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配件 寶箱 食譜
樓主: 莫默

[魔幻玄幻] [作者︰莫默 ]武煉巔峰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1-3-18 14:16:46 | 顯示全部樓層
第1299章 搓揉


    媚功!楊開眼中閃過一絲異色,他倒是頭一次知道,這個尹素蝶竟然修煉了媚功,而且還很精通的樣子,怪不得每次看到她,她都花枝招展,渾身上下散發無窮魅力,原來這女人竟然修煉了媚功。

    而听尹素蝶這麼說,黛鳶俏臉一沉,低喝道︰“你讓人監視我?”

    尹素蝶毫不在意地捋了下秀發,輕笑道︰“師姐說哪里話,小妹只是關心師姐罷了,上次師姐不辭而別,也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連師尊都不知道,所以小妹便一直讓人留意著師姐的信息了,這不,剛才就听到有弟子傳訊,說師姐已經安全返回,這可是一件好事,不但小妹高興,師尊也很高興,說要見見你呢。”

    “師尊……”黛鳶臉上閃過一絲復雜之色,似乎沒心情再與尹素蝶計較這些了,開口道︰“你不在百蝶峰好好待著,跑到我這里來做什麼,不止是說這些吧?”

    “那我還要說什麼呢?”尹素蝶一臉幽婉之色,忽然美眸一亮,似乎是想起了什麼一般,開口道︰“對了,還有一件好事要與師姐分享一下,師尊正在請簫大師煉制凝虛丹,雖然已經壞了兩爐,但簫大師說,下一爐有八成的把握可以煉制成功,到時候小妹可能就要閉關沖擊返虛境,沒時間再來找師姐了,師姐若是覺得孤寂的話,小妹讓幾個侍女來陪陪你如何?”

    她一臉天真笑容,似乎真的是在為黛鳶考慮,姐妹情深之意溢于言表。

    但任誰都听出她話語中的擠兌和得意。

    “凝虛丹麼……”黛鳶淡漠頷首,“那就要恭喜師妹了。”

    “是啊,這還多虧了師姐從流炎沙地里找回來幾株翠羅草呢,要不然也無法煉制凝虛丹,小妹就沒這麼好運氣了,竟然一株翠羅草都沒有尋覓到,哎!”她搖頭嘆息著,似乎很是懊惱的模樣。

    黛鳶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一點都沒有在意自己辛苦找來的翠羅草卻被用在了尹素蝶身上,反而開口道︰“沒什麼事了吧?如果沒事的話,師妹請回吧,既然準備沖擊返虛境,那自然是要好好做些準備,要不然失敗的話,可就辜負了師尊一片苦心了。”

    尹素蝶臉上笑意一斂,變得陰冷許多。

    她這邊還沒沖擊返虛境呢,黛鳶竟就開始詛咒她沖擊失敗了,雖然只是一句話,但還是讓她心里有些疙瘩。

    “師姐要招待客人,就不奉陪了!”黛鳶絲毫不理會她的難看臉色,下了逐客令。

    可尹素蝶卻一點都沒有要走的意思,見擠兌黛鳶沒什麼效果,美眸竟是滴溜溜一轉,盯上了楊開,嘴上笑道︰“這位小哥面熟的很啊,我們是不是在哪里見過呀?”

    楊開表情一怔,他倒是沒想到自己才來到琉璃門,竟就卷入了這師姐妹兩人的內部紛爭中,不過他也不在意,咧嘴笑了起來︰“是啊,我與尹姑娘確實見過幾次,不過在下對尹姑娘慕名已久,只是在下名不見經傳,尹姑娘可能沒有在意罷了。”

    尹素蝶听他這麼說,臉上一下子綻放出如花的笑顏來,咯咯嬌笑不已,很是滿意楊開的奉承。

    而黛鳶卻是眉頭一皺,有些奇怪地看了楊開一眼,至于陽炎,則一直站在原地,不吭聲,也沒什麼動作,仿佛不存在一樣。

    “恩,我記起來了,你應該是跟那個魏古昌在一起的人,怎麼你與師姐也認識嘛?”尹素蝶的聲音忽然變得柔軟起來,旁人听入耳中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可楊開卻忽然感覺渾身血液流動有些加速,而且耳邊似乎傳來了陣陣呢喃之聲,猶如無形的小手正在撫摸著自己的臉頰,讓人舒爽萬分。

    “認識啊,就是在流炎沙地中認識的。”楊開點點頭,很配合地回答道。

    “原來如此,不過既然能讓師姐請你回來做客,看樣子與師姐關系不淺嘛。”尹素蝶旁敲側擊起來,不等楊開回答,又展顏一笑,那眼眸中水波流轉,散發出詭異的魅力,牽扯楊開的心神,吐氣如蘭道︰“若是小哥不嫌棄的話,改日有時間到我百蝶峰坐坐如何?我百蝶峰離這里雖然不近,但也別有一番風情,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楊開的雙眸驀然呆滯起來,臉色也不正常地潮紅,似乎無意識地不斷點頭︰“好啊好啊,在下求之不得!”

    說話間,嘴角邊似乎還口水要流出來的樣子,一副色心大動的惡心模樣。

    “尹素蝶!”黛鳶忽然低喝一聲,知道楊開應該是中了自己這位師妹的媚功,一身聖元瘋狂涌動,一臉不善,大有尹素蝶若是再不收功就要大打出手的跡象。

    “什麼事呢?”尹素蝶一臉無辜的望向黛鳶,那無形中散發出來萬種風情卻更加洶涌澎湃地朝楊開沖擊過去。

    就在這時,楊開鼻孔中噴出兩道熱浪,似乎身不由己地往前急沖兩步,莫名其妙地就沖到了尹素蝶面前,旋即,在尹素蝶和黛鳶兩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一把抓住了尹素蝶的兩只玉手。

    似乎抓住了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再也不願意放開了,而他的雙眸中,卻透著及其恐怖的火熱之色,身體的溫度,明顯上升不少。

    尹素蝶呆立當場,黛鳶也瞠目結舌!

    在楊開沖過來的一瞬間,無論是黛鳶還是尹素蝶,都想阻攔的,可誰也不知道為什麼沒能阻攔的住,等兩女回過神的時候,楊開已經得手。

    感受到手上傳來的劇痛,再看看面前這個丑態百出的男人眼中的瘋狂,尹素蝶驚怒交加,聖元轟然運轉,不過下一刻,她又偃旗息鼓下來,眼眸里水汪汪一片,沖近在咫尺的楊開道︰“你弄疼我了……”

    “啊?”楊開一驚,臉上一片愧疚之色,可那兩只大手卻死死地將尹素蝶抓著,任憑她如何拖拽,也無法脫離掌控,一邊搓揉,感受她肌膚的細膩和柔軟,一邊腆著臉道︰“不疼不疼,我現在就有時間,不如我們現在就去百蝶峰怎樣?反正你師姐這邊也沒什麼事,不留也罷!”

    “呵呵……”尹素蝶干笑著,雖然恨不得一巴掌把楊開給扇走,卻不得不強壓下心中的憤怒,眼中那莫名的光芒流轉的愈發快速,直逼楊開雙眸。

    “你剛才不是邀請我過去麼,那還等什麼啊。”楊開竟開始催促起來,似乎迫不及待想要跟她一起回百蝶峰了。

    尹素蝶見此,臉色變了數變,再也不願意拖延下去,手上聖元一震,彈開了楊開的束縛,趁此機會,身形滴溜溜一轉,人便已到了幾丈開外,兩只小手藏在袖中,讓人看不清變成什麼樣子了,但想來被楊開那麼一陣揉捏,肯定不會太好過。

    她陰冷地盯著仿佛還沉浸在她媚功中的楊開,臉色陰晴不定。

    不過一道人影一閃,黛鳶便擋在了楊開面前,冷聲道︰“師妹,請回吧。”

    尹素蝶銀牙暗咬,深吸一口氣,這才輕哼道︰“師姐你可別忘了去給師尊請安,她可一直惦記著你呢,小妹告辭了。”

    說完,她又鳳眸微眯,眼中寒光一閃,盯了下楊開,仿佛要將他的模樣刻進靈魂深處,這才一跺腳,御使星梭迅速離去。

    待到遠離千幻峰十里之後,她才將自己的雙手從袖中透出,放在眼皮子底下看了看,一下之下,更是氣的花容失色。

    自己白皙無暇的兩只玉手,此刻竟出現了大片的淤青!也不知道那臭男人哪來的那麼大蠻力,更不懂什麼叫憐香惜玉,竟用了那麼大的力道揉捏,這次偷雞不成反蝕把米,實在是把尹素蝶的肺都氣炸了,暗暗將楊開懷恨在心,準備找機會要他好看。

    千幻峰石台上,一行三人都站在那里,陽炎和黛鳶兩人凝視著楊開的背影,而楊開卻盯著尹素蝶消失的方向,一臉的惋惜之色。

    好一會,楊開才悠悠一嘆,緩緩搖頭,轉過身來,正見到兩女都盯著自己,愕然道︰“怎麼?我臉上有花?”

    “你沒中她的媚功?”黛鳶若是還看不出什麼,那她也白修煉這麼多年了,此刻楊開的神態哪還有剛才的不堪,眼眸中分明清澈無比。

    “媚功?”楊開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她施展錯對象了。”

    “那你還……”黛鳶眼眸復雜,失笑搖頭︰“你膽子還真大,竟趁機佔她的便宜,若是叫她當場識破,肯定不會跟你善罷甘休的。”

    “她不是沒識破麼?”楊開輕笑一聲。

    “謝謝!”黛鳶忽然露出感激之色,誠懇道謝,她知道,楊開若不是看不過去尹素蝶對她的擠兌,也不會做出那樣的事。

    楊開擺擺手道,輕哼道︰“不用,是她先沖我動手,我只是反擊罷了!”

    別人師姐妹的恩怨,楊開懶得去插手,這一趟過來主要是為了那千幻琉璃山,幫黛鳶的忙只是幌子罷了,但尹素蝶卻不知死活地沖他施展媚功,若這里不是琉璃門,楊開也不會只揉捏她幾下就放過她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18 14:17:06 | 顯示全部樓層
第1300章 住下


    黛鳶抿嘴一笑,大有深意地詢問道︰“滋味怎樣?”

