不是傻子,看到這里哪還不知道事情的真相?這兩個漢子不知出于何種目的,竟然跑來假裝中毒污蔑何氏米行,卻被凌霄閣的這位少年揭穿把戲。

    一時間,場中充滿了對兩個漢子的鄙夷,和對凌霄閣少年的贊譽,這少年本身長的就討人喜歡,這一下,少年英雄的名頭是坐實了。

    楊開隱隱有所感悟,這是在演雙簧啊,演的是一出行俠仗義,鋤強扶弱,然後挾恩圖報的戲碼!若不是自己來的時候不經意在胡同里看到他們在一起,此刻恐怕也要被騙過去。

    不過他們這番折騰,到底是為什麼呢?

    那兩個大漢此刻也沒辦法再假裝下去了,惡狠狠地瞪著凌霄閣少年,開口道︰「小子,你是何人?竟敢管我兄弟的閑事。」

    凌霄閣少年風采翩翩,傲然道︰「在下凌霄閣弟子甦木!」

    听到凌霄閣三個字,其中一位大漢看樣子頗為忌憚,面色艱辛道︰「原來是凌霄閣的弟子,怪不得生的人中之龍。今日我兄弟二人認栽了,小子我記住你了,山水有相逢,後會有期!」

    這番說辭就好像是商量好的,讓楊開听著想笑。

    甦木冷笑道︰「好走,不送!」

    事情進行到這一步,如果沒有變故的話,這兩個漢子恐怕就會離開,然後這位甦木定是要受眾人贊譽,尤其是何老板的感謝的。

    但楊開卻不想讓何老板蒙在鼓里,趁那兩人還沒離去,趕緊喊了一聲︰「不能放他們走,這等小人手段卑鄙,誣陷良商,今日是何氏米行,若不給他們點教訓,說不準明日便輪到劉氏成衣店,蔣氏雜貨店了。」

    圍觀的人大多數都是附近周邊的店鋪老板,本在看熱鬧,一听這話不禁心頭一突,心想對啊,怎麼就能讓這兩個卑鄙小人如此輕松離開呢?今天讓他們走了,萬一明天他們就跑到我的店鋪里撒野,哪豈不是又要破財又被敗壞了名聲。到時候可沒何老板這麼好運氣有人解圍了。

    一念至此,本來即將讓出道路的人們立馬站定了腳跟,皆神色不善地望著場中的兩位大漢。

    楊開分明從甦木的眼中看到了一絲愕然和驚慌,恰在此時,甦木也循著楊開聲音的來源沖他望來,兩人四目相對,後者立馬調整好了神色。

    楊開沖他輕笑,趕鴨子上架︰「這位師弟,俗話說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不如你我一起將這兩人拿下如何?」

    甦木見楊開身形單薄,看起來弱不禁風,竟然稱呼自己為師弟,而且眼下計劃也被打亂,不由一陣惱火︰「誰是你師弟?」

    楊開道︰「我也是凌霄閣弟子,拜入宗門已經三年多了。」

    甦木無語,這還真是自己的師兄呢。

    「閑話少說。」楊開走上前來,大義凜然道︰「我輩行走江湖,最重要的便是一個俠字。行俠仗義乃我輩本分,師兄可不能讓師弟專美于前,今日就讓你我兄弟聯手拿下這兩個卑鄙小人,還何老板一個公道,還這烏梅鎮一個朗朗乾坤。」

    一番說辭,讓一群人轟然叫好。甦木愁腸百結,只感覺被這素不相識的師兄給拖上了賊船,現在想下也下不去了。

    兩個漢子也在朝這邊張望,甦木抬頭看了他們一眼,不由一陣心虛。

    「師弟,咱們上!」楊開一把拿著甦木的肩膀,直直地沖了過去。

    這叫什麼事啊!甦木欲哭無淚,這到底是從哪里蹦出來的師兄,真是壞我大事!不過既然已經走到了這一步,甦木也是無可奈何,一邊朝兩個漢子沖去,一邊對他們打眼色,示意他們稍安勿躁,自己找機會定放他們離開。

    兩個漢子微微點頭,一切都被楊開看在眼中,越發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測。

    那邊何老板擔心楊開吃虧,也是抄起一個秤砣就沖了過來,口上大喊︰「街坊鄰居,老少爺們,別看戲了,過來助兩位小兄弟一臂之力呀!」

    何老板都上了,米行的店小兒口上也是嗷嗷叫著表忠心,一手拿著一個空布袋也沖了上來,剛才他被這兩個漢子其中一人踹了一腳,此刻自然是要報仇雪恨。

    被何老板帶動,圍觀的人也不再圍觀了,皆都蜂擁上來,一時間何氏米行前人頭攢動,熱鬧非凡。

    兩個大漢本還不怎麼在乎,但見到這一幕之後頓時嚇得面色蒼白,只來得及說上一句︰「別打臉!」便抱住腦袋蹲到了地上。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3 00:22:5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12章 詭計(求推薦票)


    一個壞消息,一個好消息。

    壞消息是沖榜失敗了,竟然沒能上新書榜,小莫汗顏死了,昨晚可是守到凌晨兩點啊,不停地刷新網頁,結果……我差點沒睡著。

    好消息是我們有機會爆上面的菊花了。來吧各位好漢女俠,用你們手上的推薦票,將上面的人一個個挑落下來,讓他們知道什麼叫菊花一緊。

    另外說一聲,武煉絕對是本熱血的好書,還請各位看官耐心看下去。

    乒乒乓乓一頓胖揍,這條街上的商戶雖然都是些普通人,可此刻竟然也爆發出了讓人瞠目結舌的戰斗力,這些商戶多多少少都被人訛過錢財,平生對這種人最是痛恨,此刻有了發泄怒火的對象,哪里會手軟?

    尤其是何氏米行的店小二,手上兩個布袋當頭朝那兩漢子套了下去,正好一人一個,蒙住就是一頓爆捶。

    這一下,眾人打的越發凌厲了,反正這兩個大漢也看不見誰在打他,自然不用擔心會被秋後算賬。

    人多力量大,楊開只是做了個樣子,都沒來得及下手,就被這些商戶給擠出來了。

    良久,商戶們才漸漸停手,只剩下那兩個漢子蜷縮在地上,哀號不止。蒙頭的布袋也被打飛了,甦木定眼朝內一看,心叫一聲我滴親娘咧,腳底板都有些抽筋了。只見那兩個原本魁梧至極,人高馬大的漢子此刻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臉龐也腫得跟豬頭似的,差點被打的他們親娘都認不出來了。

    會出現這種局面,也是因為這兩個漢子本身並沒有多少實力,雖然腰配刀劍,可也只是裝腔作勢而已。若真的是高手,豈會在乎這些普通人的攻擊?

    不過話說回來了,真正的高手又怎會干這種齷齪的事情?

    撂倒這兩人,諸多商戶皆都覺得出了一口惡氣,可依然圍聚在一旁不肯離去。

    那兩個漢子察覺眾人臉色不善,心中惶恐至極,其中一人強伸出手,顫巍巍地舉向甦木,口上虛弱地喊道︰「甦……」

    甦木臉色大變,怒吼一聲︰「酥什麼酥,還想要小爺給你酥酥筋骨?」

    楊開看在眼中,笑在心里,走上前去朗聲道︰「這兩個卑鄙小人,也不知用這種方法坑害了多少商行,逼得人家家破人亡,實在是可惡至極!」

    楊開這話委實有些夸大其詞,但耐不住在場的人全是商戶呀,一時間竟讓人生出一種感同深受的錯覺,何氏米行的店小二更是唾棄一口︰「呸,死不足惜的臭東西,竟敢來咱米行撒野。」

    店小二也就是出出惡氣罷了,哪知楊開立馬就接上了話︰「不錯,這種人真是死不足惜,這位師弟,不如你我一人一個,一刀殺了,叫他們以後再也別想為非作歹了,也算是替天行道。」

    此言一出,滿場皆驚,那兩個倒地的漢子更是額頭直冒冷汗,驚恐地望著楊開,他們萬萬沒想到這個身單體薄的少年竟然生了一顆如此狠辣的心。

    甦木更是瞪大了眼珠子朝楊開望來,想看看他是不是在開玩笑,可楊開一臉肅容,分明是要當真的表情。

    說句實在話,這兩個漢子雖然可惡,卻也罪不至死。楊開這一句話無疑有些太殘忍了。

    甦木期期艾艾道︰「這位師兄,這麼做太過分了吧?」

    「過分?」楊開正色搖頭︰「若是今日讓他們的陰謀得逞,那何老板的米行恐怕就要倒閉了。何老板的米行一旦倒閉,他這一家子要如何維持生計?這是要把人逼到絕境上去呀,殺了他們如何過分了?要知道,一個人做任何事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本來那些人商戶見楊開提議殺人,還有些于心不忍。但听了這幾句話之後,卻又覺得有些道理,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不過反正即便要殺人也不需他們動手,所以眾人都統統作壁上觀。唯獨何老板想開口說話,卻被楊開一個眼神制止了。

    「可……可就算這樣,也不能隨便殺人啊。」甦木是真急了,眼前這個師兄如此心狠手辣,這是他萬萬沒想到的。本來計劃的好好的,讓這兩個漢子出來污蔑何老板,然後自己解圍,如此便能讓何老板對自己感激涕零,自己的目的也就達到了,卻沒想到跳出來一個殘忍的師兄,動輒就要殺人滅口。

    這可大大的不妙。

    甦木可以清楚地見到地上的兩個漢子正對自己投來祈求的眼神,期望自己可以救他們,那眼神中甚至還有些許威脅,甦木哪里看不懂他們的意思?

    都是被綁在一條繩上的螞蚱,我們要是不好過,你也別好過了,恩,就是這種眼神。

    正在此時,楊開笑道︰「師弟,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我輩江湖中人,哪個手上又沒幾條人命?難道師弟下不了手?又或者說……你們本就認識?所以才不想殺?」

    甦木心頭一突,猛地扭過頭看著楊開,卻見對方面含微笑,促狹地看著自己。

    「師兄這句話什麼意思?」甦木的臉色冷了下來,心想難不成自己的計劃被他識破了?可是前前後後自己根本沒露出什麼破綻啊,怎會被識破的?

    他卻不知,楊開會識破只是因為無意間的一撇,這一切實在是個巧合,如果不是那一撇,楊開今日也會被糊弄過去。

    何老板為人精明,听出楊開話里有話,也不禁狐疑地問道︰「小兄弟,這是唱的哪一出啊。」

    楊開頗有些針對甦木的味道,何老板怎會看不出來?

    楊開搖頭不答,更不點破,只是依然看著甦木︰「師弟,我看你也是個果敢之人,可今日替天行道,造福鄉里為何躊躇不前?更何況,還有師兄我陪你一起,你在怕什麼?」

    「我怕什麼?」甦木哈哈一笑,臉皮有些抽搐,仿佛自語道︰「我怕什麼?不就是殺個人麼?誰沒殺過呀。」

    好像承認自己沒殺過人就在楊開面前矮了一頭似的。

    到底是少年心性,被楊開這麼一激,甦木頓時就無法下台了。

    狠了狠心,甦木面露殺機地朝倒地的兩個大漢望去,那兩人一接觸甦木的眼神,就知道要壞了,這小子被人給忽悠的團團轉,已經神智不清了。

    「師弟,我們上吧。」楊開繼續扇陰風點鬼火。

    甦木大口大口地喘著氣,緩緩地點了點頭。

    兩個大漢一見這陣勢,立馬知道情況不妙了,性命堪憂,剛才攙人的那個漢子哪里還忍得住?當即就跳了起來,指著甦木的鼻子道︰「甦木,你這個背信棄義的小人,說好了讓我兄弟兩人來何氏米行鬧上一場,你再來替何老板解圍,博其好感,如今竟想對我兄弟下手,你這豬狗不如的東西,糟粕堆里長大的垃圾。」

    「你放屁!」當眾被人戳穿小人面目,甦木也是惱羞成怒。

    「哼哼!」那大漢冷笑不止,卻沒想牽動臉上的傷勢,不禁又哎吆一聲捂住了嘴角,嘶嘶抽著冷氣,打起精神道︰「各位老少爺們,今日我兄弟二來何氏米行找麻煩,全是這小子的主意,他看上了何老板的女兒,奈何別人看不上他,所以就想出這個鬼點子。」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3 00:37:1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13章 你等著


    這一句話說出來,真可謂是炸了鍋,無數人立馬把目光投向了甦木,滿眼的不可置信。

    原來如此!楊開心中恍然大悟,他一直在猜甦木的目的是什麼,但想來想去也只想到兩種可能,一是為利,二是為名。卻沒想到自己全猜錯了,他為的竟然是美色。

    何老板的女兒楊開也見過,小姑娘生得水靈靈的,雖沒有傾城傾國之容,卻也是小家碧玉,眉清目秀,身段窈窕,今年不過十四,在烏梅鎮也是出名的小美人。

    哪曾想就是這麼個年幼的少女,竟被甦木給盯上了,這才為何氏米行招惹來這個麻煩。

    「你休要胡說八道!」甦木一張臉漲紅無比,還想狡辯。

    那漢子繼續冷笑道︰「我可沒胡說八道,我兄弟二人雖然品性有些不堪,也常做些訛人之事,但污蔑人家米行在米中下毒,斷人財路這種事卻是做不出來的。要知諸位老少爺們也是我兄弟二人的養育父母,斷人財路就等于自絕生路,這種事我哪里肯干?這一切全都是這小子指使的。」

    這話說的誠懇,倒讓一群人笑了起來。

    楊開適時地問了一句︰「事成之後,他答應給你們多少謝禮?」

    「紋銀五十兩!」大漢回道。

    「五十兩,好多啊。」楊開輕輕點頭。

    何老板听了半晌,自然也明白了事情的始末,當下便怒目朝甦木望來,鄙夷道︰「你這個卑劣小人,竟耍出這等骯髒手段,我家女兒哪里會看得上你?凌霄閣竟出了你這等敗類,簡直敗壞凌霄閣的大好門風。白白空長了一副好皮囊,品性卻不及楊小兄弟的萬一,果真是一方米養百樣人,我都為你爹娘感到丟臉。」

    那些商戶們也是一陣鄙夷謾罵不止,唾棄甦木的卑劣行徑。

    甦木臉色一陣青一陣紅,心知過了今天之後,自己以後再來烏梅鎮,恐怕得蒙面前來了。

    而這一切的禍源,都是面前這個……師兄!如果不是他,自己今日定能博得何老板的好感,以後再多多來往,與何家女兒接觸起來也方便,身負俠義之名,近水樓台先得月,搞不好就能抱得美人歸。

    可是現在,這一切都成了泡影,不但計劃沒成功,名聲也敗壞了。

    甦木極度羞怒之下,神色反而平靜了下來,冷眼望著楊開道︰「這位師兄,如何稱呼?」

    「你猜!」楊開沖他擠了擠眼皮。

    甦木深吸一口氣︰「你不說我也會能知道你的身份,入門三年多,如今竟然還沒突破淬體境,那便是試煉弟子了,整個凌霄閣試煉弟子不過十指之數,你等著,這筆賬我會找你好好算算的。」

    說罷,竟轉身就朝外走,甦木到底是有些功夫在身的,即便有人攔在他前面也被他一把推開,宛出無人之境,施施然地就離去了。

    等到甦木離開,眾人才想起那兩個被打成豬頭一般的漢子,可現場哪里還有他們的蹤影?他們早在楊開和甦木交鋒的時候偷偷地跑了。

    這一場鬧劇也就此收尾,倒是楊開目光如炬,拆穿了這一出假把戲,讓這些商戶贊不絕口,尤其是何老板,對楊開更是感激涕零。

    那年紀不大的店小二也是一臉崇拜地望著楊開。

    人群漸漸散去,老板娘也走了過來,拉著楊開的手就不放了,越看越是喜歡。

    何老板面露擔憂之色︰「楊賢佷,今日你得罪了那個甦木,他日在宗門內恐怕會有些麻煩。」

    經過今天這事,何老板對楊開的稱呼已經變得親切了。

    「不怕。」楊開微微一笑,「宗門自有宗門的規矩,他就算再記恨我也不能把我怎麼樣。」

    「話雖這樣說,可賢佷一定要小心才是。若是因為今天這事給賢佷帶來什麼禍害,那做叔叔的也于心不安吶。」

    「我會小心的。」楊開安慰道。

    何氏夫婦感激楊開今日出手相助,非要留他下來吃晚飯,本來楊開都想答應的,結果老板娘一句話把他給嚇跑了。

    「小楊啊,你父母可在?家住何方?今年娶親了沒有?」

    看這架勢,老板娘怕是想要升格當自己的丈母娘了。楊開含糊其辭,趕緊腳底抹油。

    臨走的時候背了一大袋白米,遠超過十兩銀子能買到的分量。這一下,一個月的伙食不用再操心了。

    本來楊開還擔心甦木會在路上埋伏自己,畢竟甦木看起來玉樹臨風實則小肚雞腸,陰損詭譎,埋伏偷襲自己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發生。可直到楊開回到凌霄閣他也沒出現。