    楊開難得的臉色一紅,打個哈哈道︰“還不錯還不錯,不愧是幽暗星上出名的美人,肌膚細膩,保養的很好。”

    見楊開真的說起這些,黛鳶立刻受不了了,輕啐了一聲之後不再此事上多談,領著楊開與陽炎走進了山腹甬道中。

    進了甬道,黛鳶把手貼在石壁上,聖元運轉之下,之前飛射進來的玉佩重新出現在手上,旋即,那洞開的石壁忽然無聲無息的闔上了。

    “兩位請跟我來吧。”黛鳶在前頭招呼著,領著楊開和陽炎兩人在山腹甬道中穿梭起來。

    往前行進了約莫百丈,忽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溶洞,佔地面積足有方圓千丈左右,似乎是將整個千幻峰山腹掏空了而成,溶洞內空曠無比,沒有絲毫人為雕琢的痕跡,楊開左右觀望,驚奇地發現這個溶洞竟是天然生成的,並非後天開鑿,而在溶洞上方,倒懸著一根根或粗或細的暗紅色熔柱,仿佛一根根尖錐,隨時都可能掉落下來的樣子,危險至極。

    而在溶洞的下方,同樣也矗立著一根根熔柱,讓整個溶洞看起來就如一片亂石林般,迷蹤復雜。

    “天然大陣!”陽炎在一掃那些上下的熔柱之後,忽然嬌呼一聲,美眸蓨地明亮起來,竟站住不走了。

    “果然瞞不過陽炎姑娘的眼楮。”黛鳶也停了下來,回過頭略有些佩服地望了一眼陽炎,這才開口解釋道︰“不錯,我這千幻峰內的溶洞中,確實有一個天然陣法,不過只具備一些迷幻之效,並沒有太大的威能。”

    陽炎繼續打量四周,好一會才道︰“後來有人將此地的天然陣法改變了一下?”

    “恩。是之前居住在千幻峰的人……”黛鳶不知道想起什麼,眼眸有些暗淡之色,但也是一閃而逝,繼續道︰“那人對陣法略有了解,所以便改變了一下這里的天然陣法,讓其不但具備迷幻之效,還有拒敵之能。”

    “我能進去看看嘛?”陽炎征詢了一聲,似乎對這個天然陣法很感興趣的樣子。

    “胡鬧!”楊開把臉一板,訓斥了陽炎一句。

    這里再怎麼說也是黛鳶的洞府,別人安置在外面的陣法,怎能被人隨意查探?這很容易犯人忌諱的。

    黛鳶卻微微一笑道︰“楊師弟不要這麼說,陽炎姑娘既然對陣法一道有涉獵,對此感興趣是很正常的,畢竟天然陣法數量不多,很難生成。陽炎姑娘要進去的話當然可以,只是這陣法我也不太精通,自從以前居住在這里那位前輩去世之後,雖然我後來居住在此,但對這陣法卻是無能為力,只知道一條安全進出的道路,陽炎姑娘若是能破解開這個陣法,並將其精髓之處摸索出來再傳授給我的,那黛鳶還要感激陽炎姑娘呢。”

    “原來如此!”楊開臉色稍霽,既然黛鳶有意借助陽炎之力,他倒不便再阻止什麼了,只是望著陽炎問道︰“可以麼?”

    陽炎撇撇嘴,沒有回答,而是裹著黑袍,身形一晃,就消失在了那一根根熔柱間。

    楊開苦笑不迭,知道自己小瞧了陽炎的能力讓她很是氣憤。

    而黛鳶見陽炎如此自信的表現,卻是眼前一亮,暗暗期待起來。

    “我們走吧,不用管她,反正這里已經是你的地盤了,她研究好了自然會出來的。”楊開沖黛鳶無奈一笑。

    “好。”黛鳶自然沒有意見,繼續領著楊開在那熔柱間穿梭起來。

    不多時,兩人便穿過了這個溶洞,進入到了另外一條山腹甬道,再往前走出不遠,才到達一個石室中。

    蓨一進入此間石室,楊開便神色一震,他發現,這里竟然彌漫著許多丹香和藥香,而在石室中,還有大大小小五六個煉丹爐擺放在那里。

    他這才想起來,黛鳶也是個煉丹師!

    之前在流炎沙地的時候,魏古昌說過這個。而黛鳶之所以對紅燭果有所了解,也是因為她身為煉丹師的緣故。

    不過她既然要求到自己頭上,自身的煉丹術等級應該不會太高,楊開對此心知肚明,倒也不去說破。

    “讓楊師弟見笑了,黛鳶這里的一切怕是入不得師弟法眼。”黛鳶含笑說道。

    “哪里哪里,姑娘這里別有洞天,別龍穴山那里好多了。”楊開打個哈哈。

    “楊師弟……”黛鳶忽然輕輕地呼喚了一聲,美眸直直地望著他,“外面的世界,真有虛王級的煉丹師麼?”

    楊開看了她一眼,忽然發現,幽暗星上的許多人,似乎都對外面的世界感興趣,這種類似的問題,他已經听人問起不止一兩遍了。

    當下神色一肅,點頭道︰“不錯,外面的世界確實有虛王級的煉丹師,雖然我沒有見過,但卻有所耳聞,而且也有虛王級的煉器師,虛王境的強者!還有星主這種大人物。”

    “星主!”黛鳶黛眉一揚,“就是傳說中能煉化星辰本源,為一星之主的強大武者?”

    “恩,不過這種人應該很少,我听說煉化星辰本源及其危險,即便是虛王境強者也不敢輕易去嘗試,否則就有可能魂飛魄散。”

    “這樣啊……”黛鳶聞言一笑,旋即歡快道︰“若是有機會的話,黛鳶還要跟楊師弟請教下外面的精彩,還希望楊師弟不要拒絕。”

    “好,到時候在下必定如實相告!”楊開一口答應下來,雖然他對星域了解的也不多,但怎麼說也算是從外面過來的,比幽暗星上的人了解的肯定要深刻,只是說說這些事倒是沒什麼問題。

    黛鳶不再多問什麼,安排楊開在石室旁邊的一間房間內休息,又與楊開告罪一聲,讓他暫且調息幾日,而她本人卻要去給自己的師尊請安。

    畢竟上次離開琉璃門的時候,她誰也沒告訴,而剛才尹素蝶又特意跑來告知她師尊要見她的信息,她當然不能讓師尊久等。

    楊開擺擺手,讓她自便去了。

    不一會,黛鳶便離開了千幻峰,化為一道青虹消失在太清山脈中。

    而等到黛鳶離去,楊開這才從打坐中睜開雙眸,眼中精光一閃,露出些狡黠的味道,旋即大手一揮,一道身影便出現在他的面前。

    正是石傀,站在那里憨憨地望著楊開,似乎在等待他的指令。

    “知道自己要干什麼吧?”楊開問了一聲。

    石傀歪著腦袋想了想,旋即點了點頭。

    “恩,位置我會告訴你的,記住,若是有什麼危險,或者又被人發現的可能,立刻返回,不要驚動任何人!”楊開仔細叮囑道,這才伸出一指,點在石傀的額頭上。

    指尖上一點綠芒,印入了石傀的頭顱中,那綠芒內飽含著楊開的一道神念,有著明確的千幻琉璃山的位置。

    千幻琉璃山既然是琉璃門的至寶,那邊的禁制陣法防護肯定森嚴壁壘,楊開雖然對石傀有足夠的信心,但凡事也有個萬一,所以才這般嚴肅地叮囑它。

    他可不希望因為偷一點千幻琉璃而失去石傀這個伙伴。

    石傀自從誕生以來,便一直兢兢業業,勤勤勉勉,該為任勞任怨的楷模,這麼好的助手,上哪找去?

    飽含楊開神念的綠芒印入石傀頭顱後,很快消失不見,石傀傻傻地站在原地,似乎在消化神念內蘊藏的信息,好一會,眼珠子才滴溜溜轉了起來,一聲不吭地晃了晃身子,地面上立刻出現一個小窟窿,然後石傀就消失不見了。

    等到楊開察覺到它的蹤跡的時候,它赫然已經到了地下百丈之處,只停頓了一瞬,便精準而迅速地朝千幻琉璃山所在的方向馳去。

    石傀天生特殊,大地根本無法阻礙它的行動。

    放出石傀後,楊開立刻伸手一拂,將地面那個小窟窿拂平,從外表上看不出絲毫端倪,這才老神在在地繼續打坐調息。

    說起來,他直到現在還不清楚黛鳶到底把自己請過來干什麼,但以黛鳶的個性,應該不會要自己做太為難的事情,到時候如果真是什麼為難之事,楊開也可以拒絕,反正來此的最大目的已經達成,剩下的只需要等待石傀返回就可以了,想明白這一點之後,楊開立刻心安理得地在這邊住下了。

    一連三日,楊開都沒見到黛鳶的蹤影。

    倒是陽炎鬼魅一般地出現了,美眸里綻放出興奮的光芒,似乎因為研究外面的天然陣法而大有收獲的樣子,楊開也不去多問,因為問了他也不懂,索性對此不加理會。

    黛鳶未回,陽炎便自顧地在旁邊的房間中休息下了。

    又在千幻峰內苦等了兩日時間,黛鳶才忽然出現。

    不過讓楊開感到奇怪的事,黛鳶似乎很疲憊的樣子,神色有些萎靡,而且雙眼紅腫,分明是哭過一場的緣故,縱然有些強顏歡笑,也依然抹不去那眉梢間隱藏的黯然。

    楊開不知道她到底遭遇了什麼,竟然會變成這樣,但想來是與她那個師尊有些關系,畢竟黛鳶之前是去見自己師尊的,前後五日返回,居然就有了這種變化,實在讓人不解。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18 14:17:2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1301章 解毒


    黛鳶返回之後,先是去陽炎交流了一通,待拿到一塊令牌之後,心情立刻好了許多。

    因為陽炎不但破解了她洞府外面的那個天然陣法,而且還加以改動,讓陣法變得更加完善可用,不但威力提升三成,還增加了幾種變化之能,這讓黛鳶欣喜萬分的同時,也在暗暗驚詫陽炎陣法水準,而經此一事,她與陽炎的關系似乎一下子和睦起來,彼此間姐妹相稱了。

    這讓楊開大為迷茫,只感覺女人心海底針,變幻莫測,之前兩人在趕路的時候,都跟悶葫蘆一樣,一個月時間沒有說過話,而現在僅僅只是因為一個陣法便親昵無比。

    男人是不會這樣的。

    她回來之後,楊開自然開始詢問她要自己所幫之事,但黛鳶還是有些遲疑期艾,只讓楊開再等幾日,她還要做些準備,到時候自然會如實告知。

    听她這麼說,楊開便不再勉強她,當下靜靜等待起來。

    又是匆匆幾日之後,這一日,楊開正在石室內打坐,一邊修煉魔血絲,一邊打出自身的聖元,灌入面前的一個煉器爐中,而那煉器爐內,一只赤紅火鳥正翻滾不停,口中不斷地噴涂出精純濃郁的火靈氣,朝煉器爐內的龍骨龍珠灼燒焚煉。

    雖然煉化龍骨龍珠需要耗費的時間很長,但楊開只要一有時間,便會主動地去催發煉器爐的威能,加快這個煉化的進程。

    他很期待龍骨龍珠被煉化成一體之後,會變成什麼樣子。

    就在他催動聖元的時候,外面忽然傳來了敲門聲,楊開眼簾一抬,再打出一道聖元之後,深吸一口氣,平息了自身力量的翻滾,片刻後,又伸手將煉器爐招了回來,收入體內,這才站起身,走到門邊,打開石門。

    黛鳶俏生生地站在那里,不知道為什麼,卻有些患得患失的樣子。

    待感受到房間內一股熱浪撲來的時候,她驚訝地看了楊開一眼,本能地以為楊開正在煉丹,但空氣中並沒有什麼丹香或者藥香,不免讓她有些奇怪。

    沒去在意這些,黛鳶輕聲問道︰“我可以進來麼?”