    仔細一想,他不偷襲自己還算上道,凌霄閣弟子內部挑戰的時候雖然也死掉不少人,可宗門規定絕不允許無故出手殺傷同門,尤其是在宗門外的自相殘殺,他要是敢在凌霄閣外面埋伏自己,事情一旦敗露的話,甦木本人也要大禍臨頭。

    他想要對付自己,肯定只會在挑戰上做文章!至于他能不能打探到自己的身份,這一點已經勿容置疑了。凌霄閣試煉弟子人數稀少,甦木就算以前不認識自己,隨便問問也就明白自己的身份了。

    這人的真實實力楊開沒看透,但肯定也在淬體境,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有淬體境幾層。

    看樣子,還是得趕緊修煉啊,要不然就真的沒法在凌霄閣內待下去了。

    心中有事,楊開急急忙忙回到小屋處,稍微休息一番便開始了修煉。

    現在這時辰已經無法修煉淬體篇了,但卻可以修煉凌霄閣的基礎功。這些基礎功都是用來淬體的外家功夫,以外家招式耗用自己的體力,以達到淬煉身體的目的。

    諸如之前楊開被人挑戰時施展出來的長拳和鞭腿便是這種基礎功,長拳和鞭腿不入武功之流,也就是說並不能算真正的武功,只能算基礎,這種基礎功每個門派和家族都是必備的。

    楊開小屋左側邊一塊空地上,有一個一人高的木人,這是他自己制作的,材料選用的是百年老槐樹,質地堅硬,用來修煉最好不過了。這個木人身上坑坑點點,甚至還隱隱有些血跡,正是楊開平日里修煉留下的痕跡。

    拉開架勢,楊開對著木人乒乒乓乓敲打起來,拳拳用盡全力,腿腿快如疾風,木人被打的一陣搖晃不已,傳來踫踫踫的聲響。

    不過,才修煉了片刻功夫,楊開便感覺有些不對勁了。

    自己今日這拳頭和腿勁,好像比以前要大了不少,從木人擺動的幅度和傳出的悶響就可以清晰地比較出來。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自己的血肉之下骨骼之上,也生出一些溫熱酥麻的感覺,這分明是經脈中傳來的感覺,早上才生出的氣感漸漸清晰,在體內鼓動不已。

    淬體四層開始,生出氣感,便能淬煉體內的經脈了。這溫熱酥麻的感覺便是經脈被開拓的動靜。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3 00:37:3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14章 香爐

    一直修煉到掌燈時分,楊開才意猶未盡地停止下來。長時間的施展拳腳非但沒覺得有什麼勞累,反而精神熠熠,後勁十足。自得了傲骨金身之後,自己這體力好像就長進了不少,今日走了二十里路也沒勞累,背著那麼一大袋米更是輕若無物。

    恐怕只有在修煉淬體篇的時候,才會讓自己真正地感覺到壓力。一想起今早修煉淬體篇的感受,楊開就不禁有些哆嗦,那天地壓身的感覺非常不好受。

    但是有壓力才有進步,現在連壓力都沒有,如何能修煉。

    人的潛力都是逼出來的,而武者的成長更是如此,一步步地逼迫自己的潛力,一點點地超越自己的極限,這樣實力才能提升起來。

    可現在自己打了這麼多拳,踢了這麼多腳,一點累的感覺都沒有,哪里會到自己的極限,又怎能逼迫潛力?

    這可難辦了,楊開也有些郁悶,得了傲骨金身確實是天大的好事,可憑借它強大的恢復能力,凌霄閣的基礎功已經沒辦法再修煉下去了,難不成自己以後只能每天在日升之前修煉半個時辰?

    一天足足十二個時辰,只修煉半個時辰,那剩下的時間干什麼?蒙頭睡大覺?這絕對不行,楊開想都沒想就否決了這個念頭。

    一邊心不在焉地生火做飯,楊開一邊思索著如何讓自己感受到壓力。這事若是叫別人知道的話,恐怕會哭笑不得吧。

    其他的武者在修煉道路上都巴不得輕松一些,可楊開現在卻是要自己找虐。

    思來想去,也沒想到什麼好辦法。最主要的原因便是自己現在的經濟條件跟不上,淬體境的修煉有許多丹藥都可以輔助的,除了丹藥之外,還有一些其他的外力方法,但這一切的根源都在一個字——錢。

    在凌霄閣內,錢就意味著貢獻點,可憐楊開只有十二點貢獻,實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煮好了飯,楊開囫圇了幾碗,也沒有菜,就這麼干巴巴地吃了下去,但楊開已經很滿足了,這是近幾日以來自己吃的唯一一頓飽飯。

    飯後楊開也沒去修煉,直接去洗了個澡,然後躺到了床上。繼續修煉也只是事倍功半,還不如思考下解決之道,磨刀不誤砍柴工嘛。

    想著想著,楊開心頭一動,又把無字黑書給召喚了出來。

    這一本黑書的名堂楊開大約已經摸透了,每一頁書頁中都封印了東西,只要自己實力達到就可以召喚出來。

    第一頁得到的傲骨金身是基礎,也是根源。

    第二頁便是淬體篇了,這正是針對傲骨金身的修煉篇。

    第三頁不知道是啥,因為昨晚窺探的時候根本看不到任何情況,這絕對是跟自己的實力有關系。

    如今第一頁第二頁已經空了,楊開仔細研究半晌也一無所獲,倒是不經意翻到第三頁的時候,眼前卻是一陣恍惚。

    恩?楊開眉頭一皺,緊緊地盯著第三頁。

    幾乎是剎那間,第三頁上金光閃爍,無數金影竄出,直接蹦進了楊開的腦海中,旋即,第三頁的書面上緩緩出現一個漩渦,漩渦中升起一個古香古色的香爐。

    這一變故讓楊開稍微有些失神,待想明白之後頓時大喜過望。

    對啊,自己今早不是已經突破到了淬體境四層?昨夜沒辦法看到第三頁的玄機,今天突破之後為什麼沒試試?

    雖然只是一個層次的差距,可就是這一個層次阻礙了自己窺探第三頁的道路。

    想明白這一點之後,楊開不禁有些懊悔。若是今早查看的話,說不定自己現在就不用費這心神去想了。

    壓下心頭的振奮,楊開將那個香爐拿到手上,仔細地端詳起來。

    這個香爐並不大,看起來就象是普通人家上香用的東西,只不過呈半封閉狀態,口上有個蓋子,蓋子上還有個幾個小孔,古香古色,倒不出眾,無論放在哪都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

    楊開輕輕嗅了一下,發現這東西並沒有味道,入手也不沉。

    這是做什麼的?楊開一時間有些弄不明白,不得以只能閉目凝神,查看剛才涌入自己腦海中的信息。

    不大片刻功夫,楊開便神色古怪的睜開了眼楮。

    根據剛才得到信息來看,這個香爐居然輔助自己修煉的。只不過香爐本身沒有作用,而是需要往里面加點草藥,才能焚起異香,而這異香,才是輔助修煉的東西。

    不同的境界,需要往香爐里放入的草藥都不盡相同。

    讓楊開有些疑惑的是,適合自己這個境界的草藥竟然是三葉殘魂花和絕地枯木草。

    據楊開所知,這兩種草藥價值並不高,只是有些稀少而已,而且本身還具有些許毒性,雖說毒性不大,可如果長年累月吸入這兩種草藥的藥性,對人也是有損害的。

    這兩種草藥,真的對自己的修煉有幫助?

    貢獻堂內肯定是有這兩種草藥的,不過以夢老頭雁過拔毛的個性,售價絕對不菲。而且楊開本身就沒幾個貢獻點,哪里能去揮霍?