    楊開點點頭,讓出身子,等黛鳶走進之後,這才關好房門,來到房間內一個石墩上坐下,主動開口道︰“是不是一切都準備妥當了?”

    “恩。”黛鳶輕咬了下紅唇,微微頷首。

    “那我們這就開始吧。”楊開微微一笑,“不過在此之前,黛鳶姑娘是不是該告訴我,到底要我幫什麼忙,又要我具體如何做了?”

    “我這次來,正是要告訴你這些的。”黛鳶瞥了他一眼,眼眸竟然泛起了些水盈盈的色彩,而臉頰上還浮現出兩抹不易察覺的緋紅之色。

    這讓楊開大為驚奇,不知道黛鳶要說的是什麼難以啟齒的事情,居然會有這樣的表現。

    黛鳶坐在那里,仿佛有些坐立不安的樣子,兩只小手無意識地攪在一起,沉默了好一會,才一咬牙,開口道︰“其實,我請楊師弟過來,是為我解毒的。”

    “解毒?”楊開眉頭一挑,一臉的意外之色,“黛鳶姑娘中了毒?我還真沒看出來,不知道黛鳶姑娘中的是什麼毒,若是方便的話還請告知,說不定我還真知道煉制那解毒丹的方法。”

    “我中的毒,是沒有解毒丹的。”黛鳶聞言,苦笑搖頭。

    “哦?”楊開頓時來了興趣,黛鳶之前在龍穴山請他來的時候,確實說過,要他幫的忙跟煉丹有關,現在既然是解毒,那確實如此,她並沒有說謊,但黛鳶說她中的毒沒有解毒丹可以化解,說明這種毒一定非同一般,自然讓楊開有些關注。

    或許是身為煉丹師的緣故,凡是跟草藥和丹藥有關系的東西,楊開都想多多了解一些。

    “我中的是千幻琉璃之毒!”黛鳶語出驚人,神色嚴肅,看不出一絲看玩笑的神色。

    “千幻琉璃之毒……”楊開愕然,“千幻琉璃不是貴宗的至寶麼?而且我听說它是一種奇特的煉器材料,並不具備毒性啊,你怎麼會中這種東西的毒,又是怎麼沾染上的?”

    楊開好奇萬分,因為黛鳶說的事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他雖然對千幻琉璃不太了解,可也知道這種煉器材料本身並無毒性的。

    “千幻琉璃確實不具備毒性。”黛鳶聞言苦笑了一聲,伸手捋了下耳邊秀發,聲音低沉道︰“可若是生吞服下呢?”

    楊開臉色微變,直直地盯著黛鳶,雙眸眯緊了。

    “楊師弟不必懷疑,我確實是生吞服下了千幻琉璃,而且已經服用了好多年了,自我進入入聖境開始,就一直在服用!”黛鳶微微一笑。

    “怎麼會有這種事?”楊開呆立當場,這女人居然服用一種煉器材料,這不是自尋死路的做法麼?哪有人會去服用這種東西的?嫌命長也不至于這麼干啊。

    “我服用它,自然是有原因的。”黛鳶似乎知道楊開會有這種反應,所以一點都不意外,“因為我修煉的功法,就叫千幻琉璃功,這種功法,是我琉璃門開派祖師根據琉璃山而創建出來的,幾乎每一代琉璃門的弟子中,都有人要修煉這種功法,而這一代修煉這種功法的人,便是我,修煉這種功法就必須得服用千幻琉璃。”

    “嘿嘿,這麼奇怪的功法,看樣子不是什麼好東西啊。”楊開皮笑肉不笑地揶揄了一聲。

    “恩,但對宗門來說,卻是不可或缺的,而千幻峰也一直被作為修煉此功法的人居住之地,所以才會有這樣的名字。”

    “上一位住在這里的人,也是修煉這種功法的?”楊開訝然。

    “不錯。而且我自小便在她身邊長大,功法也是她傳授給我,她應該算是我的真正的師傅。”

    “她的結局呢?”楊開嘴角邊浮現出一抹冷笑,“應該不會太好吧?”

    似乎是因為楊開的問話,而讓黛鳶回想起什麼,她的臉色立刻黯然許多。

    楊開見此,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正想著該如何安慰的時候,黛鳶卻展顏一笑︰“那是她的宿命,既然選擇了這一條路,就不該去埋怨什麼。不過,修煉了這種功法,在略有小成之前,與人動手都無法動用功法的威力,否則毒性會漸漸加深,最終無法驅除,而且進階之路危險重重,這也是上一位以自身生命總結出來的經驗。我想沖擊返虛境,就必須要借助楊師弟的力量,先化解了長年累月積攢在我體內的琉璃之毒才有可能成功,否則的話,我必死無疑!”

    楊開微微頷首,有些明白她不遠千萬里跑到龍穴山,那般懇求自己出手幫忙的緣故了。

    不過黛鳶說,在功法小成之前與人動手都無法動用功法的威力倒讓他有些在意,看樣子上次見黛鳶出手,並非她全部的實力啊。

    恍惚間,楊開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面露驚色地望著黛鳶︰“你修煉這個千幻琉璃功,該不會跟采集千幻琉璃有關吧?”

    這般危險的功法,琉璃門卻每一代都需要有人來修煉,除了因為一些特別重要的緣故,他們肯定不會這麼做的。

    而對琉璃門整個宗門來說重要的事,楊開暫時只能聯想到采集千幻琉璃!

    哪知道听楊開這麼問起,黛鳶臉色一變,連忙擺手道︰“楊師弟,這話不能說啊!”

    “額,說對了?”楊開表情奇怪。

    黛鳶苦笑連連,也沒再否認,點點頭道︰“不錯,我修煉千幻琉璃功正是因為要去采集千幻琉璃。不瞞楊師弟,自從上一位居住在此地的前輩隕落之後,宗門就再無人可以采集千幻琉璃了,而我也只有到返虛境的時候,才能去采集。這是宗門最大的機密之一,你在我面前說說就算了,千萬不能告訴任何人,否則定會有麻煩上身的。”

    “我曉得。”楊開連忙點頭,自己的無意之言居然點破了人家的宗門機密,想起來楊開也是一身冷汗。

    不過……既然黛鳶對琉璃門如此重要,那她為何在這里還倍受冷落?不是應該被提供最好的修煉資源,最優良的修煉環境,最出色的前輩指導麼?

    看樣子,其中肯定還有一些什麼自己不知道的秘辛!楊開暗暗猜想著。

    “上一位居住在此地的前輩也是天縱之才,她總結了許多位修煉千幻琉璃功前輩們的遭遇和表現,最終想起了一個很穩妥的化解琉璃毒的辦法,一旦成功,我以後都不會再懼怕琉璃之毒了,我承其蔭惠,對她感激不盡,可惜她想出這種辦法的時候,已經毒深入體,自己卻無法化解了。”黛鳶神色黯然地解釋道。

    “這個化解之法,有用到我的地方?”楊開問道。

    “不錯,必須要有一位虛級煉丹師在一旁輔助,而且這位煉丹師還必須得技藝精湛,對各種藥效融合控制到巔峰才成,我看楊師弟之前煉制的丹藥,無一不是精品中的精品,有幾顆甚至還差點生出了丹紋,想來這個要求對你來說是絕對沒問題的。”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18 14:17:3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1302章 血芝菇


    雖然得了黛鳶的稱贊,但楊開還是有些不解,要說對藥效的融合控制,自己雖然做的很不錯,但藥王谷的那五位虛級煉丹師想來也不差,人家的年紀畢竟擺在那,可黛鳶卻偏偏去找自己幫忙,而不是去求藥丹門的那幾人,肯定還有一些不為人知的原因。

    他並沒有急著詢問,因為他知道黛鳶等會肯定會告訴他的。

    見楊開專心聆听的模樣,黛鳶抿嘴一笑,繼續道︰“如果只是尋找這樣一位煉丹師,那倒也不難,難的是聚集驅毒之法需要的材料。”

    “哦?不知道要聚集什麼材料?”楊開追問起來。

    “材料有很多,但是經過上一位居住在此地的前輩常年搜集,倒也湊集了九成,就是其中最難尋覓的陰池,那位前輩也已經找到了,而且耗費了巨大的精力,將其從發現之地搬回了千幻峰,我之所以要楊師弟跟我跑一趟,正是因為這個陰池無法帶走的緣故,要不然的話,我也不會讓你這般勞苦。”

    楊開微微頷首,總算明白黛鳶為何堅持要自己跟她來一趟琉璃門了,不過陰池這種東西卻是稀少無比的,從來都只是陰氣匯聚,鬼氣陰森之地才有幾率誕生出來,雖然對大多數武者來說並沒有用處,但對于修煉了陰邪功法的人來說,陰池卻是他們最喜愛的寶地了,因為陰池內的精純陰氣足以讓任何修煉此種功法的武者迅速提升實力。

    楊開也只是听聞,卻從來沒機會親眼見到。

    “因為千幻琉璃不被五行所克,所以想要驅除琉璃之毒,必須得有陰池這樣的東西,再凝練無數藥材的藥效,融入陰池池水之中,以陰池之水為引,灌入我的身體,便有機會拔除琉璃之毒。”黛鳶輕聲解釋著。

    楊開一邊听一邊頷首,以他的煉丹術水準和掌握的知識來看,雖然不太了解內部的緣由,但這種方法應該是沒錯的。

    想了想開口問道︰“既然那位前輩連陰池這種東西都找到了,而且還搬回了千幻峰,可為何最後她卻沒有解毒呢?”

    “她還缺最後一樣東西。”黛鳶聞言苦笑,“她缺少的是血芝菇!”

    “血芝菇?”楊開精神一震,“那種能煉制血芝丹,足以讓人起死回生的血芝菇?”

    他臉上一片震驚之色,似乎听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

    “不錯,正是能煉制血芝丹的血芝菇!”黛鳶輕輕頷首,伸手一翻,手心上便忽然出現了一個精致的木盒,她再將木盒打開,一塊嬰兒拳頭大小,像是靈芝,又像是蘑菇的東西赫然出現在楊開面前,這東西不但長的奇怪,而且通體赤紅,細望下去,仿佛還有鮮血在其中流動的樣子,不過卻散發著一種辛辣刺鼻的味道。

    楊開神色凝重地接過,伸手輕輕地撫摸了一下,又仔細地查探一會,點頭道︰“不錯,正是血芝菇,藥齡已經有最少三千年了,而且……好像才摘下來沒多久的樣子,這是從流炎沙地里得到的?”