    如此一來,只有自己想辦法去尋找這兩種草藥了。好在凌霄閣不遠處就是黑風山脈,楊開多次進出打獵,倒也熟悉,說不定里面就有草藥。

    明天就進山!楊開打定主意,一股子煩惱盡皆消散,很快便沉沉睡去。臨睡之前,楊開還特意查看了一下無字黑書第四頁,以免再發生今日這種尷尬事,不過第四頁毫無動靜,大概是淬體境四層的實力不足以窺探。

    第二日,楊開起了個大早。

    昨天修煉淬體篇得了那麼大的好處,他自然是食髓知味,更何況,他本身就不是懶惰的人。

    趁著東方紫氣東來之時,那緩慢而又飽含天地至理的淬體篇拳腳之術漸漸地展開了。

    雖說修為層次比昨天要高出一層,可今日施展淬體篇並沒有多少進步,半個時辰過去後,依然停留在二十份之一的進度上,倒是自己的身體被折磨的有些腰酸背痛,骨頭根根爆響,猶如抄豆子一般密集。

    一口紫氣吸入,體內的淡薄氣感越發清晰凝實,經脈好似也被開拓不少,肌膚表面更是滲出許多後天雜質。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3 00:37:5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15章 進山尋藥


    另外,昨晚跑到某個地方注冊了個號,發了個帖子,結果被人質疑不是本尊。恩,不得不說,現在的人警惕心很高,大概不會發生小女孩被一根棒棒糖拐跑的事情了,小莫很欣慰。

    修煉完畢,楊開花了一個多時辰將今天的工作做好,這才跑向貢獻堂。

    雖說決定了要進山尋藥,但楊開對藥理並不了解,甚至就連三葉殘魂花和絕地枯木草也是只聞其名,不見其身,真要遇見了恐怕還不認得。

    所以這準備工作得做好,免得到時候空跑一趟就尷尬了,楊開去貢獻堂就是想先把這兩種草藥的樣子給記下來。

    本想讓夢掌櫃開個方便之門,教導自己認識下草藥,卻沒想他直接丟了個小冊子過來。

    楊開接過一看,發現這本小冊子都是介紹草藥的,不但包括藥效藥理,還有草藥的生長環境,每一頁上還有插圖,介紹的相當詳盡。稍微讓人覺得有些遺憾的便是這本小冊子介紹的草藥,竟然只有凡級的品種,再往上就沒了。

    人的修煉分等級境界,天下間的草藥武器丹藥也分等級,從下往上便是凡級,地級,天級,玄級,靈級,聖級,每一級分上中下三品。

    諸如楊開現在需要的三葉殘魂花和絕地枯木草,便是凡級下品的草藥,藥效低微,所以價值也不高。

    離開貢獻堂,楊開又去雜事處告了個假,畢竟他還是凌霄閣的掃地小廝,這一去黑風山當天肯定是回不來的,自然是要打個招呼。

    雜事處的管事也沒為難他,爽快地允了三日,楊開這才啟程。

    黑風山腳距離凌霄閣只有二十里路,不遠也不近,以前楊開也經常出入其中打獵,所以還是比較熟悉的。

    不過這進山采藥倒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回。楊開的準備也比較充分,帶了些清水,做了幾個飯團,還有個鏟子,一個布袋便上路了。

    匆匆一個時辰,楊開便來了黑風山下,放眼望去,黑黝黝的山林宛若一只洪荒巨獸橫亙在天地之間,遙遙看不到盡頭,山中林木蔥翠,亂石嶙峋,風景獨秀,迎面吹來的微風都讓楊開感覺倍兒清爽。

    黑風山中多有凶獸猛禽,這些凶獸猛禽許多都是連修煉有成的武者都無法力敵的。所以一般進黑風山的人,沒點實力都不敢太深入。外圍三十里還算是安全地帶,過了三十里就危機重重的,越往里越是凶險。

    楊開只想找點價值不高的草藥,自然不會深入太多,所以自身安全倒是無虞。

    趕路的這一個時辰,楊開也沒閑著,一直在努力回憶自己之前進入黑風山中踫到的草藥,那時候不認得,自然沒有采集,現在有備而來卻是不能再放過了。

    這一回想倒還真讓楊開想到不少地方,甚至就連自己現在需要的一種草藥,也有一處地方生長。

    楊開渾身干勁,當下便順著熟道進入了黑風山中。

    半個時辰後,一株隱藏在荊棘叢中的利齒草順利收入囊中,有了個好開端,楊開腦海中的林林散散的記憶越發清晰許多,幾乎是按圖索驥,一路走一路收,到了傍晚時分楊開已經采了四株不同的草藥。

    這里畢竟是黑風山的外圍,時常有人出入,草藥很難在這里生長下去,基本上一長成就會被人收走,所以楊開雖然只收獲四株,倒也心滿意足。

    這四株草藥都不是自己需要的,品階也不高,只是最底層的凡級下品,但拿回去的話也是能換些貢獻點的。

    太陽就快要落山了,楊開腳下匆忙,總算是在太陽落山之前趕到了記憶中最後一處有草藥的位置。

    這是一個很奇怪的地方,周圍草木蔥翠,但是眼前這片地方卻是空無一物,大概方圓三丈的的位置幾乎是一片死地,不但沒有樹,甚至連雜草也不生。

    而在這片死地的正中央,卻有三株品字型排布的小草迎風飄揚,小草呈枯黃之色,乍一看只怕是當它們要壞死了,實則這種草藥本身就是這個顏色。

    見到此地的草藥還在,楊開不禁松了一口氣,連忙笑逐顏開地跑過來,拿著鏟子就是一陣猛刨。

    不多時,三株草藥盡數收入手中。

    有些不放心地拿出夢掌櫃給的那本小冊子比對一番,楊開這才定下心來,確實是絕地枯木草無疑,手上的實物與小冊子中的插圖並無差別,而且連生長環境也如小冊子中的描述。

    絕地枯木草,所生之處枯草絕木,所以尋找起來也相當方便,基本上山林中若有哪一塊地方象眼前這樣成為了死地,那絕對是因為絕地枯木草生長的緣故。

    小心翼翼地將三株絕地枯木草收入布袋之中,楊開這才取出清水飯團,就地吃喝起來。

    這次進山,最主要的就是為了尋找三葉殘魂花和絕地枯木草,如今才只找到一種,而且數量也太少,還得再接再厲才是。

    可眼下天色將黑,自然不方便行動,所以楊開便決定就地休息一夜,等明日天亮再尋找。

    以前進山打獵,也是當日去當日回,楊開還真沒在山里過過夜,可俗話說沒吃過豬肉難道還沒見過豬跑麼。在山里過夜該注意些什麼,楊開自然也知道。

    就近尋了一顆大樹,楊開爬了上去,找了個合適舒服的位置坐下,閉眼假寐。

    一時半會睡不著,楊開又把無字黑書給召喚了出來,順手翻到第三頁,心念一動,那個香爐便從里面浮現了出來。

    這也是楊開無意間發現的奧秘,黑書里出來的東西也可以被收回去。黑書畢竟是用鎮魂石制作出來的,鎮魂石本身便有開闢空間,儲藏東西的功能,香爐能被放進去倒也不難理解。

    唯獨讓楊開不解的是,除了香爐之外,其他東西都無法被黑書接納,這就讓他有些搞不明白了,這本鎮魂石制作的無字黑書難道還能有選擇性的容納東西?

    把玩了一會黑書,楊開也乏了,畢竟今天走了不少山路,就此沉沉睡去。

    一夜無話,第二日大早,楊開照舊習練了半個時辰的淬體篇,收獲不錯,不但比前兩日多打了幾拳,而且體內的氣感也越發凝實,楊開有種感覺,一種快要突破屏障的感覺,經脈里的氣感好像要到極限了,只差臨門一腳便能再上一層樓。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3 00:38:1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16章 淬體五層

    這個發現讓楊開感到振奮,自己在凌霄閣內修煉三年,才不過淬體三層,可自從得了無字黑書之後,第二日便突破到四層,現在才過去兩日,竟又要突破了,這個修煉速度便是楊開本人也覺得有些恐怖了。

    習練淬體篇消耗巨大,楊開休息了好大一會功夫才漸漸緩過神來,將剩下的幾個飯團吃掉,這才踏上繼續尋藥的旅程。

    昨天已經把記憶中所有應該存在草藥的地方都找完,今天就得踫運氣了。好在這些凡級的草藥價值委實不高,並不是每個人看到都會采的,所以總還是有些收獲。

    一整個白天,楊開又找到七八株草藥,甚至連三葉殘魂花也找到兩株。這下總算湊齊了修煉需要的草藥,只不過數量就有些寒磣了。

    時間匆匆流逝,夜色降臨的時候楊開還在山林中走動,不是他不想休息,實在是餓的不行了。

    本來想著今天能獵到些野味,卻沒想連只兔子都沒踫到,只找到幾顆指甲大小的野果,酸了吧唧,吃得倒牙,進了肚子之後感覺越發餓了。

    早知道,就多做些飯團帶著了,悔不當初啊!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去哪找吃的?