    “果然瞞不過楊師弟。”黛鳶微微一笑︰“也托了楊師弟的福,這一顆血芝菇,正是我在流炎沙地第四層里的收獲。”

    楊開神色一動,暗想她的運氣還真不是蓋的,第四層里,天才地寶數量及其稀少,他穿過一個來回,也不過收獲了幾串紫玉瓊果罷了,卻不想黛鳶卻能找到血芝菇這種東西,而且偏偏這東西正是她急切需要的,看樣子當時自己離開之後,黛鳶為了尋找血芝菇也花費了不少心思,而她之所以要跟自己深入到第四層,恐怕也是打著尋找血芝菇的主意。

    總算她能如願以償。

    “你要用這血芝菇做什麼?”楊開將盒子重新蓋好,再遞還給她,開口問道。

    黛鳶默然,手拿著木盒輕輕磨蹭了幾下,才輕嘆一聲道︰“不瞞楊師弟,這種驅毒的方法雖然是上一位居住在此地的前輩所創所留,但她也沒有十成的把握能夠成功,因為千幻琉璃之毒已經深入到我的身體各處了,所以要驅除的話,勢必會大損元氣,就此消亡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這一顆血芝菇,卻是挽留那一線生機所用的保障。”

    楊開眉頭一皺︰“如果是這樣的話,將它煉制成血芝丹,不是更好麼?”

    “血芝丹……”黛鳶苦笑一聲,“楊師弟既然是煉丹師,不是不清楚血芝丹的品階,那是虛級上品丹藥,豈是幽暗星上這些煉丹師能夠煉制出來的,如果是在楊師弟出身的外面世界,這個提議倒是不錯,可惜……或者說,楊師弟你是虛級上品煉丹師?”

    “不是!”楊開搖了搖頭,他現在算是虛級下品煉丹師,但是如果真的用心煉制,不怕壞掉藥材的話,倒是有一些幾率能夠煉制出虛級中品丹的,而虛級上品丹,則是不可能煉制出來,沉吟了一下,開口道︰“我的意思是說,如果你不著急的話,不妨等上一些日子,說不一定以後還有更穩妥的辦法,或者找到人煉制血芝丹!”

    他沒敢說讓自己煉制,盡管楊開覺得自己晉升到虛級上品煉丹師應該也用不了多少年,但這個時候他還是沒打什麼包票的。

    “等不了的。”黛鳶苦笑搖頭,“若是可以等的話,我也不會這般著急地去請楊師弟了。千幻琉璃功修煉之後,根據身體吸收千幻琉璃的情況,境界修為都必須得跟著成長,我最多最多,只能再拖延半年時間,半年之後,無論我願意還是不願意,都必須得沖擊返虛境,而如果成功,我還有一線生機,如果失敗,以我現在的修為境界根本無法壓制住琉璃之毒,到時候還是死路一條。雖然直接服用血芝菇,藥效會大打折扣,暴斂了此天物,但眼下也只能這麼做了。”

    “沒有別的辦法了?”楊開皺眉不已。

    “沒有!”黛鳶溫和一笑︰“多謝楊師弟關懷,不過既然決定這麼做,我自己也早就做好心理準備,無論這次驅毒是否成功,我總算是努力過了,比上一位居住在這里的前輩和以前修煉千幻琉璃功的諸位長輩都要幸運的多,所以黛鳶不會埋怨什麼。”

    楊開輕輕地嘆了口氣,不再勸阻,而是點頭道︰“既然你都決定好了,那就這樣吧,要我幫忙的地方,我必定會全力以赴的。”

    黛鳶聞言,大喜過望,感激道︰“那就多謝楊師弟了,下面我來告知你如何幫我驅毒,你仔細听好,到時候一旦開始了,我可能沒有過多的精力去叮囑你。”

    “恩。”

    當下,黛鳶便將驅毒之法和種種細節娓娓道來,當然,這些方法和細節都是那位琉璃門的前輩想出來的,並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加以完善,所以在楊開听起來倒是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反而對那位琉璃門的前輩大為佩服。

    不過,在講解這些細節和方法的時候,黛鳶的臉色緋紅,眼眸里水波流轉,聲音低微,一副坐立不安的樣子,縱然她樣貌不佳,但那眼眸里無意間流露出來的羞澀風情卻是讓她的魅力增添幾分。

    楊開總算明白,為什麼黛鳶之前不願意告訴他詳細的情況的原因,原來這解除之法居然需要一些身體上的親密接觸才行。

    這也難怪黛鳶會在講解的時候臉色紅潤,任哪個女子面對一個男人,要告訴他什麼時候該在自己身體什麼部位凝聚藥效,也會如她這般表情。

    畢竟真的這樣做了,難免會發生些尷尬事。

    而楊開雖然沒見過琉璃門的那位簫大師,但也可以肯定,對方應該是個老頭子,否則黛鳶也不會說有不方便的地方。

    藥丹門的五位大師,其中四位同樣是老頭子,只有一個是老嫗。

    相比較去面對這些老頭子,黛鳶肯定寧願選擇楊開,好歹楊開也算是英偉不凡的青年俊彥,黛鳶心里的排斥感要弱一些。當然,如果可以的話,她更願意選擇藥丹門那個老嫗,畢竟大家都是女性,就沒這麼多忌諱了。

    可她卻付不出那麼大的代價。

    楊開暗暗思量著,將黛鳶心里的猶豫和顧忌猜想的七七八八,而且,她本身是個煉丹師,大概也是為了不久後的驅毒而準備的。

    只可惜,她沒有太多的時間在煉丹一道上成長起來,如今只是個聖王級煉丹師,根本不堪大用。

    黛鳶講解的羞澀,楊開卻一臉淡漠,沒有表現出任何多余的神色,只是專注聆听,不肯錯過一絲一毫,見楊開這般表現,黛鳶也逐漸放開了許多,有句話叫醫不避嫌,她現在和楊開的關系,倒有些類似于醫者和病人。

    這麼一想,黛鳶的表情也逐漸正常起來。

    一番徹夜講解,在遇到一些關鍵的時候,楊開還會主動開口詢問,而黛鳶也知道事關重大,自然是詳細地講解給他听。

    一夜之後,黛鳶這才講解完畢,楊開也將解毒之法牢記于心,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

    “楊師弟,都記下了麼?”黛鳶望著他詢問,雖然徹夜沒有休息,但她卻不見絲毫困倦,反而還神采奕奕,似乎是因為到了自己人生最重要的一個關頭,而有些心情亢奮。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18 14:17:56 | 顯示全部樓層
第1303章 陰池


    “記下了!”楊開微微頷首,若有所思地看了黛鳶一眼,似乎是想起了什麼,開口道︰“你現在心緒不是太穩定,這樣吧,你再休息兩日,兩日之後,我們便開始如何?”

    雖然黛鳶迫不及待想立刻開始,但既然楊開這麼說了,她也不便反對,當下點頭稱是,又與楊開商議了一些小細節便告辭離去了。

    等到黛鳶離開之後,楊開才坐在房間的石床上,摸著下巴沉思了一陣,片刻後,大手一揮,床上立刻出現了許多藥材。

    旋即他又取出了自己的煉丹爐,迸發出神識之火,將那一株株不同的藥材包裹而起,凝練著內部蘊藏的藥液。

    兩日時間一晃而過,當楊開從打坐中睜開雙眸的時候,神念往外一掃,便發現了黛鳶正站在外面,經過兩日的恢復和調整,此刻她的心情和情緒盡皆平復,神色無喜無悲,站在門外也沒有催促之意,只是靜候楊開主動出來。

    楊開微微一笑,覺得她的狀態調整的不錯,連忙起身走下石床,打開房門。

    黛鳶听到動靜,抬起眼簾,見到楊開之後,沖他淡淡一笑。

    “走吧!”楊開示意了下,黛鳶點點頭,當即領路而去。

    再次回到之前路過的那個巨大石室,黛鳶領著楊開從另一側的甬道走入,這個甬道似乎直通地下深處,盤旋而入,人工開鑿出來一些階梯,所以也不顯陡峭,甬道兩旁,同樣點綴了一些照明用的奇石,讓光線柔和散發。

    隨著黛鳶往下走去,楊開不言不語,不過神念卻一直在往下面蔓延著。

    走到半途,楊開忽然感覺到迎面一股寒意襲來,這種寒意並非是單純的寒冷,而是一種讓人覺得有些毛骨悚然的陰寒,嚴格來說,這是一股陰氣,只有陰氣匯聚之地,才有這樣的陰寒。

    看樣子,那所謂的陰池就隱藏在下面了,楊開心頭恍然。

    這種陰寒對楊開根本造不成什麼困擾,甚至無需運轉聖元,單憑肉身就可以輕松抵擋,而黛鳶也同樣如此,她的肉身縱然比不上楊開,但修為境界擺在這,而且陰池放在此地已經好多年了,想必黛鳶為了驅毒做準備早已下來查探了無數次,她自然也不會受什麼影響的。

    越往下去,那種陰寒的感覺就越是強烈。

    待到半柱香後,黛鳶終于不得不運轉聖元護體,體表上泛起一層淡淡的熒光,將陰寒抵擋在外。

    又往下走了許久,眼前才豁然開朗。下方同樣有一個巨大的石室,但在這石室中,卻是空無一物,而肉眼望去,這間石室內卻遍布著濃郁到凝結的陰寒氣息,一縷一縷,一道一道,充斥在石室的每一個角落。

    石室的四周石壁上,也結滿了雪白的寒霜,這里的溫度已經低到了一個另人發指的程度。

    石室的正中央處,有一個佔地面積不足三丈,如水潭般的小池子,那一縷縷陰寒之氣正是從這個小池子中逸散出來的。

    楊開臉色微微一變︰“黛鳶姑娘,這個陰池是千年陰池還是萬年陰池?”

    黛鳶似乎知道楊開想問什麼,聞言一笑道︰“據那位前輩所說,這個陰池形成最起碼也有五六千年的時間了。”

    楊開皺了皺眉頭︰“如此長的時間,這個陰池中的陰寒之水可不是你能承受的,你確定還要繼續?”

    陰池也分年限,楊開之前沒听黛鳶說起關于陰池的事,本以為浸泡進去凶險不大,所以並沒有多加詢問,可沒想到這個陰池居然有五六千年的歷史了,這樣的陰池,黛鳶恐怕一泡進去,立刻就會被凍成冰雕。

    黛鳶微微一笑︰“楊師弟放心,在此之前,我就已經做了許多準備,並在陰池之水中融合了許多火屬性和陽屬性的藥材中和那陰寒之力,再加上我本身也是煉丹師,修煉了一套火屬性的功法,所以只要小心一些,應該沒什麼問題的,更何況……現在不繼續的話,我就只能等死,換做是楊師弟處于如今局面,會做出什麼選擇?”

    楊開默然,知道黛鳶也是逼不得已,有自己的苦衷,當下不再勸說。

    “楊師弟放心,我已經在自己打坐的房間里留下了信函,若是這一次真出了什麼意外,而我就此隕落的話,你可以拿著那信函交給我師尊,信函上說明了一切,她看了之後不會為難你的,我師尊是居住在萬仞峰上的宮傲芙宮長老,屆時你若離去,找他便可!”

    她一副在交代後事的模樣,讓楊開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不過還是點頭道︰“我知道了!”

    黛鳶微笑頷首,招手道︰“請隨我來吧。”

    片刻後,兩人便來到了陰池旁,楊開放眼望去,發現這池水不深,只有三尺左右,但清澈見底,不染絲毫雜質,水波不動,宛若一潭死水,但就是這麼一潭死水,若是讓修煉了陰邪功法的武者看到,勢必會欣喜若狂,付出再大的代價也要將這陰池弄到手。

    因為這陰池對他們的作用實在是太大了,不啻于一些頂尖的天才地寶,珍稀良藥。

    此刻,陰池四周有一些陣法的痕跡遺留,應該是以前那位琉璃門的前輩將陰池搬運回這里,再用陣法束縛陰池之效所布置下來的。

    黛鳶指著旁邊一個地方道︰“等會楊師弟就坐在這里好了,我會配合你來行動的。”

    “好!”楊開點點頭,身形一晃便來到了那個位置,盤膝坐了下來。

    “也沒什麼要準備了吧?”黛鳶似乎自言自語了一聲,神色復雜地看了一眼那散發陰氣的陰池,忽然又莞爾一笑︰“楊師弟,不管怎樣,這一次黛鳶都要感謝你,你是我最近二十多年來唯一一個肯幫我的人,也是我最近二十年認識的唯一一個朋友。”

    這般說著,沖楊開盈盈行了一禮,神色嚴肅。

    二十多年……

    楊開心中一動,看樣子黛鳶在琉璃門的變化並非如嫵衣之前打探到的那樣,只是十幾年前轉變的,而是從二十多年前就開始了。

    而魏古昌和董宣兒兩人,應該是她在此之前認識的朋友,不算在此列。

    楊開淡淡擺手︰“黛鳶姑娘嚴重了,這些事對我來說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對了,這瓶藥液你拿著。”

    一邊說,楊開一邊將一個玉瓶拋了過去。

    “這是……”黛鳶接過玉瓶,神色狐疑地望著楊開。

    “我自己配置出來的藥液,雖然血芝丹我沒法煉制,但是若能與血芝菇一起服用這瓶藥液的話,可以多激發一兩成血芝菇的藥效,對你應該會有些作用,以我現在的煉丹水準,也只能做到這一步了。”楊開略有些惋惜地說道。

    血芝菇難得,血芝丹更難煉制,可是血芝丹的價值,絕對不在虛王級丹藥之下,甚至猶在其上,因為血芝丹可是能起死回生的療傷聖丹,這對常年冒險的武者們來說,是最有價值的一種丹藥了。

    可惜他現在沒辦法煉制,只能用這種方法,不讓血芝菇的藥效太過浪費。

    之前的兩日,他就是在配置藥液。

    黛鳶听了,一臉驚喜之色,緊緊地握住玉瓶,甚至都沒有打開查探,欣喜道︰“勞楊師弟費心了,黛鳶一定不負所望。”

    她覺得,把楊開找來還真的找對了,因為就算她去請動宗門的蕭大師又或者是請藥丹門的前輩們來,也不一定能拿出這瓶激發血芝菇一兩成藥效的藥液來。

    有了這瓶藥液,她成功的幾率最少能提升一成以上,她怎能不欣喜?

    “下面,就有勞楊師弟了!”黛鳶將那瓶藥液收好,神色凝重地沖楊開說了一句,不等楊開回應,身形忽然一陣旋轉,在旋轉之中,她身上的衣衫四面八方地飛射出去,眨眼的功夫,便只剩下貼身的褻衣了。

    她似乎也為了此刻做過準備,所以穿戴的褻衣都是黑色的,盡管將她一身玲瓏的身材勾勒,但暫時不會讓自身春光外泄。

    繞是如此,她的臉上也飛上一抹紅霞,不肯再停留片刻,身形再一晃,直接跳進了陰池之中。

    沒有絲毫水花濺射而出,進入陰池的瞬間,黛鳶便一聲呻吟,臉上浮現出及其痛楚的神色,而那陰池之水被異物刺激之後,卻翻滾了起來,如煮沸了一般,一片白霧誕生,如有靈性般朝黛鳶蔓延過去。

     嚓嚓……

    一聲脆響傳來,黛鳶的嬌軀上立刻出現一層薄冰,但黛鳶只是略一運轉功法,體內灼熱之氣激出,便驅散了那薄冰。

    可白霧卻不依不饒,更多更凶猛地朝她身上蔓延,黛鳶終于忍不住,一聲慘叫出口,身上驟然爆發出迷離的霞光。

    那光芒很不尋常,如有千萬道,光芒綻放的瞬間,楊開忽然心神一凝,覺得自己的神魂都被撼動了,識海內微微震動了一下,而且四周仿佛有無形的枷鎖突然加身,讓他渾身沉重。

    琉璃神光!

    楊開面露驚色,毫不避諱地緊盯著黛鳶的身軀,一瞬不移。

    雖然他早就听陽炎說過,千幻琉璃山散發出來的琉璃神光具有束身拘魂的功效,卻不想這東西居然如此詭異,簡直有些防不勝防。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18 14:18:2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1304章 驅毒


    而黛鳶所說,千幻琉璃不被五行所克,看樣子還真有此事,那從她身體上散發出來的光芒,居然直接就洞穿了自己的識海防御,加諸在自己的神識上,自己的神識之火居然都隱隱有被壓制的跡象。

    好在黛鳶並非是刻意針對楊開,而楊開自身也不比一般人,只是略一震驚之後,立刻就抵擋住了下琉璃神光的襲擾,神識之火轟然迸發,朝黛鳶籠罩過去。

    此刻,黛鳶似乎因為劇烈的痛楚而神色扭曲,讓本就樣貌欠缺的她看起來更加不堪入目了,可讓楊開感到奇怪的是,她似乎不但是樣貌欠缺,整個人的身體也如臉面一樣,都布滿了坑坑點點的痕跡。

    她整個人,似乎除了兩只手白皙無暇之外,其他身體的任何部位,都如她的臉蛋一樣,坑坑點點,讓人不忍直視。

    看樣子修煉那什麼千幻琉璃功的危害不是一般的大!楊開立刻明白她之所以會變成這樣,絕對跟千幻琉璃功有關。

    “楊師弟……”就在楊開略微失神的時候,黛鳶咬緊牙關,顫抖地呼喚一聲。

    楊開聞言頷首,低喝道︰“開始吧!”

    下一刻,黛鳶便不假思索地敞開了自身胸口處的一處穴位,瘋狂地牽引陰池之水入體,那陰寒刺骨的水液進入她的嬌軀後,黛鳶不受控制地戰栗起來,但她依然死死地咬緊牙關,嘴唇發青,美眸緊盯著楊開。

    楊開一言不發,神識之火同樣沖進那處穴位中,一瞬間便在黛鳶的體內刻下了好幾套煉丹用的靈陣。

    “神識之火!”黛鳶的雙眸中綻放出一絲驚異之色,她根本沒想到,楊開居然會擁有神識之火,畢竟按照她原來的計劃,楊開此刻是需要用手按在她的胸口處,將自身聖元灌入她的體內,以她的身體為爐鼎,以陰池之水中蘊藏的種種藥效為材料,以煉丹的手法來驅逐體內的琉璃之毒。

    在之前商討各種細節的時候,楊開也沒透露過他擁有神識之火的事情,但是此刻見了,黛鳶卻不驚反喜,因為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楊開就沒必要和她的身體有什麼親密接觸了。

    這讓她在震驚的同時,又大為心安,畢竟再怎麼說也是個女子,被別的男人用手摸著身體,還是會有些吃不消的。

    就在她心思急轉的時候,以她敞開的那一處穴位為中心,三寸方圓的血肉內,陰池之水急速旋轉起來,而在楊開神識之火的控制下,那陰池水中早先被黛鳶融入的各種藥材藥效,完美地被融合到了一起,難受的感覺從胸口處蔓延,讓黛鳶呼吸沉重,似乎有什麼東西堵在了那里,一身力量都無法運轉開來。

    但隨著楊開一套套靈陣刻畫出來,在靈陣的作用下,那池水中各種藥效沖突融合之後,一縷散發著古怪光芒的氣息,從黛鳶的胸口處被逼了出來,融進陰池中。

    但這縷仿佛細絲一般的東西卻並未就此消散,而是如魚兒在池水中游動,不受絲毫阻礙。

    很快,又有一縷同樣的東西被逼出,而隨著時間的流失,越來越多的細絲從黛鳶體內涌出,讓整個陰池都布滿了這種散發古怪光芒的東西。

    足足半個時辰後,黛鳶忽然感覺胸口處的氣悶感一下子消失了,阻塞的聖元也同時運轉起來,原本有些難以抵擋的陰寒再也不對她構成什麼威脅。

    黛鳶大喜過望,顧不得其他,連忙放出神念,檢查自身。

    在以那處之前敞開穴位為中心的血肉內部再也沒有什麼琉璃之毒了,而且表面的肌膚也終于恢復到了正常的狀態,白里透紅,雪白細膩,不復之前那種坑坑點點滿布的難看模樣。

    但因為在陰池之水的浸泡下,還是顯得有些淤青,與身體的其他部位形成了截然相反的對比。

    黛鳶的眼眸里忽然蕩起一層迷霧,心神震動之下,竟險些讓更多的陰池之水灌入體內。

    “守住自己的心神,別去想其他的,等一切完事之後你可以好好檢查!”楊開的沉喝忽然響在耳邊,將她從驚喜中驚醒,抬頭看了一眼面前正盤膝而坐,催動神識之火灌入自己體內,融合藥效的楊開,黛鳶發現他神色平靜,並沒有流露出任何讓自己難堪的表情,當下點了點頭,又敞開自己的另外一處穴位,引動陰池之水入體。

    楊開立刻再配合起來,沒有絲毫遲疑!