    正餓的發窘,楊開卻是驀然看到前方山林中有一絲火光傳來,當下精神一震,連忙朝那邊走去。

    敢在山野中生火的人,要麼是毫無經驗的蠢蛋,要麼是有恃無恐的熟手,楊開這一次踫到的就屬于後者。

    才剛靠近火堆,迎面便傳來一聲怒喝︰「誰!」

    與此同時,楊開竟然感覺自己的肌膚一緊,脊梁骨都冷風嗖嗖的,定眼看去,只見火堆旁邊一高一矮兩個身影,皆都警惕無比地朝自己望來。

    高的是個身形壯碩的男人,手上捏著一把弓,弓上搭箭,已經滿弦,箭尖對準了自己,而在這個男人身邊的,卻是一個大概十一二歲的小男孩,年紀雖小,可小男孩的眼眸卻很亮,不但沒有絲毫害怕,反而有些躍躍欲試的味道。小男孩的手上也捏了一張弓,只不過要小很多,威力應該也不大。

    雖然被兩張拉滿弦的弓指著,可楊開卻沒有絲毫惱怒之意,在外行走,防人之心不可無,他們的做法也沒什麼。

    「別緊張,我只是進山采藥的。」楊開趕緊出聲。

    听到這句話,對面一大一小兩個男人才仔細地打量了他一眼,那個壯碩的男人緩緩放下手上的弓箭,又拍了拍小男孩,示意他放松,這才笑道︰「我還以為火光吸引了什麼猛獸,倒是虛驚了一場。」

    「抱歉抱歉。」楊開尷尬一笑。

    壯碩男人倒是豪爽,招手道︰「過來吧,夜風寒冷,在外討生活都不容易。」

    楊開道了聲謝,這才走上前去,坐在火堆旁,壯碩男人一直在打量楊開,見他瘦骨伶仃,不禁有些同情。

    既然坐到了一起,那自然是要說說話的,閑聊中,楊開得知這是父子兩人,就住在山腳下,以打獵為生,日子雖然不算富裕,倒能維持溫飽。而且小男孩看著雖小,但也是獵場老手了,隨著自己父親多次出入黑風山,混跡山林的經驗比楊開要豐富很多。

    楊開也自報了家門,得知他竟是凌霄閣的弟子之後,壯漢稍微吃了一驚,小男孩越發好奇許多,烏亮的眼楮一直在楊開身上打轉。

    漢子道︰「我家這小子本也想習武,可資質不行,就被退了回來。所以他對你們武者可是相當崇拜的。」

    這話讓楊開回想起自己這三年來的遭遇,不禁有些感同深受,伸手摸了摸小孩子的腦袋。

    正說著話,楊開的肚子不爭氣叫喚起來,小男孩一愣,突然笑了笑,然後從隨身的包裹里拿出一份干糧遞給楊開。

    楊開心中感動,卻沒伸手去接,而是看看那個魁梧漢子,對方笑道︰「吃了吧,看你這樣子今天好像沒吃什麼東西。」

    楊開沒再推辭,接過干糧便狼吞虎咽了下去。

    又聊了一會,三人便圍著火堆各自睡去,楊開沒敢睡的太沉,一直都處于淺睡狀態,只等周圍一旦有什麼危險便替這獵戶父子剪除了,也算是還了人情。

    可一夜過去,也沒任何事情發生。

    清晨再次來臨,楊開沒等獵戶父子兩人醒來便已悄悄離去,臨走的時候還丟下兩株草藥作為昨晚飯食的謝禮。

    這兩株草藥若是揉碎了,也有一定療傷的功效,獵戶父子常年混跡山林,總有用到的時候。

    東方紫氣橫生,楊開練了半個時辰的淬體篇,等到收工的時候,伴隨一口紫氣吸入,體內經脈突然猛地一震,溫熱的感覺傳遍全身,氣感勃發,在經脈內鼓蕩不已。

    淬體境五層!昨天的感覺果然沒錯,確實是要晉升了。今天修煉了半個時辰,就真的一舉突破。

    楊開欣喜萬分,心中對傲骨金身訣越來越期待了。

    算下來自己得到傲骨金身才不過區區幾日,卻已經突破了兩次。這份修煉速度簡直無與倫比,這還是在修煉時間有所限制的情況下,若是能時刻修煉,那速度該有多快?

    楊開自己想著都有些咋舌。不過淬體境畢竟只是武者的基礎階段,修煉起來自然會比較快,以後隨著境界提升,提升速度怕是會慢慢降下來的。

    歇息一番,楊開又繼續尋藥去了。

    這一日也收獲不少,草藥采了十幾株,而且還抓到了一只肥兔子,免除了餓肚子之憂。

    進山第三日,楊開往黑風山內部深入了一些,幾乎是達到了外圍三十里的極限,走到這里,楊開就不敢往里面走了,以自己現在這實力若是踫到什麼凶獸猛禽,只能逃竄的份,搞不好還會被這些畜生當成口食。

    不過雖然沒深入太多,可今日的收獲比前兩日大多了,草藥二十多株,算上前兩日的收獲,自己這一次進山找了近四十株草藥,不過需要的兩種卻依舊數量很少。

    三日尋找到四十株草藥,雖然盡是凡級下品的,可收獲也不算小了,拿回宗門換貢獻點也能換到不少。但這樣很耽擱修煉的時間,倒有些得不償失。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3 16:40:3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17章 戰妖獸


    才知道,今天重陽節,這段時間忙新書忙暈頭了。

    祝大家重陽節快樂,也祝女兒果果生日快樂。

    時值下午,楊開調轉方向,朝凌霄閣所在的位置走去。

    自己只告了三日假,啟程的那一天不算,自己必須得在明天早上之前趕回去才行,要不然恐會被責罰。

    時間很充裕,楊開估計自己現在距離凌霄閣差不多百里多路程,算不上太遠,在天黑之前就可以趕到。

    心中期待無字黑書第三頁出品的香爐會給自己帶來怎樣的提升,楊開心情愉悅,腳步輕快。

    才走不到一半的路程,楊開突然听到不遠處傳來一陣陣怒吼和撕心裂肺的吶喊,間或夾雜了一個孩子的哭叫聲。

    听到動靜,楊開腳步頓住,連忙側耳仔細聆听起來。片刻後,楊開臉色一變,趕緊朝聲音來源的方向奔去。

    他听出來了,那怒吼聲正在自己前晚踫到的獵戶吼出來的,而那個哭叫聲也是小男孩發出的動靜。

    這父子兩人恐怕遭遇了什麼麻煩,要不然不可能這麼驚慌。那一晚楊開吃過人家的干糧,人家對自己也算是有恩情,現在怎能不管?