    這個陰池里,早就被黛鳶投進了大量的藥材,所以要化解琉璃之毒並不難,難的是控制藥效的融合和黛鳶自身的承受能力。

    前者還好,黛鳶畢竟本身也是個煉丹師,楊開在一旁動用神識之火的時候,她只需要稍微配合一下,便能將藥效激發出來。

    但是後者卻不是楊開能夠幫忙的了,完全得看黛鳶自身的意志。

    琉璃之毒已經深入到她身體的深處,每一次驅除,驅除的不但有毒素,還有她自身的一些生命本源,一次兩次的還不會出現問題,可一旦次數多了,她可能就過不了這一關了。

    事實也正是如此,每驅除一次,都最少要耗費一炷香的時間,而半日之後,驅毒之事進行還不到五分之一,但黛鳶此刻卻已經是搖搖欲墜,臉色蒼白如紙了。

    好在黛鳶也準備的很充分,到了這時,從自己的空間戒中取出了一些丹藥,一股腦地丟進口中,這才讓臉上恢復少許血色。

    見此,楊開也稍緩了手上的動作,給她留出足夠的時間來煉化藥效。

    但是楊開和黛鳶兩人也不敢浪費太多的時間,畢竟一直浸泡在陰池中,對黛鳶的消耗也巨大無比,所以只是略一休息之後,兩人便再次重復之前的事情。

    時間一點點地流逝,黛鳶體內的琉璃之毒一點點地被拔除,但是楊開的臉色卻越來越嚴肅了。

    他看不出來黛鳶到底能不能闖過這一關,因為到了現在,黛鳶已經在開始透支自己的生命本源來勉強維持身體機能,配合他驅毒了,可這麼做也不是長久之道,一旦堅持不下來,她必死無疑。

    就算能堅持的下來,黛鳶事後也要靜養許久才行。

    可事已至此,已經沒有回頭路了,無論是楊開還是黛鳶,都必須得堅持將這件事做完。

    似乎是感受到了楊開的目光,正在苦苦支撐的黛鳶忽然睜開了眼眸,強擠出一絲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來︰“我可以的,楊師弟不用顧忌,盡管放手施為!”

    楊開神色漠然,感受到她的決心之後,微微頷首,也沒多說什麼,神識之火再一次轟然迸發,一套套靈陣被刻進了黛鳶毫不設防的身軀內,牽動那陰池之水和其中的藥效,為她洗滌身軀。

    黛鳶再次慘叫起來,听起來極其淒涼,仿佛正在遭受什麼毫無人道的折磨。

    又是一天過去了,黛鳶的大半身體都已經恢復了正常,在楊開的神念探查下,她確實有著一般女子所沒有的資本再沒有以前那種難看的模樣了,此刻的她,除了臉色白青之外,哪還有以前的痕跡,分明就是一張動絕人寰的絕色容顏,足以讓任何男人都為之怦然心動。

    楊開對此早有預料,所以並不顯意外,只是專注地做著自己的事情。

    某一刻,楊開悠地收回了自己的神識之火,忽然聲如炸雷般地低喝道︰“還不趕緊吞服血芝菇!”

    黛鳶似乎已經沒有多少意識了,一雙美眸黯然無光,雙目無神的樣子,此前也只知道機械般地配合楊開的動作,心中僅存的一絲執念支撐著她沒有放棄。

    被楊開的喝聲一聲,失神的雙眸立刻恢復了一絲清明,連忙從自己的空間戒中取出那個裝著血芝菇的木盒,打開來後一口將那血芝菇吞下,下一刻又取出楊開之前給他的玉瓶,將瓶中藥液盡數倒進口中。

    這種良藥入腹,黛鳶總算緩過一些,蒼白的臉色迅速升起一抹不正常的紅暈,一身的血液迅速流轉,血芝菇中蘊藏的龐大生機從她身體各處散發出來,彌補著她丟失的生命本源。

    楊開不等她徹底煉化血芝菇的藥效,再一次將神識之火籠罩了過去。

    是成是敗就看這最後的關頭了,如果黛鳶意志力夠強,應該有三成的把握能夠撐過去,如果不行,那也是她氣數當盡,怨不得旁人。

    黛鳶比誰都明白這一點,當下全力配合起來。

    剎那間,整個陰池之水都洶涌流動,瘋狂地朝她體內灌入,層層白霧將她籠罩,一縷縷泛著古怪光芒的細絲從黛鳶體內被逼出。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4-13 13:18:5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1304章 驅毒接到第1277章 琉璃珠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千幻峰地下千丈处,那三丈方圆的阴池旁,杨开盘膝而坐,眉头微皱,目露沉吟之色,把玩着手上一颗看起来灰扑扑毫不起眼的珠子。
  
  为黛鸢驱毒的事情已经完成了,黛鸢也福星高照,总算是撑过了最后一刻,成功地将自身的琉璃之毒全部从体垩内清除,在彻底昏迷前的那一刻,她忽然张口吐出了这么一颗珠子,只来得及告诉杨开这是琉璃珠,便倒头晕了下去。
  
  杨开将她从阴池里弄出来,运转圣元蒸干她身上的阴寒之气,又脱下衣服盖在她身上,便一直守在旁边。
  
  如果可以的话,杨开倒是想将她弄回自己的房间里休息,但是人家现在只穿了贴身的亵衣,抱起来实在有些不方便。
  
  手上的珠子并没有奇特的地方,即便是丢出去恐怕也没人会对它感兴趣,但是当杨开用心去观察这颗珠子的时候,却骇然地发现,这灰扑扑毫不起眼的珠子,内部竟散发出万千霞光,那霞光根本跟琉璃神光一模一样,都具备了束身拘魂的功效,能轻易洞穿他的识海防御,撼动他的神魂。
  
  杨开立刻知道,这么一颗珠子恐怕也是极有价值的宝贝。
  
  杨开虽然没有亲眼见过千幻琉璃,但隐约也知道,这颗珠子的形成应该跟黛鸢服下的千幻琉璃和本身修炼的千幻琉璃功有些关系。不过在他检查了无数遍之后,却发现一个很奇怪的事情这颗珠子有些类似于丹丸的存在,又有些像是炼器材料,介于两者之间,实在不好判断。
  
  把玩中,杨开神色一动将琉璃珠握在手心处,朝一旁躺在地上的黛鸢望去。
  
  那边,黛鸢长长的睫毛在轻轻抖动着,十根纤纤玉指似乎也有了些微小的动作,显然是即将苏醒的征兆。
  
  望着她与之前截然不同的面孔,杨开不禁有些感慨,在琉璃之毒没驱除之前黛鸢的模样让人不忍直视,但是现在,她却成了一个国色天香的存在比起那尹素蝶都要稍胜一筹。
  
  杨开不知道如果她最开始就是这副样子进入阴池之水中,自己是不是还能做到心如止水,仔细想了想,估计多少也会有些心猿意马吧,毕竟自己再怎么说也是个男人,没有哪个男人在面对这样一个容姿而且差不多脱光光的女人的时候会无动于衷。
  
  等了一会儿黛鸢果然睁开了眼帘,稍微动了下身子,发现自身虚弱无比,不禁呻吟一声。
  
  “醒了就略调息一下,你现在的状态有些不容乐观。”杨开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
  
  黛鸢闻言,一低眼帘立刻便看到坐在她身边不远处,正笑吟吟地望着她的杨开,神色微微一动,想要张口说些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一个字。
  
  待发现杨开身上的长衫并没有穿戴在身,而自己身上还盖了什么东西之后,黛鸢的美眸里流露出一丝安全和感激,旋即再次闭上双眸,默默运转着自身的功法。
  
  两个时辰后黛鸢才堪堪坐起,穿戴整齐之后,从自己的空间戒里取出许多事先准备好的恢复良药,塞进口中服下,继续打坐调息。
  
  又是一日之后,黛鸢才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再睁眼,那美眸中一片神采奕奕,似乎修为都有些长进的样子,

她的脸色虽然还有些苍白,却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要静心休养,总有恢复的时候。
  
  款款起身,来到杨开面前,深深一礼:“黛鸢谢过杨师弟,这一次若是没有杨师弟相助,我只怕早已陨落,杨师弟大恩,黛鸢铭记在心,此生不忘。”
  
  杨开也站了起来,闻言笑着摆摆手,淡然道:“能闯过这道鬼门关,是你自己的努力,没我多少事。”
  
  黛鸢缓缓摇头:“杨师弟高看黛鸢了,我自己知道,如果这一次请的不是杨师弟,而是萧大师又或者是药丹门的前辈之一,我现在肯定无法站在这里。别的不说,你给我服用的那一瓶药液,花费了不少贵重的药材吧?若没有那瓶药液,我根本撑不过最后几个时辰。”
  
  她清除地感受到,当自己服用下血芝菇和那瓶药液之后,自身亏损的生命本源居然一下子恢复了好多,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还在缓慢地增加当中。
  
  正是因为这样,她才能坚持到最后,否则早就在中途香消玉殒了。
  
  直接服用血芝菇没有这么大的效果,若是一枚血芝丹还有可能让自身产生那样的变化,但没经过炼制的血芝菇是吧可能做到这一点的,所以唯一的根源便在那瓶不知名的药液中!
  
  尽管不知道那瓶药液花费了杨开多少心思,但那显然不是一般的东西,杨开不提,那是人家大方,黛鸢怎能不记挂在心?
  
  见她这么说,杨开也没有否认的意思,同样没有承认。
  
  黛鸢不知道的是,那一瓶药液虽然花了他不少珍贵的药材,但最主要的是还是在其中滴了一滴金血的缘故。杨开的金血蕴藏了及其强大的生机和气血之力,最适合那个时候给黛鸢补充生命本源了。
  
  “不管怎么说,黛鸢姑娘总算是成功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杨开打个哈哈,岔开了话题。
  
  黛鸢也绽放出迷人的笑容,扭过头去,凝视着一旁平静的阴池之水中倒影出来的那张绝世容颜,美眸上浮现出一层水盈盈的色彩。
  
  杨开在一旁察言观色,识相地没有出声打扰她,让她享受对自身容颜失而复得的喜悦和激动。
  
  好一会,黛鸢忽然伸手一拂,一股劲风从衣袖中扫出,吹皱了阴池的清澈池水,那一张足以让任何男人都为之怦然心动的容颜一下子变得破碎开来。
  
  旋即,黛鸢体垩内圣元运转,在杨开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那美丽的样貌再一次恢复成杨开第一次见到她的模样,丑陋不堪,皮肤枯燥,表面坑坑点点,让人不忍直视!
  