    奔跑的過程中,獵戶的怒吼越來越淒涼,反倒是那小男孩的哭叫,漸漸弱不可聞。

    楊開臉色沉重,心中隱隱有些不好的預感。

    等楊開跑到地方,就連獵戶的吼叫也听不到了,只見迎面高坡下有一個黑黝黝的洞口,洞口旁草叢茂密,四周滿是銀絲蛛網覆蓋,地面上有一張小弓,正是那一晚小男孩手上拿著的武器。

    想都沒想,楊開趕緊把自己身上的東西往地上一拋,瞪大了眼楮,警惕四周的動靜,直接竄進了那黑黝黝的洞口。

    洞內光線算不得明亮,但也能看得到東西。

    定眼一瞅,楊開不禁大吃一驚,只見這洞內滿是蜘蛛網,洞壁旁,地面上,一道道銀白如筷子粗細,交錯縱橫,層層疊疊,阻擋在前進的道路上。

    洞內濕潤陰暗,頂上還淅淅瀝瀝往下滴落著水液,楊開一腳踩上去都有些微微下陷的感覺。

    屏氣凝聲朝內走去,才走幾步,楊開便見到一個幾乎被蜘蛛絲包成蠶蛹狀的人倒在一旁,只露出一張臉,正是前晚踫到的獵戶。

    楊開竄上前去,試探了一下,發現這獵戶只是急氣攻心,昏厥了過去,本身並無大礙,連忙在他的人中上掐了一把。

    獵戶幽幽轉醒,見到楊開之後頓時急道︰「救孩子!孩子被拖到里面去了,求求你救救孩子!」

    「被拖里面去了?」楊開大驚,手忙腳亂地替獵戶松綁,無奈這些纏繞在他身上的蛛絲韌性十足,一時半會還真解不開,只能暫時放棄,一頭扎向洞里。

    獵戶在後面提升道︰「小心些,那是一只蜘蛛妖獸!」

    听到妖獸兩個字,楊開心里咯 一下,妖獸可不象普通的野獸,只會任人宰割,這東西是真正的猛獸,任何一個都不是現在的楊開能招惹的。

    黑風山外圍三十里之所以被定義為安全地帶,就是因為這里沒有妖獸出沒。可現在這里竟然出現了一只,實在是出乎人的意料。

    知道里面有妖獸存在,楊開行動越發小心謹慎,摸摸索索往里走了大約十幾丈,這才見到獵戶的兒子。

    小男孩此刻也如他父親一樣被蜘蛛絲捆了個結結實實,粘在一張巨大的蜘蛛網上,懸浮在半空之中。

    而在小男孩的旁邊,一只巨大的花背蜘蛛正探出嘴中的吸管,插入了小男孩的手臂上,一縷縷殷紅的血液清晰可見地從小男孩體內流進蜘蛛的嘴巴中。

    山洞的地上,各種稀奇古怪的白骨堆積成山,想來是這只蜘蛛妖獸已經在此地獵殺了不少獵物。

    楊開沒時間去考慮是否能力敵這只蜘蛛,任何一絲拖延都可能讓小男孩喪命于此,當下便悶聲不響,猛地沖上前去。

    那只巨大的花背蜘蛛恐怕也沒想到此時會被打擾,正大快朵頤的時候,一股蠻力從側旁撞來,巨大的蜘蛛網立馬被撞破一個大洞,花背蜘蛛與楊開一起跌飛出去,小男孩也掉到了地上。

    驟然遭襲,花背蜘蛛大怒,八只毛茸茸的長腳在地上擺動著,頭上的眼楮也朝楊開望來。

    楊開還沒來得及爬起,便被花背蜘蛛一個猛撲壓倒在地。

    楊開怒吼,一只鐵拳迎面搗出,正中花背蜘蛛的口腔下方,打的它一個趔趄,趁此機會,又是一腳踹了出去,總算是將這只蜘蛛踹飛出去。

    就地一個翻滾,楊開半蹲在地,警惕著花背蜘蛛的動靜。

    一番交鋒,讓他心頭稍微安定不少,這只妖獸等級不高!要不然自己根本不可能與它爭斗,估計也就是一只一級的妖獸而已。

    但即便只是一級的妖獸,以自己現在的實力也有些難對付。

    雙方都在打量對手,花背蜘蛛不急不躁,楊開卻有些沉不住氣,因為那個小男孩看起來有些失血過多,而且有中毒的跡象,不快點解決這邊的話就沒辦法救他了。

    驀然,花背蜘蛛張開了口器,一吸一吐間,一道瑩亮的絲線從口器中噴出,直沖楊開襲來。

    這蜘蛛絲的堅韌程度楊開之前就領教過,自然知道不能被困住,當下便是朝旁邊一滾,堪堪避開。

    哪知花背蜘蛛對他的避讓不管不問,不停地沖一個地方吐著蜘蛛絲,等楊開反應過來的時候,山洞已經被一張巨大的蜘蛛網隔開了,徹底斷了後路,將他困在里面。

    「這是要逼我決一死戰?」楊開笑了,僅有的一絲顧慮也煙消雲散,骨子里的傲氣被激發了出來。

    現在這情況,不殺掉這只蜘蛛是絕對別想出去了。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拼個你死我活。

    時間緊迫,楊開也沒功夫耽擱,雙腳在地面上一蹬,迅速朝花背蜘蛛接近過去。迎面又飛來一道蜘蛛絲,楊開就提防著它這一手,哪會不避開?

    接連避了三道蜘蛛絲,總算是拉近了與這只妖獸的距離。可還沒等楊開出拳,花背蜘蛛竟然揚起了一只前腳,狠狠地朝他鑿來。

    楊開舉臂一擋,花背蜘蛛那尖銳的前腳便將他的手臂戳了個對穿。

    疼痛讓楊開怒吼一聲,一身血液突然沸騰起來,鮮血的流出,不但沒讓他感覺到恐懼驚慌,反而有一種莫名的興奮和期待在心口涌動,一身骨頭都錚錚作響,溫熱的感覺傳遍全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3 16:40:5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18章 好人有好報


    楊開出拳,厲風呼嘯中砸中花背蜘蛛的左邊一排眼楮,當場就打爆了兩只。

    花背蜘蛛驚悚,僅有的神智讓它對眼前這個流血了還興奮的人產生一種恐懼,戳進楊開手臂中的前腳想收回來,卻被楊開凝緊肌肉死死地卡住了,一時竟然無法掙脫。

    楊開第二拳呼嘯而至,再爆花背蜘蛛的兩只眼楮。

    花背蜘蛛吃痛嘶叫,身子不停地往後縮,能活動的幾只腳胡亂擺動,在楊開身上留下一排排的傷口,傷口不深,卻也見血。

    疼痛讓楊開越來越興奮,渾身仿佛涌出了使不完的力氣,他嘴角露出殘忍的微笑,用完好的拳頭排山倒海般朝對手攻去,拳頭越打越重,越打越快,花背蜘蛛額頭迸裂,體液四濺。

    淒厲的嘶鳴聲不斷傳出,花背蜘蛛也不願坐以待斃,從口器中不斷地噴涂出蜘蛛絲,近在咫尺,楊開無從閃避,很快便被包裹起來。

    但此時此刻,花背蜘蛛也被打的不成了樣子,整個腦袋都差點爆開,若不是它身為妖獸,生命力頑強,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繞是如此,在它噴出最後一道蜘蛛絲後,它也逐漸停止了掙扎,最終喪命在楊開的拳頭之下。

    楊開根本沒想到,自己居然輕松地戰勝了一只妖獸,而且還打死了它。

    縱然它只是個一級妖獸,那也不是淬體五層能輕松對付的啊,雖然自己受傷不淺,可感覺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確認花背蜘蛛已經死透,楊開這才將它插進自己手臂上的前腳給拔了出來,拔出的瞬間,帶起一蓬溫熱的鮮血。

    沒時間去查看自己的傷勢,楊開三下五除二將捆在自己身上的蜘蛛絲撕開,急匆匆將躺在地上的小男孩抱了出去。

    小男孩的父親也終于從蜘蛛絲的捆縛下脫離出來,正朝這邊飛奔,見到楊開渾身浴血抱著自己兒子跑出來,連忙問道︰「他怎麼了?」

    「失血過多,而且還中毒了。」楊開答了一聲。

    竄到山洞外,楊開將小男孩平放在地上,又奔了出去,把自己的包袱拿了回來,從里面尋了些草藥放入口中嚼爛,又找了一些遞給獵戶︰「使勁嚼,然後喂給他吃下。」

    獵戶失魂落魄,听到楊開吩咐,哪有什麼猶豫,趕緊把草藥放進嘴里狠狠咀嚼起來。

    這一刻,楊開的腦海無比清晰,關于這些草藥的藥理特性一一呈現在腦海中,什麼草藥能解毒,什麼草藥能療傷,什麼草藥又止血,堪比一個精通藥理的醫師。

    不多時,楊開將口中的草藥取出,然後涂抹在小男孩受傷的胳膊上,獵戶也將自己嘴巴中的草藥喂進了小男孩口中。

    在兩人緊張期待的注視下,小男孩蒼白的小臉漸漸有了一絲血色,呼吸也比剛才平穩許多。

    獵戶一顆提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鐵一般的漢子嚎啕大哭起來︰「幸虧沒事,幸虧沒事……」