  杨开眉头一皱。
  
  没有哪个女人不爱美,黛鸢同样如此,否则她在流炎沙地的时候也不会因为那个战天盟弟子的挑衅而丧失冷静了,更不会在刚才流露出那般怀恋的神色。
  
  不过她既然这么做,肯定有她的理由,杨开倒是没有多问什么,可让杨开好奇的是,他的神念扫过去,根本没在她的脸上发现丝毫破绽,黛鸢的容颜似乎真的恢复成之前的难看模样了。
  
  这让他大为惊奇,毕竟他可是亲眼见到黛鸢的本色的。
  
  杨开不问,黛鸢却主动解释了起来:“让杨师弟见笑了,我觉得现在还不是将此事透露出去的好时机,所以只能先迷惑下外人了,等我进阶了返虚镜,再与师尊禀明一切不迟。”
  
  “姑娘考虑周详,应当如此。”杨开附和地点点头,旋即话锋一转,开口问道:“敢问黛鸢姑娘,这个珠子有何妙用?”
  
  他一边说,一边将那琉璃珠取了出来。
  
  黛鸢望着这颗琉璃珠,微微一笑道:“是了,之前只顾着将此珠吐出,却没时间告诉杨师弟具体用法,是黛鸢马虎了。恩,这么说吧,这颗珠子对我来说,有些类似于妖兽的内丹!”
  
  “内丹?”杨开闻言愕然。
  
  “不错,因为千幻琉璃功正是根据妖兽的修行之法创建出来的,杨师弟应该知道,有些妖兽天生就能吞噬各种矿物,提炼矿物精华,储存的内丹之中,而我修炼了千幻琉璃功,服用千幻琉璃之后,体垩内便生出了这个东西。”
  
  杨开大感惊奇,连忙问道:“如果是这样话,那你现在失去了它,对自身没有影响么?”
  
  “影响肯定是有的,但是不大,它只是类似内丹的存在,却并非如内丹对妖兽那般重要。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足够的千幻琉璃,我以后还可以修炼出这种东西的。”
  
  闻言,杨开这才松了口气,UU看书 www.uukanshu.com 不过也暗暗感慨,创建出千幻琉璃功的人当真是天纵之才,居然能让武者的体垩内结出类似于妖兽内丹的存在,怪不得自己查探的时候,它有些像丹丸,又有些像是炼器材料了,原来还有这层缘故。
  
  黛鸢笑吟吟地望着杨开,吐气如兰道:“这颗琉璃珠对我来说虽然重要,却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但对杨师弟来说,却有大用。”
  
  “哦?还请姑娘解惑!”杨开神色一凛,他之前查探许久,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颗琉璃珠,本想着去问问阳炎,现在听黛鸢这么说,似乎她知道方法。
  
  “若是杨师弟能将这颗琉璃珠加以炼化的话,说不定可以从中领悟出什么玄妙来,毕竟这是千幻琉璃的精华所凝,如果杨师弟真能领悟琉璃神光的奥妙,那日后对敌便能多出一种手段,而借助这颗琉璃珠的话,我估计以杨师弟的资质才能,能有八成的把握将其炼化。”
  
  “琉璃神光!”杨开神色一动,之前他在帮黛鸢驱毒的时候,吃了琉璃神光一个小亏,对那万千霞光的威力自然清除无比,可是除了修炼千幻琉璃功之外,其他任何武者都别想领悟琉璃神光,如今借助这颗琉璃珠居然也有可能做到,杨开不禁有些大喜过望。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4-13 13:19:5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1278章 山变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黛鸢送出来的这个礼物,不可谓不重!

  “杨诌弟尽管放心,这一颗琉璃珠与我服用的千幻琉璃不同,没有毒性,只要杨怪弟小心炼化,应该不会出问题的,这就当是黛鸢之前答应杨师弟的报酬,黛鸢身无长物,这些年的积累也都为了这次驱毒而消耗一空,还望杨师弟不要推辞。”她并没有告诉杨开,只是这一颗琉璃珠,便是她修炼千幻琉璃功二十多年的辛苦果实,虽然现在功法略有小成,还能再修炼出来,但没有几年时间的积累是不可能做到的。

  杨开咧嘴一笑道:“这份酬劳我银满意,黛鸢姑娘有心了。”

  这般说着,便将那琉璃珠收了起来,看了看那阴气大失几乎已经沦为普通水池的阴池,杨开道:“既然这边事了,那我们就上去吧。——

  “好,耽误了这么几天,想必阳炎姑娘也等急了。”黛鸢微微一笑,引着杨开朝来路返回,似乎是因为容貌和身体恢复原状的关系,她一举一动间都暗藏了万种风情,与之前完全不同,让杨开暗暗称奇。

  不多时,两人便返回了上层的房间中,各自分开之后,杨开便在房间里坐了下来。

  又取出那琉璃珠把玩了一会,杨开眼中精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好事,嘴角泛起一抹微笑来,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推开来,阳炎裹着黑袍出现在了房间中。

  “事情办完了么?”阳炎开口问道。

  “恩。”

  “办完就该走了。”阳炎似乎有些着急,她也不去问黛鸢到底把杨开请过来要干什么。

  “发生什么事了?——杨开眉头一皱。

  “倒是没发生什么事,只是我觉得此地不宜久留,小小已经在那边停留了七八天了,是时候该让它回来了,贪心不足的话,可能要出问题。”

  杨开想了想,觉得她说的也有道理,当下点头道:“好,过了今夜我们便离开。”

  虽然还在千幻峰内,但杨开也能通过神念查探到外面的情况,如今外面还是黑夜,这个时候自然不方便离去,只能等到天明再走了。

  商议妥当之后,阳炎也回到自己屋子里休息去了。

  一夜无话,待到第二日,杨开立刻向黛鸢辞行,虽然黛鸢非常热悄地邀请杨开再多留几日,并且也有意要与他交流下炼丹心得,但杨开此剖正做贼心虚着,哪有心思继续留下来?推诿一阵后,黛鸢无奈答应,并且亲自将他和阳炎送出太清山脉。

  路上,黛鸢告诉杨开,等她恢复数月之后,就要开始冲击返虚镜了,一旦成功,她必定还会再去龙穴山登门拜访,当面道诧!

  杨开自然一口答应下来口

  正当两人在说着话的时候,太清山脉内部忽然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响声,旋即,一道散发万千霞光的光柱直冲天际,似乎要将天都捅出一个窟窿来1即便一行三人远隔了数千里之地1也将这一道光柱看的清清楚楚。

  “琉璃山!”黛鸢秀美一凝,望着那霞光光柱,惊呼一声,那光柱传出之地明显是千幻琉璃山所处的位置,看这情形似乎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触动了布置在琉璃山周围的阵法,让阵法不稳,琉璃山的琉璃神光自主爆发了出来。



  杨开脸色微微一变,和阳炎对视一眼,一下子就联想到许多东西,不过很快,杨开的表情就恢复了正常,开口道:“是不是贵宗的琉璃山出了什么问题?,—




  “恩,不知道是怎么了,好像禁制被触发了,杨拓弟,本来我还想多送你一段,但是现在不成了,我修炼的是千幻琉璃功,这个时候我必须得赶过去,你与阳炎姑娘多多保重!”

  “既然贵宗出了这么大的事,黛鸢姑娘确实应该去一趟,这里已经出了太清山脉,接下来的路我与阳炎自己走就行了0”杨开轻轻颔首。

  “好,那改日等我去龙穴山的时候我们再好好聊聊口,黛鸢歉意一笑,旋即娇躯一晃,化为一道流光,朝原路返回,速度奇快。

  待她的身影消失之后,杨开才一拉阳炎,低喝道:“走!”

  两人同时也祭出星梭,转瞬消失不见,虽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杨开估计肯定跟石傀干的好事脱不了关系,哪还愿意继续留在这里?

  毕竟昨夜把石傀收回来的时候发生了点意外。

  也垂亏今日就离开了,否则这种事发生出来,他与阳炎再想离开琉璃门就千难万难了,有黛鸢做保,他倒不担心会在琉璃门内受到什么伤害,可万一露出点什么蛛丝马迹来,琉璃门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到时候就算有黛鸢说话也不管用。

  与此同时,在杨开之前看过的千幻琉璃山旁边,数十位返虚两三层镜的强者围绕在四周,浮空而立,其中单是返虚三层境巅峰的强者,便有十几人之多,这些人,个个都神光内敛,气势惊人。




  这些强者中有一半人,正在琉璃山四周穿梭来回,不断地打出一道道精纯圣元,往前方一道不知名的禁制能量罩中灌入,那能量罩受了这么多圣元,忽大忽小,变幻不已,隐隐传出一些压制之力,想要压制千幻琉璃山中冲天而起的琉璃神光,剩下的一半也都圣元暗暗涌动,表情凝重地盯着千幻琉璃山,一副随时可能出手的模样。

  “发生什么事了!”一个声音蓦然想起,旋即,一个身形消瘦,三缕长髯,头发银白的老者忽然出现在琉璃山外千丈之处。

  众多返虚镜强者一见老者,纷纷抱拳:“见过门主!”

  这老者,赫然就是琉璃门的门主宫星河。

  宫星河只是一摆手,示意众人不必多礼,这才将目光投向不远处急匆匆朝这边飞来的一男一女两个返虚三层境武者口

  那男的呈中年之貌,器宇轩昂,虽然看不出具体的年纪,但眼角处流露出来的沧桑之意却说明此人年纪不小,而那女子也是个中年美妇,腰身及软,一副风韵犹存的模样。

  两人来到宫星河面前,齐齐施了一礼。

  “马长老,杜长老,你们二人这几年一直守在此地,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宫星河望着两人,一脸威严地询问口

  马姓男子和杜姓美妇互视一眼,由那马姓男子抱拳答道:“启禀门主,事情是这样的,昨夜不知道为什么,杜长老忽然觉得琉璃山地下的某处禁制似乎有些松动的迹象,当即便潜出钻山兽去查探,可让我二人没想到的是,那钻山兽去了那边,也不知道遭遇了什么,竟一下子失去了踪迹,无论如何都联系不上了,直到如今还没返回,而就在引才,琉璃神光忽然爆发,我二人猜测地下的某处禁制应该确实损坏了,否则肯定不会发生这种事的。”

  “禁制损坏?”宫星河眉头一皱,沉声道:“这已经有上百年没发生过了,每隔几年我们都会重新稳固阵法和禁制,怎么会损坏的?—。

  “这…………”,马姓男子一阵迟疑,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见他这般表现,宫星河自然知道也问不出什么,当即看着那美妇道:“杜长老,钻山兽只有一只么?”