    楊開潑了一盆冷水上去︰「還不行,我的這些草藥都是最低級的,只能緩解他的癥狀,必須得下山尋醫,要不然恐怕會落下病根。」

    獵戶對楊開言听計從,當下便道︰「那我現在就帶他去尋醫。」

    「不忙。」楊開制止,「先等他平緩一下再走。」

    「哦,恩公說的是。」獵戶遭此大難,早就沒了主心骨,楊開說什麼就是什麼了。

    說完之後,猛地又想起來眼前這個恩公也受傷不輕,擔憂道︰「恩公你要不要處理下自己的傷勢。」

    楊開擺手︰「不用了。」

    「可是你流了這麼多血,怎麼受得了?」獵戶震驚地望著他。

    「不知道。」楊開站起身子蹦蹦跳跳,「也不知為啥,感覺良好。」

    何止感覺良好,還很興奮。楊開估計這一切跟自己的傲骨金身有些關系,可跟人家一個獵戶怎麼解釋呢?回想起剛才那一戰,楊開就熱血沸騰。

    這是自己第一次面對生死之戰,可自己不僅沒有絲毫恐懼,反而還很享受那種血液濺出的感覺,就好像這一切都是家常便飯。

    「對了,你等一下,我去去就來。」楊開突然又拿起自己的包裹,再度沖進山洞里。

    獵戶以為他是要去收拾妖獸的尸體,其實並不是如此。

    花背蜘蛛雖然是妖獸,可它的尸體並無任何價值,等級太低了。

    楊開進山洞,是要采藥!

    剛才與花背蜘蛛大戰的時候,楊開不經意發現山洞內竟然有一大片紫色的花朵,當時沒功夫細看,現在回想起來不禁精神大振。

    如果自己沒看錯的話,那紫色的花朵正是自己急需的三葉殘魂花!

    三葉殘魂花,生長在潮濕陰暗,死尸眾多的地方,而這個山洞正符合它的生長環境。

    心中抱著萬分期待,回到山洞處一瞅,楊開差點沒忍住放聲大笑起來。

    世人道好人有好報,現在看來果然如此啊!要不是跑來營救這獵戶父子兩人,自己哪會遇到這種好事?

    眼前這一大片紫色的花朵果然就是三葉殘魂花,而且數量還不少,粗略一數足有三四十株之多,紫色的小花連成一片,看起來煞是喜人。

    楊開也不遲疑,趕緊拿出鏟子將這些三葉殘魂花收入囊中。

    一番忙活,楊開心滿意足,正準備走的時候,卻看到山洞拐角處有一個暗紅色仿佛蘑菇一樣的東西。

    楊開心中一動,走上前仔細一看,這個東西大概有碗口大小,暗紅之色,有些象蘑菇,又有些象靈芝,楊開並不認得這東西,夢掌櫃的給的小冊子上並無它的說明。

    難不成是什麼天才地寶?楊開摩拳擦掌,管它是什麼,先采了回去再說,反正又不佔地方。

    等楊開從山洞里出來的時候,小包裹已經滿滿當當的了。

    「走,我跟你們一起下山。」楊開對等在外面的獵戶道。

    「多謝恩公。」獵戶感激涕零,他哪里不知道楊開是怕他們遇到危險,所以才要跟隨。

    「順道而已,不必言謝。」楊開寒暄一聲,與獵戶兩人急匆匆朝山下跑去。

    一直到黃昏時分,兩人才來到烏梅鎮中,趕緊在鎮上找了家醫館。

    猜,那個蘑菇是什麼等級的天才地寶……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3 16:41:1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19章 甦木來找麻煩了

    安置好小男孩,楊開並沒急著離去,畢竟那一晚這個小男孩還給了自己一份干糧,自己總要等到他醒來才能安心離開。

    獵戶在里面忙進忙出,緊張的不行,不多時便被醫館的醫師給轟了出來——嫌他太聒噪。

    「楚醫師說,幸虧處理的及時,要不然犬子就真的沒命了,恩公,你的大恩大德我張山無以為報,這輩子做牛做馬,任憑差遣。」

    說罷,便當頭朝楊開跪了下來。

    楊開沒扶,只是笑道︰「張大哥,男兒膝下有黃金,你這一跪便已經還了恩情,日後不必再記掛,而且我還吃了你兒子一份干糧,算下來還是我欠你們的。」

    說完之後,這才將獵戶張山扶了起來。

    張山感動,聲淚俱下︰「恩公你真是好人哇!」

    正說著話,醫館的醫師從里面走了出來,對張山道︰「已無大礙,不用擔心了,不過他失血過多,恐怕還會沉睡一陣子,等醒了就好了。」

    听到這話,楊開和張山才放下心來。

    心神一放松,楊開便感覺有些疲憊,實在是今日太刺激了,而且自己也受了許多傷,流了不少血,雖然當時興奮,可對本身還是有些損害的。這一放松,竟然直接睡了過去,一覺睡到天明。

    清晨,凌霄閣。

    很多弟子都起了個大早,心情激動,聚集在一起朝一個地方翹首以盼。他們那渴望的眼神,伸長的脖子,急躁不安的心情,活脫脫一群枯守在家的婦人,正等待著出征多年如今終于歸來的丈夫,是那麼的專注,那麼的期待。

    隨著時間的流逝,聚集在這里的人也越來越多,大家不約而同都將目光投向了一個方向。

    那個方向,是楊開居住的小屋所在的位置。

    今天,又是可以挑戰楊開的日子了!對這幾乎是相當于白撿來的貢獻點,在場的凌霄閣弟子如何能放過?也有人于心不忍,同情楊開的遭遇,畢竟每五天都要被爆捶一頓,實在是忒淒慘了些。

    但仔細一想,單是自己同情也無濟于事,打楊開主意的人那麼多,自己不去挑戰楊開總有別人去挑戰的,反正他都是要被揍一頓,還不如自己下手。這麼一想,索性也聚集過來踫踫運氣。

    恩,若是選到我,我一定下手輕些,免得打的他疼了,不少人在心里給自己找借口。

    以往這個時辰楊開早就已經起來掃地了,但是今天很奇怪,眾弟子等了半晌也沒見到楊開的身影,一個個墊著腳尖朝小屋那張望,卻始終看不到人。

    「楊開咋回事?是不是睡過了?怎麼還不出來。」

    「不知道,說起來這幾日好像都沒看到他。」

    「難道已經離開凌霄閣了?」

    「不可能,楊開那牛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打死他他也不可能走的,要走的話,幾個月前被貶為試煉弟子的時候就走了,怎會拖到現在?」

    在場諸人議論紛紛,卻沒人知道楊開在幾日前告了假去了一趟黑風山,至今未歸。這也難怪,楊開平日里也不跟人來往,行蹤自然沒人關注。

    正喧鬧的時候,一群人從不遠處走了過來,為首一人面如冠玉,生得也是玉樹臨風,瀟灑非常,端的是一個美少年,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此刻這少年此刻臉上的神色有些陰沉,一邊走一邊咬牙切齒地罵著誰。

    在這少年的身旁,緊跟著不少凌霄閣弟子,眾星拱月般將他包裹在中間,越發襯托的他與眾不同。

    來到此處,見圍聚了如此多的人,為首的少年面露不悅之色,疑惑道︰「怎麼回事?這地方怎麼這麼多人?」

    他身旁一個人趕緊走上前,低聲道︰「甦少,今天是可以挑戰楊開的日子,所以師兄弟們都聚集在這里,等著拿貢獻點呢。」

    被稱為甦少的少年眉頭一挑,哈哈大笑道︰「看樣子,咱們的楊師兄,日子過的有些水深火熱啊。」

    話語中充滿了幸災樂禍的嘲諷和開心。

    「恩,他基本上每五天就要被打一頓,而且是被打暈才會罷休。」先前說話的人解釋道。

    甦少又是一笑︰「恩,不知怎地,少爺心中這口惡氣感覺出了不少,不過這還不夠,一定要把他給我趕出凌霄閣,只要他不是凌霄閣弟子,我想怎麼玩他就怎麼玩。」

    「甦少說的是,這小子敢在烏梅鎮壞你的好事,簡直不知馬王爺長了幾只眼,他也不去打听打听咱甦少是什麼身份,太不自量力了!」

    這馬屁拍的甦少很是舒服,連連點頭不已。

    甦少,正是楊開在烏梅鎮中踫到的甦木,那一天甦木聯合兩個大漢演雙簧被楊開揭穿,惱羞成怒之下憤然離去,回到凌霄閣之後便開始打探楊開的身份姓名。

    他到底是有些手段和渠道的,沒一日便知道了楊開的底細。只是在宗門鐵規下,他也不方便直接動手,直等到今日才帶人前來找楊開的麻煩,卻沒想到此地竟然圍聚了這麼多人,而且都是盯著楊開來的。