  那中年美妇苦笑一声:“钻山兽倒不是只有一只,只是能承受琉璃神光,靠近琉璃山禁制的,只有那么一只,其他的都不堪大用,毕竟这种东西还是我们为了看守琉璃山特意从万兽门买来的,万兽门那边也没将培养和奴役妖兽的方法全部告知。”

  “这么说来,我们现在没有办法来查探琉璃山底下的禁制到底如何了?”宫星河立刻面露不悦之色。

  马姓男子和杜姓美妇低垂着脑袋,一言不发。

  “我们同样不知道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宫星河又逼问一句口

  两位琉璃门的长老表情更尴尬了。UU看书 www.uukanshu.com

  见此情形,附近另外一个长老开口道:“虽然不知道这禁制损坏是不是人为,但如今最主要的还是先压制住琉璃神光的爆发,要知道再这么下去的话,这里的阵法都可能会崩坏,到时候我们就可能会失去这么一座宝山口而第二重要的,便是彻查整个琉璃门,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外人来到此地,如果真是人为的话,只有可能是这些外人动的手脚。”

  “不错!”立裁有人附和起来。

  宫星河沉吟一下,望着那说话的长老点点头道:“查探外人的事情就交由你去办吧,现在还留在琉璃门的外来者,暂时不要放他们离去,不过也不要为难他们口如果真是他们所为,那他们定是想打千幻琉璃的主意,哼,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是!”那位长老领命,立或退了下去。

  在不远出,听到动静赶来的尹素蝶闻言,嘻嘻一笑,竟追着那长老而去,似乎有什么事情要禀告的样子。

  而在这边,另外一个少妇打扮,身段曼妙的女子忽然走了上来,冲宫星河道:“门主暂且息怒,其实想要查探地下的禁制,除了钻山兽之外,还有一个办法。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4-13 13:20:2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1279章 真的是你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见到这个少垩妇说话,宫星河的脸色稍霁,点头道:“芙儿,说说看,是什么办法?”
  
  那少垩妇闻言一笑:“父亲莫不是忘记了?在我门下,还有一个修炼了千幻琉璃功的弟子。”
  
  这少垩妇与宫星河赫然是父女关系,而且两人都是返虚三层境的强者,这种情况在幽暗星上并不稀奇,因为返虚三层境便是此地武者能修炼到的极限,所以很多大宗门内,都有一些父子辈,师徒辈的武者有同样的修为境界。
  
  而听宫星河对这个少垩妇的称呼和少垩妇所说之话,她赫然就是黛鸢跟杨开提过的,居住在万仞峰上的宫傲芙。
  
  “千幻琉璃功……”宫星河一听到这几个字,眼眸深处竟流露出一丝忌惮之色,其他长垩老同样如此,似乎是回想起了什么,表情复杂。
  
  “就是居住在千幻峰上的那个小辈?”宫星河眼中异色很快收敛,淡淡地问了一句。
  
  “不错。”宫傲芙螓首轻颔。
  
  “她人在何处?”宫星河问道。
  
  “似乎正在往这边赶来,应该也是看到这边发生的事了。”宫傲芙说话间,扭头朝一边望去,在那边,一道青虹正迅速朝这边驰来。
  
  众人等待片刻,那青虹便飞到了近前,微微一顿,便露出一个曼妙的身影。
  
  不过当众人看清这人影的面孔之后,或多或少都流露出一些异色。
  
  来人自然是急忙赶来的黛鸢,似乎早就知道此地会聚集这么多门中高层和长辈所以黛鸢一点也不显慌张,先是不卑不亢地冲宫星河行了一礼,口上道:“千幻峰弟子黛鸢,见过门主!”
  
  宫星河轻轻颔首,没有多说什么。
  
  黛鸢这才向宫傲芙行礼又冲众多长垩老和长辈们问了声好。
  
  宫傲芙黛眉微微皱着,神念在黛鸢身上扫视,狐疑道:“鸢儿,你这几日做了什么,怎么气血有些亏损的样子?”
  
  黛鸢垂首回禀道:“弟子在修炼上出了点岔子,不过并无大碍,劳师尊挂怀。”
  
  口上虽然这般说但黛鸢的神情漠然,似乎只是例行公事般,机械无比。
  
  见此宫星河皱了皱眉,倒也没在意她的态度,开口道:“你师尊说你有办法查探琉璃山下方的情况,是不是这样?”
  
  “查探琉璃山?”
  
  “恩,我们怀疑地下的一处禁制损坏了,只是不知道是人为破坏的还是自己损坏的所以需要你来查看一番,有没有什么问题?”
  
  “宗门养我育我,如今有用到我的地方,黛鸢自然不会推辞!”黛鸢淡淡回道。
  
  听闻此言,宫傲芙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口,只是道:“既然如此,那你查探一下,将情况告知我们。”
  
  “弟子遵命!”黛鸢并没有迟疑,当即闭上了双眸,运转功法,很快,从她的娇躯内绽放出如琉璃山爆发一模一样的琉璃神光,只不过这些琉璃神光却不及琉璃山本身的千万分之一而那琉璃神光只是在黛鸢身边一阵晃动,便化为一道光霞,直冲出去,转瞬间没入琉璃山中。




  
  见此情形,不少从未见过千幻琉璃功的长垩老们都流露出感兴趣的神色,因为千幻琉璃山不被五行所克,而且还具有束身拘魂的功效,所以即便他们的修为境界远高于黛鸢,也无法放出神念,更无法施展什么手段来查探琉璃山下方的情况。
  
  可如今,只有圣王三层境的黛鸢却轻而易举地做到了此事,让他们在感兴趣的同时,又不免有些震惊。
  
  千幻琉璃功他们自然知晓,也知道修炼这种功法的危害,所以只是略一沉思,便不再关注黛鸢,静静地等待了起来。
  
  许久之后,那飞射进琉璃山中的一道霞光忽然又闪现了出来,冲进黛鸢的娇躯内。
  
  见此情形,诸多琉璃门的高层都望向黛鸢,等待她的答案。
  
  而黛鸢却依然紧闭着双眸,似乎是在感知着什么,好一会,她才睁开眼睛,躬身道:“回禀门主,师尊,琉璃山下的禁制确实损坏了,而在那禁制的旁边,似乎还有一只妖兽的尸体,好像是因为这只妖兽触动了禁制的缘故,不但被禁制击杀,还让禁制受损。”
  
  “妖兽?”那杜姓美妇脸色微微一变,“该不会是钻山兽吧?”
  
  “不会啊。”马姓男子也一脸不解,“按道理来说,钻山兽不应该会破坏禁制的啊,它好多次深入其中查探,也没有出过什么差错,这一次为何会这样?”
  
  杜姓美妇望着黛鸢,微微一笑问道:“这位师侄,你该不会查探错了吧?钻山兽是我们从万兽门中买来,专门用在此地的妖兽,它应该不会破坏禁制的。”



  
  “那我就不清楚了,只是我查探到的情况就是如此,如果杜长垩老不信的话,可以另寻他法自行查探。”黛鸢说了两句话之后,脸色隐隐有些发白,似乎刚才施展千幻琉璃功让她有些劳累。
  
  杜姓美妇讪讪一笑,不便再多说什么,若是她有办法仔细查探的话,哪还需要借助黛鸢的能力?只是她与马姓长垩老一直看守此地,如今琉璃山出了问题,他们多少要担一些责任。
  
  “既然是钻山兽的问题,那就没什么大碍了,剩下的只需要将阵法修补好就成了。地下的那处禁制坏了也就坏了,另寻他法弥补吧。”宫星河脸上闪过一丝若有所思的神色,倒是没有追问黛鸢太多问题。
  
  “父亲……既然是钻山兽的问题,那这段时间来访的客人要不要清查了?”宫傲芙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瞥了黛鸢一眼,显然是从尹素蝶那里得知过,前几日黛鸢也有客人到访。
  
  “此事你们自行做主吧!”宫星河摆了摆手,旋即转过身,身形晃了晃,诡异地消失不见了。
  
  门主一离去,许多长垩老都不由地暗暗松了口气,那马姓男子和杜姓美妇互视一眼,前者开口道:“虽然根据黛鸢师侄所查,此地禁制破坏不关外人之事,但我总觉得有些不对,杜长垩老培育那只钻山兽已经三十多年了,从来没出过纰漏,这一次却出了意外,或许其中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自然知道他有些要推卸责任的意思,如果是外人为之,那他和杜姓美妇的责任自然要轻一些,当即都打个哈哈,表示这事由马姓男子和杜姓美妇自己做主处理,他们不会插手过问。
  
  马姓男子当仁不让,自然是与杜姓美妇准备全力清查来访人员了。
  
  而黛鸢这边,脸色苍白地来到宫傲芙面前,施了一礼道:“师尊,弟子也回去休息了。”
  
  “恩,好,这次难为你,千幻琉璃功未有小成之前,一般是不能动用琉璃神光的,看你这一次损失的元气实在不小,回千幻峰好好休养数月吧,这一瓶百罗丹拿回去,可以弥补你损失的元气。”这般说着,宫傲芙玉手一抛,一瓶丹药朝黛鸢抛了过去。
  
  黛鸢接过,口上道谢,旋即恭敬退去。宫傲芙让她休养数月,正合了她的心意,她本来就是打算休养数月然后冲击返虚镜的。
  
  琉璃门众多长垩老在那边修补禁制和法阵,千幻峰内,黛鸢悠一回到此地,便直奔杨开之前住过的房间。
  
  站在房间内左右打量,黛鸢的美眸阴晴不定。
  
  好一会,她才运转圣元,那琉璃神光再一次从她体垩内迸发出来,直接钻入地下消失不见,她微眯着双眸仔细查探感知,好片刻,才忽然娇躯一震,面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轻声呢喃道:“真的是你!”
  
  之前她在查探琉璃山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琉璃山底部,有一个小小的窟窿,也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给钻了进去,而且琉璃山内部似乎还少了很多千幻琉璃的样子。
  
  不过在顺着那地下的一个小通道查探的时候,UU看书 www.uukanshu.com 黛鸢骇然地发现,那通道指向的位置,竟是自己的千幻峰!
  
  虽然整条通道都被刻意地修补过,但依然还残留了一些微不可查的痕迹,这些痕迹在琉璃神光的笼罩下,根本无所遁形。
  
  心中惊疑之下,黛鸢也没敢明说,因为她隐约觉得,此事可能会与杨开有些关系,当时她不敢肯定,只是小心为上,才将罪责都推到了那只钻山兽身上,可那只钻山兽根本就不是被禁制所杀,反而像是被什么东西给一巴掌拍死的。
  
  如今回到千幻峰一番查探,立刻验证了之前的猜想。
  
  在这间杨开居住过的房间地下,竟然有着一条同样的通道,通往琉璃山所在的方向。
  
  自己这千幻峰,这么多年来,只接待过杨开和阳炎两位客人,若不是他们动的手脚那才是怪事。
  
  黛鸢不知道杨开到底动用了什么样的神奇手段,竟然能从这里打通一条前往千幻琉璃山的通道,而又从琉璃山内掏空了偌大一块范围。
  
  但她知道,如果这种事暴露出去的话,杨开势必会遭到琉璃门的追杀,他那种能不通过千幻琉璃功采集千幻琉璃的方法,门中高层是绝对不愿意放过的。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左岸論壇

GMT+8, 2024-6-25 08:10 , Processed in 0.029419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