    這讓甦木有些不喜,揮揮手道︰「讓他們散了,告訴他們今天楊開我包了。」

    這話說的,好像楊開是春樓的姑娘,還是賣藝又賣身的那種。

    他身後的一個人連忙上前,沖眾人抱拳道︰「諸位師兄弟,今日與楊開一戰甦木甦少定下了,還請諸位行個方便之門,勞煩諸位在此地等候,實在是過意不去,還望海涵。」

    此言一出,不少人神色驚動,皆都朝甦木望了過來,有些不明所以的人叫嚷道︰「憑什麼呀,楊開每次都是用掃把來選對手的,憑什麼就讓你了?凡事總有個先來後到吧?」

    話音才落,便有人拉扯了他一把,低聲道︰「那是甦木,甦木你知道是誰麼?」

    「誰呀?」這人入門時間不長,還真不知道。

    「笨,咱凌霄閣有位長老姓甦,核心十大弟子也有一位姓甦,你說他是什麼人?」那人出言點醒。

    雖然話語沒點透,可听者也不是傻子,當下便閉嘴不言,他只是個普通弟子,听聞甦木有這麼大的靠山,哪還敢聒噪?

    「打贏楊開也沒幾個貢獻點,犯不著得罪了他。」

    「是是是。」听者受教,驚出一身冷汗。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3 16:41:2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20章 燒房子


    甦木滿意地望著眾人的反應,鼻孔中輕哼一聲表示不屑。

    雖然今天挑戰楊開已經被甦木給定下了,但是圍聚在此地的人並沒有離開,他們不知道楊開到底怎麼得罪了甦木,自然是要留下來看看熱鬧。

    又等了一會,楊開依然不見蹤影,甦木有些沉不住氣了︰「他人呢?」

    「不知道,平時他早就出來掃地了,可今日不知為什麼到現在還沒來,甦少,要不要去他住的地方看看?」

    甦木想了想,點頭道︰「也好,區區一個掃地小廝,竟敢讓本少苦等,待會要他好看!」

    楊開住在什麼地方也不是秘密,甦木身邊的幾個人當下為他引路。

    看熱鬧的人也浩浩蕩蕩跟了過來。

    片刻後,一群人抵達楊開的小屋前,看著那寒酸至極,四處漏風的木屋,甦木沒來由一陣爽快,指著木屋道︰「那小子就住在這?」

    「回甦少,楊開是試煉弟子,衣食住行都得自己打理,宗門是不會管他的。這大概是他自己搭建起來的屋子。」

    「好好好。」甦木暢快無比,一想起下雨天楊開就要被淋成落湯雞,心情大爽。

    輕咳一聲,收斂笑意,甦木龍行虎步走上前去,朗聲喝道︰「呔那楊開,給本少滾出來受死!」

    這一喊聲若洪鐘卻滿是仇怨,飽含了一種血與淚的控訴,直讓圍觀的一群人听的心頭一顫,暗道楊開與這甦木之間的梁子恐怕不小啊。

    甦木威風凜凜,八風不動,喊完之後滿是期待地盯著木屋的門,想象楊開屁滾尿流從里面跑出來告饒的場景,越想越是得意。

    可等來等去,屋內竟是沒半點動靜。

    甦木的臉面有些掛不住,又一聲怒吼︰「楊開,識相的快快滾出來,要不然我們可要沖進去了。」

    還是沒動靜。

    甦木也覺得有些不對勁了,如果楊開真的在里面的話,總該喘個氣的,難道他不在?

    偏過頭,甦木沖手底下一人打了個眼色,那人連忙竄出去,一腳踹開木屋的門,身手矯健地奔到里頭。

    不多時,這人又跑了出來,對甦木道︰「甦少,里面沒人,而且還有些積灰,看樣子這小子知道大禍臨頭,已經在前幾日就跑了。」

    「跑了?」甦木差點嘔血,自己處心積慮準備了好幾日,今天還帶了這麼多人來撐場面,那個楊開居然跑了?

    這就好像氣勢洶洶的一拳打出去,卻一下砸在棉花上,讓甦木有一種說不出的無力和郁悶感。

    「說起來,這幾日還真的沒看到楊開。」

    「識時務者為俊杰,楊開得罪了這位甦木,估計是知道大禍臨頭,便離開了宗門。」

    「怪不得等到現在他也不出現。」

    「哎,楊開走了,以後可沒有白撿的貢獻點了。」

    圍觀的人竊竊低語,卻一字不落地傳入甦木的耳中。

    雖然得意,可沒能報仇,甦木心中依然不爽。

    臉色陰沉地想了片刻,甦木也不得不接受這個現實,憤憤道︰「便宜了這小子,不過此仇不報,我心恨難消,給我放把火把這破屋子給燒了。」

    眾人大驚,就連甦木帶來的人也是遲疑萬分,一人道︰「甦少,在宗門內縱火,這不好吧?」

    「怕什麼?」甦木一瞪眼,「天塌下來有我頂著,再說了,這又不是宗門的產業,燒了便燒了,有什麼了不起的。這破爛房子,留著它玷了少爺的法眼。」

    听他這麼說,眾人才打消心頭的顧慮,反正人家甦少有靠山,燒一間破屋子確實沒什麼。

    當下便有人去取火種,尋枯草。

    片刻後,一切準備妥當,甦木臉神色猙獰地舉著一個當場制作出來的火把,熊熊燃燒的火光印得他臉都扭曲了。

    「楊開,日後莫再叫我踫到你,否則定讓你生不如死!」甦木咬牙切齒罵了一聲,正準備將手上的火把丟進木屋,身邊卻傳來一股血腥氣,肩膀上被人一拍,有人問︰「這是干啥?」

    甦木想都沒想到便答道︰「燒房子啊。」

    「干什麼要燒我的房子?」來人的聲音有些惱意。

    「你的房子?」甦木猛撇嘴,扭頭朝來人看去,這一看,甦木頓時如兔子一般迅速朝旁邊跳了幾步,動作矯健的不象話,擺出一副防備的架勢,面色驚慌萬分,一身汗毛都一根根倒豎起來。

    實在是因為來人的造型太恐怖了,衣衫破爛不堪,頭發亂如雜草,骯髒無比,不但如此,他身上還有無數道血痕,衣服上血跡斑斑,肩頭上搭了一個小包裹,包裹鼓鼓囊囊,也不知裝了些啥。

    微風拂來,此人破爛的褲子風中凌亂,露出一腿茁壯成長的腿毛。

    最讓甦木受不了便是此人身上的味道,一股血腥和汗臭味夾雜在一起,讓人聞之欲嘔,三日咽不下飯食。

    這造型,這派頭,奇葩呀。

    要是手上再拿個破碗,那活脫脫就是一個吃百家飯的乞丐!

    不過……怎地感覺有些面熟?

    甦木仔細打量著來人,越看越是疑惑,想了片刻後突然一拍大腿︰「楊開!」

    這不是楊開是誰?雖然造型變了,面容上也滿是污垢,可對與楊開有仇怨的甦木來說,怎會不認得?怎能不認得?

    楊開也認出了甦木,咧嘴一笑,露出森白的獠牙︰「這不是在烏梅鎮大展神威行俠仗義的甦師弟麼?」

    一聲揶揄,讓甦木臉上一陣青一陣紅,跳腳道︰「楊開,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今日你死定了。」

    「你要找我麻煩?」楊開眉頭皺了皺。

    「廢話!」甦木得意樣樣,「你以為我是來看望你的麼?」

    「你找我麻煩直接找我就是,燒我房子作甚?」楊開質問。

    甦木趕緊把火把給扔了,沖上去猛踩,好像踩的是楊開本人,無比解氣,好半晌才把火把給踩滅。

    這一陣耽擱,總算是讓圍觀的人回過神來,直到此刻眾人才知道,楊開並不是怕了甦木離開了凌霄閣,而是出去不知辦什麼事了。

    只是辦什麼事能把自己搞的這麼淒涼?這血流的也太多了吧?還有他衣服上的劃痕,明顯是被什麼利器破開的,他跟誰打了一架麼?而且是那種生死之戰?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左岸論壇

GMT+8, 2024-6-25 08:16 , Processed in 0.028442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